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四十四章 女帝急召
    李广山……自然是不可能与周安拜把子。

    两人最多最多也就做一个忘年交罢了,李广山并非迂腐之人,他是不会因为周安是太监而瞧不上,周安治好了他的腿,此举对李广山而言,甚至可称“再造之恩”了,李广山自然心里感激的很。

    但就算如此,李广山能称周安兄弟,却也不可能成为异姓兄弟。

    如果周安江湖豪侠,或是军中大将,李广山说不定还真能跟周安拜把子。

    可周安不是。

    他是身份是天子近臣,是内廷司礼监秉笔太监,是东厂厂公,如此身份,若与李广山过深的结交,是会害了双方的,任何皇帝,都不可能喜欢自己的身边人,与朝臣如此勾结。

    李广山不可能不懂这道理。

    所以他激动归激动,称兄弟归称兄弟,却是不可能真与周安做兄弟。

    “老帅,咱家能理解您的心情,但您也别失了身份,别再折煞咱家了。”周安这话说的,姿态可以说放得很低。

    “老夫叫你兄弟都不行了?那叫你恩公如何?”李广山瞪眼。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老帅您别玩笑了,您真要谢,也是该谢圣上,咱家是代表圣上来的,您去与圣上谢恩,才是正理。”周安直接将话题扯回到了女帝身上。

    周安这话,李广山是不能反驳的。

    他理当该去谢恩!

    “好!周兄弟所言极是!”李广山点了点头,“那老夫这就随你进宫面圣,只要圣上还觉得老夫这一把老骨头还有用,老夫定当竭尽所能,助圣上铲除奸党!”

    “老帅,您先别急,您进宫之事,咱家自会安排,但还需缓缓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正式开始与李广山说事。

    他要告诉李广山一些,关乎现在朝廷明里暗里的事,关乎大局的事,很多事都是李广山不知道的,李广山之前能知道的那些,都是明面上的消息,毕竟,他是真的不管事了,其他人都知道的事,他能知道,其他人不知道的,他也不会知道。

    周安要告诉他许多内幕之事。

    女帝这边是如何准备布置的,以及知道什么隐秘的消息,都可与李广山说。

    如此,李广山入宫面圣时,才能与女帝商讨,不然的话,总不能让女帝亲自将那些大大小小的事都与李广山说了,再与李广山商讨。

    那些事,一时半会儿也是说不完的。

    因此,周安得与李广山先说,包括断破丹之事,周安都与李广山说了。

    他对李广山没什么隐瞒。

    没任何必要,无论李广山之后会不会叛变,此刻的李广山都是值得绝对信任的,而且周安不觉得李广山会背叛,从李广山现在的态度,以及李广山的品性上来说,他也不可能叛变。

    有一点毫无疑问,一旦李广山进宫面圣,他马上就将成为女帝身边最重要的幕僚,以及最为依仗的实权重臣……李广山现在没实权,但女帝肯定会给他!

    李广山的权势,甚至可以说是会直接重返当年最巅峰时!

    女帝对李广山都不会有任何隐瞒。

    周安自然是没必要的。

    而站在周安的角度来看,他也是必须要与李广山打好关系的。

    目前康隆基已经处于半隐退的状态,他都快死了,精力上也无法处理太多事了,除了保护女帝安全这件事到死才能放下,其他事,康隆基已经渐渐放下了。

    在内廷,康隆基已经在向周安交权,逐步将内廷中的各种权柄,一步步过渡给周安。

    而只要康隆基离世,周安便将彻底取代康隆基,成为内廷大总管!

    但,周安取代的是康隆基的职务,而不是地位!

    没人能取代康隆基的地位,女帝身边,恐怕也再也不会出现康隆基这般人物,康隆基是一个传奇!没人能配得上他在女帝心中的地位!

    因此,在周安可以预见的将来里……他知道自己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都与李广山平起平坐,一个内臣,一个外臣,两人绑在一起,或许才能比得上康隆基在女帝心里的分量。

    周安与李广山进行了长达两个时辰的密谈。

    在两人开始谈正事时,李平与徐开泰自然都被赶到远处了。

    两人谈话的内容,也只有两人知道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黄昏时分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快要入夜了。

    在胜国公府里呆了一个下午的周安,终于出来了,不过他没让徐开泰一同跟出来,是一个人从侧门而出,门外是一条巷子。

    周安换了一身不太合身的黑袍,袍子自然是跟李广山要的,因为之前的黑袍有血迹,周安不想被任何人注意。

    他独自走出了巷子后,进入了一条背街,穿过背街,又进了一条胡同,七拐八拐的,敲门进了一户人家,这人家院子里停着轿子,小亭子等人也都在这儿。

    “哎呦喂,厂公,您可回来了,圣上急召您进宫呢。”小亭子见了周安,便有些大呼小叫的。

    院里的人,除了小亭子,便是东厂的太监,说这话倒也不需要避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嗯?多久了?”周安看向小亭子皱眉忙问。

    “已经快一个时辰了。”小亭子道。

    周安来胜国公府,是秘密前来,先骑马,又换轿子,最后步行……小亭子等人是一直守在这院子里,等周安回来。

    而就在一个时辰前,东厂那边传消息来,女帝找周安,但消息无法送到周安手上,最多只能送到小亭子手上。

    小亭子也是无法去找周安!

    因为周安之前吩咐过,除非吴绪宽起兵造反了,或者女帝遇刺身亡,否则绝不能去找他,任何人都不能靠近胜国公府,不可去叫门,更不能硬闯闹事。

    哪怕是女帝召见周安,也不行!

    周安是把这话说死了,小亭子才不敢去找周安的。

    而周安之所以如此吩咐,都是因为,他不想走漏消息,他绝不能让人知道,他来找李广山了!这事儿太敏感!而哪怕是现在,周安依旧不想让人知道。

    在李广山真正出山前,此事必须尽可能的隐瞒,是为绝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安匆匆回到皇宫大内时,天色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已是入夜。

    乾武宫。

    周安脚步匆匆,他刚到乾元殿门外,乾元殿的门便开了,高宏、袁胜师、苏成国等人,皆从殿内走出,看来他们也被召了过来,却不知是出了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而现在,秘密会议似乎已经开完了,周安才回来。

    袁胜师与苏成国都对周安点头示意了一下,算是招呼,高宏则急忙将周安拉到了一边,低声急道:“你怎么才回来?圣上都发脾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嗯……有事。”周安只能如此道,马上又问,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高宏压低声音,但他还未来得及说完。

    “可是小安子回来了?给朕滚进来!!!”乾元殿内响起了女帝的咆哮声。

    真的是咆哮!

    听得出来,女帝的心态是爆炸的!

    “快进去吧!”高宏不敢再多说什么,拍了一下周安肩膀,给周安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,便脚步匆匆的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是,圣上!”周安连忙对殿内答应一声,便快步进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