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四十三章 军神归来
    李广山手扶着轮椅两侧扶手,他歪头抬眼望了周安一下,而后才双手一撑,缓缓起身。

    站起来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他之前也能站起来。

    前方十丈外,李平与徐开泰都已经屏息,他们都能看到,李广山左腿上的肌肉在发抖……虽然李广山的腿现在看起来已没问题,不畸形了,能发力了,更看不到伤势。

    但,李广山能否如常人一般走路,还是不好说。

    决定人是否能动,是否能走路的,可不仅仅是肢体完好,不然也就不会有瘫痪这种病了,高位截瘫、半身不遂可都不是残疾……而是病症!也可是伤病引起的!

    从现在李广山左腿肌肉在剧烈的抖这一点就可看出,他还是有些不适应的。

    “老帅,向前走两步,走两步,来走……”周安向李广山挥手示意。

    李广山又看了周安一眼,而后双手离开了轮椅扶手,身体站的挺直,左腿向前,迈出了第一步,这一步走的不是很稳。

    不稳是正常的,李广山可是有二十年没正常走路了,多是坐轮椅,偶尔才会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几步。

    李广山脚步缓了一下,而后又迈出右腿,再卖出左腿,一步两步三步四步,他越走越快,开始还有些不稳,但也是越来越稳了。

    李广山大步向前,他很专注,甚至从自己孙子李平身旁走过时,都没看李平。

    目光直视前方,全神贯注,向前走。

    很快,他便走远了,走到了冻结湖面的中心才停下。

    他又转身,往回走。

    走的更快!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李广山脚下一震,身体前窜狂奔,骤然化为了残影,一息之后他便到了李平身边,却未停下,而是围着李平、徐开泰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李平一手本还拎着自己的亮银马槊,却是感觉手上一松,马槊便被拿走了。

    李广山是直接夺了自己小孙子的马槊,残影在一息之后再次闪回了湖心,只听得“嗡轰”一声,那亮银马槊被甩的弯出了弧度,撕裂空气之声,宛若雷鸣!

    湖面上骤然掀起了狂风!

    李广山龙跃虎踞,闪展腾挪,身形竟以一化九,似蛟龙、似猛虎,时而显凶猛,时而露狠辣……他挥舞出万千槊影,狂暴的劲气在湖心处激荡,越发猛烈。

    湖面开始震动,且越来越剧烈。

    激荡的劲气波及范围越来越大,甚至站在湖边的周安,都能感觉到狂风扑面。

    再看李广山,其身上已经覆有银光,实际上那是一种错觉,并非银光,而是如有实质色泽如银的天罡之气!

    此乃天罡护体!

    天罡之气外显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李广山之前已发挥不出天罡境实力,其境界并未跌落,但实际上已与跌落无异,因为李广山已用不了罡气,他的左腿伤的太严重,以至于左腿上主要经脉要么断裂了,要么也畸形语塞了,内力因此不可在体内完成大周天运行,便不可产生罡气。

    而现在,腿伤痊愈的李广山,已直接重返天罡!

    湖心之上的李广山在肆意挥洒自己的本事,他似乎是有着用不完的精力,他的血是热的,是沸腾的!此刻的他,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已经足有八十八岁高龄的老人!

    周安倒是能理解此刻的李广山。

    他憋了二十年了!

    李广山所用使槊之法并非家传,而是师承自六十年前的东乾禁军总教头王克敌,而比起六十年前的王克敌,李广山早已在壮年时期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此刻他之槊法,已经自成一派,达到出神入化之境地!

    就在那湖心之上,李广山用了足足小半个时辰的时间,将他所掌握之槊法,完完整整的演练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小半个时辰的时间里,李广山是一刻都没停。

    周安就站在湖边,看了足足小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他能够在李广山身上感受到,什么是畅快!

    呼轰!!

    李广山最后一次甩出马槊,空气中炸响的雷鸣之音,震人耳膜。

    咔!咔!

    碎裂的声音自湖心骤然出现了,并迅速扩散,很快便波及整个湖面,是冰面裂了,李广山并未攻击过冰面,但在此刻,冰面却是承受不住了劲气激荡产生的压力,先是开裂,紧接着发生些许错位,最后……

    轰隆!!

    整个冻结的湖面同时炸了,冻结足有丈深的巨大冰面碎裂成了大大小小数百上千块,一同向上炸起,湖底下极寒的湖水亦是翻涌了上来,与李广山掀起散发的灼热劲气碰撞,暴散成了一片白雾,景象极为壮观。

    李平、徐开泰虽然一直站在冰面上,但距离湖边很近,他们迅速腾跃,脚下连点几下,便窜回了湖边。

    李广山却是在湖心。

    但也没事。

    只见他在湖面炸裂的同时迅猛窜高,一跃竟有十余丈,凌空翻转,在跨步,竟然以轻功横跨了数十丈宽的半个湖面,最后又一翻身,便稳稳的落在了湖边上。

    李广山持槊而立,气势如岳峙渊渟,令人望而生畏!

    “哈哈哈,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李广山望向碎冰无数的湖面,意气风发的发出狂笑。

    东乾军神李广山,他回来了!

    “恭喜老帅身体康愈,恭喜恭喜!”周安在一旁恭喜道。

    李广山看向周安。

    此时的周安看起来是有些惨兮兮的,满身血污,手上衣服上全都是血,在这寒冬里,那些血都已经冻成冰了,虽然那些血都不是周安的,而是李广山的,但看起来是真的惨。

    李广山却是未“嫌弃”周安,而是几步跨到周安身前,丢了亮银马槊,一把将周安揽到了怀里,拳臂在周安背后重重砸了几下,在是在军伍中生死兄弟才会有的非正式礼节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好小子,哈哈哈,好小子!!”李广山一边砸周安的背,一边大笑。

    幸好周安是也外修炼体,不然换了一般地煞境武者,非被李广山这几下砸的吐血不可。

    “老帅,冷静,您冷静,别动手……”周安连劝道,他虽不至于砸的吐血,却也是眼前有些发黑,一个天罡境强者的如此热情之举,周安是有些遭不住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好!”李广山还在大笑,他又重重一拍周安肩膀,捏着道:“好啊,周兄弟,好本事,难怪会深的圣上器重,老夫这条腿残了二十年,天下名医无人能治好,却是让你给治好了!好本事啊!”

    李广山真的是还在激动,一会好小子,一会叫兄弟的。

    “老帅,咱家可不敢与您称兄道弟,您可被折煞咱家了……”周安是真不舒坦,他之前可是没感觉出来李广山如此爱动手。

    “唉?此言差矣,老夫虽年长你些许,但你既有恩于老夫,老夫叫你一声兄弟,又有何不可?”李广山倒是还有些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一旁李平与徐开泰本还在为李广山感到高兴呢,李广山这话说的,却是让他们有些“心惊肉跳”,这李广山要真是一时兴起,与周安论起了兄弟,那他们这辈分可就降得太快了。

    一个沦为子侄辈,一个则直接沦为孙子辈了。

    可周安才十六岁而已。

    忘年交不是不可。

    可这两人都了解李广山,都听闻了解过李广山当年的事,知道李广山年轻时有一个毛病,那真是一时兴起就跟人拜把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