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四十五章 大事!出大事了!
    乾元殿内,果盘、茶壶等物撒了一地。

    一众小太监小宫女全都跪在地上,一副瑟瑟发抖的惊惧样子,周安低头进入大殿,瞄了瞄大殿里的情况,心头也是一沉。

    这是出了多大的事?!

    神昭女帝脾气可是极好的,而且她才十七岁,还没到会脾气暴躁独断专行的年纪,她也不见得会变成那样的人,现在的她,既能听得进去意见,也耐得住性子,周安从未见女帝发过如此大的脾气。

    而从殿内的情况,周安还看得出来,肯定是没谈好,高宏他们是没拿出什么好办法,没为女帝解决问题,所以女帝发火了。

    珠帘后,女帝正焦躁的来回走动。

    康隆基默然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周安走到珠帘外,恭敬道:“圣上,奴才回来晚了,请圣上恕罪。”

    女帝猛的回头看向珠帘外,她在瞪眼,一言不发的瞪,好一阵才压着火道:“滚过来说话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周安应了一声,走入珠帘后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去了?干嘛去了?才回来?才回来?啊?!朕找你你都敢不来?你好大的胆子啊!好大的胆子!”女帝爆发了,顺手拿起了仅剩下的一个果盘里的桃子,一个一个拿,一个一个砸,噼里啪啦的砸周安,一边火很大的问一遍砸,最后连过果盘都拿起来了,直接扣在了周安身上。

    周安也没躲。

    周安不觉得自己晚了一个时辰过来,是多大事。

    这事儿放在其他人身上很严重,放在周安身上却没什么,以周安今时今日在地位,女帝肯定不会因此苛责他,对于在女帝心里的分量,周安还是很自信的。

    但周安还是被砸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女帝只是火大,在出气!他只是刚好赶上了,赶上了女帝在气头上,也不知道刚刚高宏他们刚刚是怎么跟女帝说的,一点有用的都没说?这是出了啥事?!

    周安决定先做一个安安静静的出气筒,让女帝先消消气。

    女帝拿东西砸他,他也不说话,就在一旁垂头站着。

    “你说话呀?你哑巴了?哑巴了是不是?!啊?!”女帝也真是失了智,一边问又一边在周围找,似乎在找还有什么东西能砸。

    能顺手拿起砸出去的东西,她都已经砸了。

    于是,她一手拎起了龙椅旁的檀木小矮桌。

    那些茶壶果盘在砸出去前,都是放在那小矮桌上的。

    女帝竟然要搬桌子砸周安!

    这出气筒不好当啊!

    “唉唉唉,圣上,圣上,不至于……圣上您冷静,消消气……”周安赶忙上前,拦了一下女帝,这举动可谓极为大胆了,周安却是语速飞快,拦了一下又快速道:“这是出了什么事?圣上,出了什么事您说,奴才肯定帮您解决,别砸了……砸伤奴才没什么,就怕您再闪了腰,伤到自己。”

    周安一边说,一边还给康隆基打眼色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也就康隆基能镇得住女帝。

    但康隆基却好像没看到周安眼神似的,一动不动,眼睛都不眨,如老僧入定。

    啪哗啦!

    那檀木小矮桌被女帝甩手摔在了地上,摔碎了。

    “好!你说的!你给朕解决,你自己去看,去看……”女帝依旧火很大,指着珠帘外地上喊道,“你要是不能给朕解决,就别怪朕心狠打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周安连应声,回身出了珠帘。

    他目光迅速扫了一下,便知道女帝指的是什么……那是两张纸,应该是信,而且是两封,因为纸张的颜色质地不一样,不可能是一份。

    满地的瓜果梨桃,还有茶壶茶杯,那两封信也在地上,估计是之前被愤怒的女帝丢出去的。

    周安走过去,将两封信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第一封,来自于幽容州,一张纸上写满了字,其实内容也不算多,这是容郡王写给女帝的第二封密信,上一封密信是三天前,也就是腊月初十时收到的,容郡王向女帝密报了宁亲王秘密进京之事,而这封密信,自然是今天收到的,而且应该是今天下午。

    信中就说了一件事:容郡王派去追捕宁亲王的人手,追上了宁亲王,却是死伤惨重,且已打草惊蛇,宁亲王失踪了!

    容郡王失败了!

    容郡王第一封信发来的时间是腊月初十,但实际上,那封信腊月初五就从幽容州发出来了,在路上走了五天,才送到京师,而容郡王在发出信的同时,就已经派人追捕宁亲王。

    而这第二封信,是腊月十一早晨发出的,在路上就走了两天半,就送到了京城,第二次比第一次快的多,因为轻重缓急不一样,所以容郡王发出的这第二封信,走的是八百里加急!

    反正已经打草惊蛇,宁亲王知道了有人在追捕自己,想来吴绪宽很快也会知道,容郡王自然是也不怕走漏消息了,所以他敢走八百里加急。

    周安很快看完了第一封信。

    果然是大事!容郡王那边办事不利,派遣的人追捕了五六天,追是追上了,却没打赢,死伤惨重不说,还让宁亲王跑了,这可要比当场杀了宁亲王问题还严重。

    宁亲王已经警觉,他之后的进京路线必然是难以追寻,会更加隐秘,更加难找。

    这要是真让宁亲王进京了,那乐子就大了!

    不过,周安却不觉得,女帝会因为这种事而发如此大的脾气,宁亲王这事毕竟还没结果呢,一次不成功,继续派人追捕就是了,甚至可下追杀令,都行……毕竟是有机会解决问题的,何必呢?

    周安马上又看向第二封信。

    他知道,女帝发脾气的主要原因,很可能是在第二封信上!

    第二封信也是八百里加急!

    不过不是来自幽容州,而是来自中州最南方的白江……白江并非是一个正式的地名,而是白虎山与沧江的合称,白虎山是中州南部边缘最著名的一座大山,而沧江,则是东乾第二大江河,其主江道在江州境内,支流则连通八个州地。

    江州就在南边,紧挨着中州。

    白虎山南麓下,便有沧江支流流淌过。

    而那条沧江支流,又刚好是中州、江州的“分割线”。

    因此中州最南端,白虎山及周边之地,就称为白江。

    白江最著名的不是什么人或城,而是一支军队,那是中州军的一部分,是镇守中州南端的军团,名为白江军!

    信的内容倒也简单,字很少,也是只说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——十万白江军哗变造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