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五十章 胡言,死罪!
    周安在龙床旁褪去鞋子,轻手轻脚的爬了上去,盘于女帝身后,抬手开始给女帝揉按太阳穴。

    比起以前,此刻的周安,明显与女帝疏远了很多,没跟女帝唠叨安神香用多了不好,也没主动说些什么话,更没扳着女帝的头,放在自己腿上。

    女帝依旧侧卧着,周安就很应付的给她按头。

    “没吃饭吗?手上一点力道都没有……”看书的女帝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没吃……”周安竟然真告诉她了,没吃!

    是真没吃!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加重了手上的力道,这种力道按在头上,得先是疼,之后才是舒服……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女帝发出些许鼻音,她突然撂下了书,翻了下身,头向周安靠了靠,枕在了周安腿上,便是仰着头,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依旧是该怎么按,就这么按。

    他不与女帝对视,目光落在女帝的头发上。

    “真生朕的气了?”女帝问道。

    “奴才不敢。”周安很平静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看着朕!”女帝又道。

    周安挪了一下目光,与女帝对视,他的手没停,依旧在给女帝按摩头部,双眼却是与女帝相对,女帝的眼神带着帝王才有的威严,而周安的眼神非常平静。

    一直很平静,平静的吓人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人“僵持”了好一阵。

    女帝眼中的威严渐渐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惆怅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你还真是变了……”女帝开口道,“还记得多年前,朕还是大公主,而那时你是朕的长随,你生的漂亮,性子也像是女孩子那般软,唯唯诺诺的,被欺负了也不敢声张,也不会怨恨谁……记得当时云景便总是带人欺负你,还扒过你的裤子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没接话。

    也是不知道怎么接。

    “现在云景还有事没事的欺负捉弄你呢。”女帝声音一缓,又连道:“云景欺负你,也没见你气她,怎么?朕不过是气头上打了你几下,你便怨恨朕了?”

    “奴才不敢。”周安这时才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敢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敢怨恨圣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敢怨恨朕?也就是说,你心里确实是有怨,有气,你只是不敢表露出来,不敢让朕知道?是吧?”女帝逼问道。

    她这逻辑,周安是服气的!

    其实周安是真没怨恨她,到不了那种程度,不至于,至于气,当时是有的,现在也没了,他又不是一根筋,消气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不说话是默认了?”周安就沉默了一下,女帝便马上道,说着竟还抬起手,去掐周安的脸,拉了拉,“云景天天这么扯你,你都不气,朕还没对你上手呢,你便怨恨起朕了……你是对瞧不上朕?”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真没怨恨您,也没气您,您多虑了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这话本没什么,女帝听了却是噌的坐了起来,问道:“那你倒是说说,你为什么给朕脸色看?你好大胆子啊!”

    周安又伸手。

    因为女帝坐起来了,他暂时将手拿开了。

    此刻他是又抬手,要给女帝按头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女帝一下子将周安的手打开了,又道:“朕问你话呢,先回答朕!”

    “圣上……”周安沉默了一下,才道:“您朕让奴才说?”

    “说!有什么不能说?”女帝马上道。

    “奴才怕您生气。”周安又道。

    “生气……朕不生气!你说,你放心大胆的说,今天你与朕说什么,朕都不怪你!说吧!”

    周安又沉默,似乎是在思考。

    “说啊!”女帝抬手便在周安胸口上捶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咳!圣上……”周安看着女帝双眼,“您之前说奴才怨您,气您,您朕误会奴才了,奴才不敢,也不能……至于您说,奴才给您脸色看,您也是误会了,奴才只是心有所想,忧思未来,念头不通达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通达?”女帝好像没懂周安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圣上……您觉得何为圣贤明君?”周安反问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还真将女帝问住了,因为这很复杂,要从国家、从百姓、从朝廷等等方面阐述,而且圣贤明君不是自评的,而是后人说的。

    女帝还未答,周安便又道:“您之前还问,云景殿下总与奴才动手,奴才却从未怨恨,从未有过脸色,为何到了您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奴才可以回答您,因为她是公主!殿下自幼便喜欢与人胡闹,近几年虽有所收敛,但调皮的性子依旧没改,她是公主,她调皮一些,不会惹人厌,她不会真的无缘无故的伤害谁,更不会伤害奴才,不过是一些玩闹之举,只要殿下开心,奴才也愿意哄殿下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朕惹人厌?”女帝插话反问,她还真会抓重点。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说朕伤害了谁?朕伤害了你?”

    “奴才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奴才的意思是……云景殿下是公主,而您是皇帝!身负江山社稷的是您,身负国家兴衰的也是您,云景殿下就算再调皮再胡闹,影响的也只是极少数人,而您若如她一般,影响的可是天下!”

    周安越说越敢说,越说越快:“固然!人都有脾气,人无完人,但您是皇帝,天下亿万人,只有一个皇帝,便是您,您不是普通人,您也不能是普通人,人都有七情六欲,可圣上您该明白,所谓帝王之怒,伏尸百万……”

    “伏尸百万?”女帝又插话,也是气的不行,“朕就是打了你几下,朕杀谁了?哪里来的百万?小安子你到底是在胡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您就当奴才是在胡说,但奴才既然说了,便容奴才说完吧。”周安看着女帝连道,“伏尸百万是虚词,是代指……”

    “奴才说的不是现在的您,而是将来的您,您有脾气,却无收敛,奴才在您身上并未看到帝王该有的睿智,也未看到帝王的气度与城府,只有越来越大的脾气,越来越自我的想法,事情得不到解决,您便砸东西,便打骂忠心为您办事的臣子……当然,这不怪您,因为您还未满十八岁,您的未来还有无限的可能,然而,奴才害怕,奴才不担心将来您变得平庸,怕就怕,更糟!”

    “太公爷已经熬不过这个冬天,等太公爷走了,奸党亦被铲除,到时候您身边,再无能劝诫您的人……您现在并不是一个称职的皇帝,这没什么,可若您将来还不是一个称职的皇帝,反而脾气越来越大,越来越暴虐,那不是江山之福,更非百姓之福!”

    “圣上您明白,这天下百姓,可都希望您是一个好皇帝,奴才亦然!奴才希望您将来是一个圣贤明君,而并非如现在这般。”

    周安说完了。

    女帝脸色极为不好。

    上次说女帝不行的,是吴绪宽,但吴绪宽也只是说女帝现在不行,没说女帝将来也不行。

    周安是全说了!

    就没见过这么大胆的!

    “奴才斗胆胡言,死罪!”周安向后跪坐,叩首。

    寂静。

    好一阵。

    女帝许久没说话,周安却听到了一些不一样的声音,似乎是在吸鼻子。

    周安又抬头。

    却见女帝已经泪流满面,抿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,还抬手一个劲儿的在擦眼泪,那眼神,真是又伤心又难过又委屈的。

    “呜,呜呜呜……啊呜呜呜……朕就打了你几下,你就说朕……呜呜……”女帝见周安又看自己,终究是没忍住,哭出了声。

    周安有些懵。

    咋?给说哭了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