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不想伴君如伴虎
    “圣上您多虑了,奴才并非气您,也并非要躲着您,而是宁亲王之事,奴才去办最为合适。”周安很严肃很正式的道。

    “目前东厂新设,时日尚短,名义上可监察天下,但实际上其还未有监察天下之能,目前仅京师一地得以整治肃清,而京师之外,万里之地,虽皆有密侦卫人手,但贪腐之疾未得根治,密侦卫之人与地方官府层层勾结,尤其是在偏远之地,此问题尤为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想请命离京,一是捉宁亲王,二则是肃清地方,如此才能使现今东厂发挥出真正效用,也才能让圣上您坐镇京师,便可之天下大小事,在东乾内忧外患的今天,此对您,对朝廷,对江山社稷,都尤为重要!”

    周安这段话说的,倒是有些满嘴大道理的意思。

    其实他本不用说这些的,谁让他现在与女帝的关系,突然变得有些“不和谐”呢,他不想女帝误会,怕就怕女帝真把他扣在乾京城,不让他外出办事。

    女帝沉吟,斜眼看着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垂头不语。

    “此事暂且搁下,还是得先等荣王那边的后续消息……”女帝开口连道,“还是说说白江军之事,胜国公可是能随时进宫见朕?”

    “回圣上,能是能,但奴才以为,圣上您不需如此急见老帅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宫内人多眼杂,未有任何准备,如此便让老帅直接进宫,若是被人瞧见了,怕是会走漏消息,此事绝不可先暴露,不然策反之计,怕是就不成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那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奴才可先行准备,在宫内布置一番,再请老帅入宫,方为妥当。”

    “成吧,就这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周安说完这声“是”后,大殿内便一下子又安静了。

    因为没话聊了。

    女帝看着周安沉吟,似乎想说什么,但一直没开口。

    “圣上,您若没其他吩咐,奴才便先去办事了。”周安主动开口道。

    女帝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却一顿,而后道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告退。”

    周安躬身退出了乾元殿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真生气了……”女帝的低语自殿内响起。

    “圣上,他还年轻,能将心思都写在脸上,反而是好事。”康隆基苍老的声音跟着响起,“若他什么都藏在心里,长此以往,恐有积怨……”

    “怨?朕错了吗?”

    “您没错,人非草木,总是有些脾气的……小安子也只是委屈了,您慰抚于他便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乾元殿外,呼吸着寒冷的空气,脚步匆匆的周安长出了一口气,他有些烦,女帝今日发脾气让他有些担心了,他很担心女帝会成长为一个“暴君”。

    女人狠起来,根本就没男人什么事!

    神都女帝就是一个狠角色!

    而现在神昭女帝才十七岁,却越来越像她母亲了。

    还记得周安穿越过来后,第一次见神昭女帝时,那时候的她,登基才三四个月,还没那么有主见,什么都听康隆基的,也什么都听得进去,而现在,神昭女帝登基已经有大半年,她确实是变了,都敢在康隆基面前不顾及仪态的大发雷霆乱砸东西了。

    现在这情况,假若之后吴绪宽赢了,那就不用说了,谁都没有将来。

    就说吴绪宽没赢的情况,这个冬天女帝就将肃清奸党,而唯一镇得住女帝的康隆基也熬不过这个冬天,那到时候,刚满十八岁的女帝就将重新手握天下大权,而且这种权利是没有任何制衡的!

    历代皇帝在刚刚登基时,都会受到文臣武将的极大制衡,有些甚至是被托孤大臣辅佐了很多很多年之后,心性能力都磨练出来了,才开始亲政的。

    而有的皇帝,终其一生,都在与满朝重臣较劲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太平盛世时期,皇帝权利会受到极为大的制约,越是有贤名的皇帝越是如此,想要修个园子让国库拨款?得先过了朝臣那一关……有些不怕死的老臣、鸿儒甚至敢上奏大骂皇帝是昏君,还有更甚的,敢在朝堂上以头撞柱,以死逼皇帝收回不妥的圣命。

    历代圣贤明君的朝堂上,似乎都有那么一些个刺头,有事没事的就说些皇帝不爱听的话,有的甚至会先在家里准备好棺材,明知可能被杀全家,也要怼皇帝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并不坏,有些虽然过于迂腐,但本意都是好的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有了这些臣子的不断鞭策,才有了圣贤明君,才了有盛世。

    然而!

    没人敢鞭策肃清了奸党的年轻女帝!

    若吴绪宽都覆灭于女帝的手下了,那谁还敢怼她?

    其实周安也是想太多,就因为女帝今日发脾气,他便想到了女帝将来可能成为一个“暴君”,但站在周安的角度来说,他不得不这么想。

    因为他不想过伴君如伴虎的日子!

    女帝现在的性格真的太不稳定了。

    周安现在很有用,所以女帝再发脾气,也不会把他怎么样。

    可将来呢?

    很多事是有第一次,就有第二第三次的。

    所以周安很烦。

    乾元殿前的院子极大。

    周安走了好一阵,都快走出去了,却听后方突然传来康隆基的声音:“小安子。”

    康隆基才出乾元殿,叫周安的声音也不高不低的,但这声音偏偏传的很远,周安也听的真切,连忙回身看去,见康隆基在对自己招手。

    周安不得不走回去。

    康隆基也走下台阶,走向周安。

    两人在院中碰头。

    “太公爷……”周安见礼。

    “可是真气了?”康隆基直接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做奴才的,哪敢生圣上的气。”

    “还嘴硬……你啊,你们啊,都还年轻,圣上身负延续江山之重任,压力如山,偶有失仪之举,你也该多体谅才是……你且宽心,圣上之怒,也并非冲你,无非是压力所致……”

    妄议皇帝的是非,这话也就康隆基能说。

    “小的明白。”周安垂头道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你啊……”康隆基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也是心累,这事儿他是两头说和来着,而现在看起来,周安心里是真有疙瘩了,他也不知道女帝那边会不会真去安抚周安,这话他是不好挑明了跟女帝说的,毕竟一个是皇帝,一个是奴才,就没听说皇帝向奴才道歉的。

    帝王的威严,不可辱!

    这是底限。

    所以,康隆基不好与女帝那边说太多,女帝肯做什么,肯不肯做,得她自己去想,自己去决定。

    不过,康隆基并不觉得,皇帝就能有错不认。

    曾有一个皇帝极为古板,认死理儿,一意孤行就要将自己的皇位传给长子,死也不承认自己立错了太子,到死也不肯改变心意,结果便……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周安才安排好老帅李广山明日进宫之事,回了乾礼宫也没休息,又去了宁安苑内殿,准备开始炼丹。

    烛光昏黄的殿内。

    周安还在准备,将各种药材称重混合。

    “公公。”门外突然响起了小亭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屋内的周安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圣上刚刚派人来,叫您过去。”小亭子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盏茶的功夫后。

    女帝寝宫外,周安匆匆而来,寝宫里亮着烛光,女帝自然是在等他,也不知道这大晚上的叫人过来,是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周安放轻脚步走到门前,对里面唤道:“圣上,奴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寝宫里响起了女帝的声音。

    周安推门而入,又在里面小心关上门,这才向里走。

    他抬眼看了看寝宫内的情况,见女帝侧卧在龙床上,正在看书,而寇冬儿竟然不在,这很稀奇,也不知是不是临时出去了。

    脚步声渐至龙床前。

    “朕头疼,上来,给朕按按。”女帝依旧在看书,眼皮都不抬的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