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四十六章 吴绪宽,你牛逼!
    看了第二封信的周安,也是惊了!

    白江军竟然造反了!!

    腊月十一日深夜时,白江军发生哗变,却未被镇压,哗变波及全军,白将军大统领、骠骑将军魏巨熊带领全军造反,并于当夜攻陷了距离军营最近的九水郡城,但并未惊扰百姓,只是控制了九水郡城各级衙门以及官员,劫掠了官仓。

    次日中午,造反的白江军带齐粮草,在魏巨熊的带领下离开九水郡城,向北进发。

    九水郡是中州十八郡中,位于最南端的一个郡,所谓白江之地,也只是九水郡的一部分,而白江军军营,实际上就在九水郡城之外。

    这封急报信,是出自九水郡城太守冯继森之手,他当时被造反白江军抓了……其实当时九水郡城的守军根本就没抵抗,就那么两千人哪里敢抵抗?十万大军来敲门,他们直接就开门了,白江军控制九水郡城的过程,可以说是极为顺利!

    而在腊月十二中午,白江军离开时,魏巨熊又下令将所有扣押的九水郡城官员都放了,包括冯继森,冯继森也是在那之后,写了这封急报信。

    虽然内容不多,但周安真的是越看越心惊,看到最后他都看懵了。

    因为冯继森还提到了,白江军说了哗变造反的理由,竟然是吃不饱饭!而由此,魏巨熊在带领造反军离开九水郡城前,还打出了一个口号——清君侧!

    清君侧!清谁?

    ——康隆基!

    造反的白江军,将朝廷贪腐、克扣饷银等等一切问题,都归罪于“宦官干政”,他们将自己定义为了正义之师,要清君侧!

    造反白江军离开九水郡城后,是向北走,而乾京城,便是在九水郡城北方。

    这真是……

    周安反复看了这封告急信上的内容,他先是心惊,越来越心惊,紧接着是服气,太服气了,由此他真的很想说一句:吴绪宽,你牛逼!!

    是真心牛逼!

    吴绪宽这一招几乎是要全方位全角度的逼死女帝!

    魏巨熊是吴绪宽的人,或者说,是吴绪宽的铁杆心腹将领,是吴绪宽最最忠实的拥趸,此事满朝皆知,魏巨熊当年就是吴绪宽提拔上去的,魏巨熊六年前调任白江军主将,也是吴绪宽一手安排的。

    这家伙竟然会造反?

    放屁!

    造反是假,带兵进京才是真!

    这一定是吴绪宽的安排!

    而这种安排,可不仅仅是“增兵”准备造反那么简单,其影响可以说是方方面面的,首先便是“清君侧”的口号,这口号不仅仅能方便这支造反军在之后洗白,更是能让吴绪宽之后的造反变得“更合理”。

    白江军造反,并喊出清君侧的口号,此事会轰动天下,清君侧之事无论对错,也都会轰动天下,变得天下皆知,而老百姓是最好愚弄的,多宣传,多说就行,他们也不了解朝廷内幕,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,不指望全信,哪怕只要小部分信,搞出争议来,就够了。

    总会有一部分人认为,此时朝廷如此腐败,都是因为康隆基!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足以让吴绪宽造反变得合理,真正能让其变得合理的,是康隆基有黑点,他当年辅佐神都女帝登基,就是黑点!

    清君侧名头打出来,关于康隆基的流言必然也会多起来,而只要有人稍微推波助澜,关于康隆基当年辅佐神都女帝登基之事,必然是会被提起,而只要这个被提起了……那么就能绕到神都女帝登基是否合理合法的问题上。

    而一旦绕到了这个问题上,吴绪宽就赢了!

    因为确实是不合理也不合法。

    女子为帝,就算合理合法,都会有诸多非议,何况那本就是“谋朝篡位”!

    简单来说,白江军打出“清君侧”口号的最终恶果,很可能就是,康隆基被定为大奸贼,被钉在耻辱柱上。老百姓就是这样,当一个人有了黑点,那么老百姓就愿意相信他的“其他黑点”,相信他就是那么坏!

    而这个“坏人”,不仅仅辅佐了神都女帝登基,且还在辅佐现在的神昭女帝,两代女帝都极宠信这坏人,这坏人是谁纵容出来的?

    神都女帝登基是否合法之事,会在全天下被人反复提起。

    天下百姓更很可能认为,是皇帝无能,纵容宦官干政,以至于满朝皆贪,天下皆苦,民不聊生。

    如此,吴绪宽造反一下子就变得合理了许多,他扶持宁亲王登基占据大义,他是为了全天下,为了江山社稷才如此做的,他会变得正义!

    这很要命!

    还有更要命的!

    那就是女帝很难拦住造反要进京的白江军!

    怎么拦?

    乾京城不可能出兵,就算不顾京师安危强行出兵,京城大部分兵都是吴绪宽的,女帝能控制的只是小部分,派谁的去?派多少去?吴绪宽是肯定不会让自己手下兵出去的,女帝派天策军出去更是作死,不可能的!

    所以,出兵平叛之事,肯定得从乾京城外调兵。

    最近的是川河军,他们被吴绪宽强行留在距离乾京城几十里的高阳县,让他们去平叛,行是行的,但他们真的会平叛吗?川河军与白江军都是中州军的一部分,都是吴绪宽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让川河军去,他们八成是会过去走个过场,肯定无法“拦住”白江军,白江军依旧会过来。

    其实调任何兵过去平叛,只要这兵是吴绪宽的,那就没用。

    而考虑路途的关系,调边军回来,是不切实际的,根本就不可能。

    地方军也没实力拦住白江军。

    因此,算来算去,最适合调动去平叛的军队,不在中州,也不在边境,而是在江州……江州江宁府,那里有十万江州军!

    这支兵马与天策军、神策军一样,直接听命于女帝……因为这支兵马很特殊,其不仅仅有拱卫陪都江宁府的职责,还要守卫东乾皇陵!这可以说是一支守陵军!

    然而,真的能调动江州军吗?

    似乎不能!

    因为江州军动了,女帝的退路就断了,在最糟糕局面出现时,女帝逃出京城,可去江州重启朝廷,号令天下平叛,这一切的基础,都是那十万江州军!

    吴绪宽很可能是故意的,他没让其他地方兵马造反搞事,偏偏让营地紧挨着江州、离江州军很近的白江军造反搞事,可能就是为了促使女帝去调动江宁军。

    他想让女帝自己断了自己的退路。

    太狠了,真的太狠了!

    周安看着第二封信,许久许久没出声,他想到了种种可能,种种后果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你看完了吗?你不是说能给朕解决吗?快说!如何解决?”女帝的声音从周安身后响起,离的很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