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夜宿女帝寝宫
    其实,皇帝留小太监夜宿寝宫,也不算什么事,这得看怎么想,太监毕竟是太监,不是男人,也不是女人。

    女帝既然都开口了,那周安自然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他也问心无愧,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圣上,您想聊些什么?”周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先给朕按按头,你按的舒服……”女帝道。

    周安在龙床一侧坐好,女帝便枕在了他腿上,周安先帮女帝捋了捋乱糟糟的头发,而后才开始给她按头。

    寇冬儿将小托盘与碗勺都收了,先放在了距离龙床不远的长案上,而后又回到龙床边,站在那边上便不动了,等候吩咐。

    “冬儿你上来,别傻站着了。”女帝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寇冬儿应声,紧接着便一扯带子,将身上的冬袍带子解开了,她这袍子也是之前临时穿上的,脱了冬袍,里面便是很是露肉的亵衣。

    周安下意识的瞥了两眼,便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还是寇冬儿更有女人味,那身材不是女帝能比的。

    寇冬儿爬上床,周安在给女帝按头,她便侧坐在女帝的腿旁,开始轻轻的给女帝捶腿。

    女帝已经闭目,没睡觉,只是在享受两人的伺候。

    好一阵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……”女帝突然出声。

    “奴才在呢。”周安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胜国公进宫之事,都安排好了?”

    “安排好了,奴才明日一早便去请老帅,约莫等圣上您下了早朝,回了乾武宫,便能见到老帅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你感觉,胜国公如何?人怎么样?”女帝又问。

    女帝并不了解李广山,因为李广山致仕之时,女帝都还没出生呢,女帝甚至连李广山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,没见过,她只听说过李广山曾经一些事,一些功绩。

    “老帅……是真性情!”周安连道,“关于圣上您,以及现在朝堂的事,奴才都跟老帅详细说了,老帅是军伍出身,说的话是糙了一些,但奴才能在与他言谈中,感觉到他有一颗不服老、想为国为朝廷也是为您出力的心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女帝应了一个鼻音。

    不多时,她又开口道:“明日早朝,朕将与吴绪宽等商议白江军之事,你觉得,朕该如何说?”

    “圣上,您就当还没找到办法,把老帅这茬暂且忘了,拿出您白天时打奴才时的状态,便妥了……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女帝抬手便在周安小腿上抽了一下,翻身回头瞪眼道:“还提?朕是打疼了你是吧?没完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是认真的啊!”周安是真委屈,“您就该如此,才不会被吴绪宽那老狐狸看出破绽,老帅复出之事,绝不能走漏一丁点风声,否则吴绪宽那边就有了防备,到时候再想策反白江军,怕是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女帝保持翻身回头的姿势,看了周安好一阵,才缓缓翻回去,竟然还伸手摸了摸周安的小腿,捏了捏。

    “朕错怪你了,给你揉揉,没打疼你吧?你可别怨恨朕,若心有怨,便如之前一般,骂朕几句,朕听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她说的……

    周安是感觉出来了,不是他还记着之前的事,而是女帝还记着呢!

    这话里夹枪带棒的,惹不起啊!

    “圣上,要不您再打奴才几下出出气?您可别挤兑奴才了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打你?朕可不敢,不然又该被你骂是暴君。”女帝道。

    周安不说话了,他要主动终止这个话题,不然再说下去,又得出事。

    安静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……宁亲王之事,若让你去办,你有几成把握?”女帝又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五成吧,奴才也不敢诓您,容郡王已经打草惊蛇,再想找到宁亲王可不容易,宁亲王手下虽无什么得力人手,但吴绪宽必然是已什么都给他安排好了,也不知吴绪宽给宁亲王安排了多少高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再等等吧,再等等容王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也希望容郡王那边能有好消息传来,若无必要,奴才也不想离京,毕竟京城现在局势还很不稳,老帅复出后,究竟能给圣上您带来多大帮助,还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。

    女帝也是困了,说的越来越少,每次说话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长。

    “云景,最近没去找你胡闹吧?”女帝又问。

    “没,殿下最近似乎是转性了,奴才听说,殿下现在整日修炼武艺,比以前更加勤学苦练……她没来找奴才,倒是奴才去找过殿下一次,给殿下送了练功的丹药。”周安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女帝回以鼻音。

    大殿内又安静了。

    好一阵,女帝都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呼吸却是已均匀。

    她睡着了。

    周安停止给女帝按头,看向寇冬儿。

    寇冬儿也停下了,瞧向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指了指女帝,又指了指自己的腿,他是在示意寇冬儿给自己解围,这腿很长时间不过血,都让女帝给枕麻了,他是要走的,但又不能去扳女帝的头,那样女帝会惊醒的。

    寇冬儿冷幽幽的看着周安,她自从端着银耳莲子羹回来后,便没给过周安好脸色。

    现在整个内廷,敢给周安脸色看的奴仆婢女,也没几个。

    寇冬儿便是其一。

    她看了周安几眼,紧接着无声起身,去拿起了毯子,又回到女帝身旁,直接躺下了,动作非常轻的将毯子盖在两人身上,她在拉毯子的同时,顺势也躺在了周安的腿上,而后便去抱女帝。

    女帝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,一头扎到了寇冬儿怀里,在寇冬儿怀里拱了拱,便又不动了。

    周安一脸日了狗的表情。

    寇冬儿是故意的!

    绝对是故意的!故意整人!

    嗖!嗖!嗖!

    寇冬儿的玉臂又从毯子里伸出来,手指一弹,几道劲气击出,便将寝宫内的烛光都打灭了……安静,彻底静了。

    女帝与寇冬儿都睡了。

    周安很难受。

    姿势很难受,心里也很难受。

    他眼睛都快泛绿光了,坚持了好长时间,左腿被枕的感觉都快不是自己的了,算了……周安心一横,直接向后一倒,斜躺在了龙床上。

    不管了,睡觉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的一天,太阳初升时。

    周安意识清醒了一下,但还是迷迷糊糊的,他昨夜睡得很晚,但此时已经算是自然醒,因为作息生物钟便是如此,虽然不太精神,或许还要睡一个回笼觉,但此时是要先醒一下的。

    迷糊中的周安翻了一个身,抱住了被子,还用腿夹住……然后他就感觉哪里不对,被子怎么还会动?

    被子还长手了?

    还会主动抱?

    还会向让怀里钻?还会蹭?

    这被子成精了?!

    唉不对!

    周安好像是想起了什么,一下子吓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