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五十四章 还记着呢啊!
    周安猛的睁开了双眼。

    因为外面天色也是刚刚放亮而已,所以寝宫内还是很幽暗的,不过周安还是看得清楚,他躺在龙床上,但已经不是之前的位置,是滚到龙床中间了。

    而他怀里的,并不是被子,却比被子都软,是一个头发很长的女人,周安只能看到头发,因为这女人埋头在他怀里,角度关系,周安看不到脸,但他认识那亵衣,比寇冬儿的亵衣要保守一些,但也是很露肉的那种,还绣着龙……

    是女帝!

    寇冬儿已经不在寝宫内,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去了。

    床上只有周安与女帝!

    周安不敢动了,但他必须得动,女帝钻在他怀里,抱着他,他也抱着女帝,还如夹被子一般,夹住了女帝……女帝若是在此刻醒了,这可能将成为一个宫廷故事,甚至可能载入民间野史,但周安觉得,成为事故的可能性更大!

    两人现在抱在一起的动作……周安也不知道,自己是不是猥亵了女帝。

    这得看女帝怎么想。

    周安还很担心,寇冬儿会突然回来,与上次不同,这次女帝可是在熟睡,周安这样做,他是有嘴也解释不清的。

    他动了。

    先抬腿,慢慢挪,身体向一旁蹭,一点一点,远离女帝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别乱动嘛,冬儿姐……”女帝醒了一下,却没睁开眼睛,而是很迷糊很含糊的说话,紧接着翻了个身,换了个姿势抱住周安,这次是双臂抱脖子。

    她的头,还在周安下巴上蹭了蹭。

    周安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好怕女帝睁眼啊。

    他知道,女帝是把自己当寇冬儿了,这到很对劲,一切都能说得通了,女帝不会莫名其妙抱周安睡觉,她肯定是习惯了如此抱着寇冬儿睡,而且没记着周安这茬……周安也一样,他先前翻身抱被子,也是没记着自己是夜宿女帝寝宫了。

    而就因为周安先前翻身抱被子,才抱到了女帝,才给了女帝抱上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周安又慢慢动,还去轻轻的拉女帝的手臂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吱呀——

    非常轻的开门声响起来了,穿戴整齐的寇冬儿端着水盆进了寝宫……她每天起的都比女帝早,今天也是,因为她要给去给女帝准备洗漱用的东西,一般来说,寇冬儿是会让女帝尽可能的多睡的,只要别误了早朝,她就不会在自己起来后,也叫醒女帝。

    端着水盆向寝宫里走的寇冬儿,马上便注意到了龙床上的情况。

    她脚步先缓了一下,而后又加快几分。

    周安已经成大字躺在龙床上,双臂是展开的,女帝趴在他胸口,抱着他,他的手可没碰女帝,寇冬儿到了龙床前,周安便歪头,一脸无辜的看着寇冬儿,同时还故意轻轻动了一下肩膀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冬儿姐,别动嘛……”睡梦中的女帝马上便小声含糊道。

    周安心头松了口气,这样寇冬儿就不会误会了。

    寇冬儿却是脸色非常平静,看周安的目光一如既往冷幽幽的……她先将水盆放好,将搭在盆边的脸帕浸入水盆中,又拧干,而后便对龙床上的女帝道:“圣上,该起了。”

    周安瞬间瞪大双眼看寇冬儿。

    你就这么直接叫人?

    女帝要是醒了怎么说?!

    “睡会儿,让朕再睡会儿,别吵……乖啊……”女帝含糊答应着,说乖的同时,她竟然还迷糊着探头在周安脸颊上亲了一下……

    周安心中在此刻停跳了半拍。

    其实女帝一般是不会赖床的,今天她也没想要赖床,但在她脑子里,有一个判断是否该起床的潜意识,这个潜意识就是,身边有没有人。

    寇冬儿常年与女帝同床共枕,女帝已经习惯了,抱着身边这个人睡。

    只要身边还有人能抱着,就说明,时候还早,还不用起。

    因为如果时间到了,寇冬儿是会先起床的,女帝身边也就没人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,女帝身边有人,所以她下意识的觉得,时间还早呢。

    但女帝马上就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因为寇冬儿的声音来自于背后,不是身前,可身前有人,在迷迷糊糊的亲了周安一下后,她便下意识的蹙眉,而后缓缓睁开了双眼。

    周安斜眼看着她,一脸惊吓之色。

    女帝也愣了,眨巴眼睛。

    “圣上,您把小安子当成奴婢了,小安子都要被吓死了,哈!”寇冬儿的声音又从后面传来,这是周安第一次听她以如此语气说话,有些轻描淡写,像是在说无关紧要的事,还有些俏皮,最后更是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也是周安第一次听她笑。

    而她之所以如此,却是在为周安解围!

    刚刚寇冬儿直接叫女帝,周安还以为她要害自己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不是,她反而比周安想的聪明得多,也好心的多,本来这事儿就是可大可小的,经寇冬儿这么一说,便像是一件偶然发生小的不能再小的事了。

    周安保持惊吓表情。

    女帝则还看着周安眨眼,她听寇冬儿说了,脸色有了细微的变化,紧接着很自然的放开了抱着周安的手,坐了起来,一切都很自然。

    “看你吓得,朕很可怕吗?”女帝突然出手,竟然一边说,一边捏了一下周安的脸。

    周安依旧一脸惊吓,有些愣。

    这当然是……借坡下驴的演技了!

    女帝见周安不答,依旧很惊恐的模样,马上又躺下了,侧躺着,一手撑着头侧,一手伸出,在周安胸口连怼了很多下:“朕真的很吓人吗?小安子你是不是故意的?至于吗?朕可是听说过你在外面的威风,杀人不眨眼的魔头,说的就是你吧?这么怕朕?朕就抱着你躺一会儿,很可怕吗?你行啊你!故意的吧?是不是故意恶心朕呢?”

    被女帝这么一说,周安都不知道怎么回话了。

    却听女帝又道:“你真行,昨天晚上你骂朕是暴君的时候,怎么没见你怕朕?朕打你,你就敢骂朕是暴君,朕抱着你睡,你反而害怕了,朕在你眼里很丑陋吗?”

    周安真服了!

    还记着这茬呢?还记着呢啊!怎么什么事都能绕到那件事上啊?!!

    “圣上,您饶了奴才吧……”周安求饶,表情可委屈了。

    “你昨天骂朕的时候不是挺威风的吗?”女帝说着又伸手在周安脑门上弹了一下,一脸吃定了周安的表情,紧接着又伸手去扯周安的衣襟,似乎在给周安整理衣服,但怎么看怎么都像是恐吓。

    “诶不过还别说,小安子你这身子可挺软的,真比得上女孩子了,这脸蛋,这细皮嫩肉的,若是给你换上裙子,怕是真会被误认为是女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噌的从床上弹起了,一瞬间,便在女帝身旁摆好了跪姿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错了,奴才真错了,奴才再也不敢了,要不您再打奴才几下,求求您饶了奴才吧……”周安再次求饶,这次是真心的!

    “你错了吗?你错哪儿了?你可没错,是朕错了,朕不该打你,也不该抱你睡,朕不该碰你那冰清玉洁的身子,都是朕的不对,朕该向你赔不是才对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要疯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,时候不早了,您别误了早朝。”寇冬儿突然开口,又给周安解围。

    女帝回头看了一眼寇冬儿,而后又看向周安,抬手捏着周安脸颊,扯了扯后,才道:“天都亮了,滚蛋吧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奴才这就滚!”周安如获大赦。

    他真的是滚下床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