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五十二章 扎心了
    女帝靠在周安怀里,已经不哭了,而是在抽泣,还用周安的衣襟擦鼻子,她目光有些发直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偶尔还会突然出手,在周安肩膀上砸一下。

    周安现在则是有些尴尬了。

    手都不知道放哪里才好。

    所以只能不动,等女帝先动。

    吱呀……

    很轻的开门声,女帝的寝宫非常巨大,龙床在最北侧,而开门声是从南边传来的,因为那声音太小,女帝是没注意,周安却是听到了。

    他朝那边一看,便重重咳嗽了一声,提醒女帝。

    女帝却没反应。

    寇冬儿端着托盘进门,先将门关好了,朝着寝宫深处一看,便吓的手抖了一下,托盘没拿住便直摔了下去,但她武功甚高,反应极快,猛然俯身抄手,在托盘距离地面还有两寸时,抓住了托盘。

    抓的非常稳,托盘里的两碗银耳莲子羹都没洒。

    她又缓缓站直了。

    朝着寝宫深处看了几眼……果然没看错,圣上果然在周安怀里呢,寇冬儿脸色微变,心跳快了几分,她不知道现在这是什么情况,也怀疑,这是一个误会,但她也知道,此事若被旁人看了,传出去,那便是天下哗然的宫廷丑事!

    假如周安是一个男人,那便不算是丑事。

    男人为皇帝,天下女子只要不是血亲,只要不反伦理,便是想睡谁便睡谁,女人为皇帝也是如此,这天下男子,女帝自然是想睡谁就睡谁。

    而且女帝的年纪也到了。

    这年纪登基为帝,若是在正常时期,就算女帝不想找男人,朝臣都得逼着她找,逼其娶皇夫,毕竟皇帝无后可是影响江山稳固的。

    但,说一千道一万……周安他不是男人,而是太监!

    女帝若与太监有龌龊之事,传出去,那可了不得了!

    寇冬儿端着托盘向里走。

    她原本是脚步无声的,以她实力也能做到脚步无声,但此刻她却是故意加重了脚步,龙床上的女帝听到了脚步声,她朝着寇冬儿的方向看了一眼,马上也感觉到了不对。

    但她很淡定,本就没有龌龊,心里没鬼,她自然淡定。

    女帝放开手,从周安怀里抬头,缓缓坐直了,一切都很自然,她又掐了周安脸颊一下,美目一横道:“竟敢对朕无礼!”

    “奴才该死。”周安马上在一旁跪好,垂头。

    “死就免了……哼,你若是个男人,朕非阉了你!”女帝哼声道,她似乎恢复了身为皇帝该有的仪态。

    但这话说的,扎心了啊!

    周安好想打她啊!

    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真的是悲从心中来,被女帝亲口提起这茬,周安真的是……他真的希望自己能长出来啊!他希望自己是一个完整的男人,当然,如果能做女帝的男人,他是不会拒绝的。

    周安并不会否定自己内心,对女帝确实是存在一些不可明说的想法。

    哪怕是不考虑其身份的因素,就说女帝这容貌,真的是谁看了谁心动。

    说其是倾国倾城之姿,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她比云景公主更具魅力,更符合主流大众对美的认知,云景公主是娃娃脸,超级可爱,女帝则是绝对而纯粹的美!

    周安也不觉得自己现在的想法是一种亵渎,或者有多龌龊。

    男人为帝时,哪个民间女子不想要嫁给皇帝为妃?她们不仅仅想,还敢说,这并不需要藏着掖着,都想飞上枝头做凤凰。

    现在女人为帝,其实也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其实现在的周安,并不需要靠“嫁给”女帝而当“凤凰”,如果他需要那种权势,完全可以靠自己能力而争来,而他现在的权势,实际上就已经很接近了,甚至……假如一切顺利,等几个月后,康隆基逝世,奸党被铲除,那到时候的周安,在整个东乾,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!

    所以,周安对女帝有想法,并非身份地位的问题,并非为了荣华富贵。

    只是,喜欢。

    然而周安现在是一个太监!

    因此内心深处的一些想法,只能先放在内心深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圣上,银耳莲子羹来了,您趁热喝吗?”寇冬儿走近了,开口道,说完她才注意到,女帝眼镜红肿的厉害,显然是大哭过,头发也是乱乱的,不知道是还发生了什么,于是她又问了一句:“圣上您怎么了?可是身子不舒服?”

    说完她还瞥了周安一眼。

    “朕没事。”女帝却道,而后便挪到了床边。

    寇冬儿俯下身,将托盘放低。

    女帝从上面拿了一碗,拿开盖子,勺子搅了搅碗里的银耳莲子羹,盛起一勺,吹了吹,才吃下去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……还是冬儿的手艺好。”女帝夸了一句,又回头瞥眼看向周安,“过来自己拿,等朕拿给你吗?”这话说的语气很冲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谢圣上赏。”周安连忙应声,挪到了床边,从小托盘里拿起了另一碗银耳莲子羹,还对寇冬儿说了一句:“劳烦冬儿姐了。”

    俯身端着小托盘的寇冬儿目光在周安脸上晃了晃,没给周安好脸色。

    周安开始吃银耳莲子羹。

    女帝让他吃的,他就得吃,还得吃干净。

    他也确实是有些饿。

    女帝也在吃,还时不时的瞥眼看周安,她真的是越看越气,本来吧,她今夜想的就是找周安过来,请他吃碗东西,吃的东西是什么无所谓,主要是这举动,了不得了……这可算是一个缓和关系,安抚的好办法。

    但女帝没想到,自己不仅仅被周安给喷的一无是处,还在周安怀里大哭了一场,当时她情绪所致,觉得没什么,现在却是感觉,有些丢脸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现在一看周安,便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女帝吃的很快,有些急,很快便将一碗银耳莲子羹吃完了。

    她将碗交给了寇冬儿,紧接着抬脚便踹了周安一下,道:“快点吃,别磨磨蹭蹭的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……”周安连忙答应。

    他在此刻的女帝身上,看到了云景公主的影子,有些不讲理了,惹不起惹不起!

    于是他干脆将勺子放下,拿碗直接向嘴里倒,将剩下的两口就吃完了。

    周安也将碗给了寇冬儿,而后便对女帝快速道:“圣上,若没其他事,奴才便先回了。”他要走,或者说是要跑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女帝却道,“时辰太晚了,别回了,今夜便住在朕这儿!”

    周安没说话,而是抬头,脸色有些呆的看女帝。

    你这是有多问心无愧?!

    真不怕事儿啊?!

    真不把太监当男人?!

    也不对,女帝若真留男人夜宿寝宫,反而不是什么大事了。

    女帝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妥,便又道:“陪朕说说话,等朕睡了,你想回便回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