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五十五章 小丑
    寝宫外,天寒地冻,晨雾弥漫。

    周安整理好自己有些褶皱的衣衫,便推门出了寝宫,却又在台阶在站住,负手眺望。

    因为还未到换岗的时间,所以寝宫门两侧站着的,还是昨晚值夜的那两个小太监。

    周安神情肃穆,深呼吸了一口气,便回身看向两个小太监,目光来回扫了扫,却也不言语。那两个小太监见周安看自己,便都有些紧张了。

    “总管。”他们垂着头,恭敬的招呼了一声,却又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周安目前还不是大内总管,但这一声总管,他还是担得起的,毕竟大内不止一个总管,而总管也并非正式的官衔,就比如康隆基,他的正式官衔是司礼监掌印太监,他是大总管,是因为他权利够大,掌握内廷二十四衙门最高权利。

    而周安,已经在接手这些权利。

    周安歪头看了看他们,而后便走到了右侧的小太监身前,他伸手给这小太监整理了一下衣领,又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,才淡淡道:“你们在外面守了一夜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说是辛苦,可周安这语气,可不像是在夸人。

    这被周安整理衣领的小太监,吓的直接跪在了地上,极为紧张有些结巴的道:“总,总管,小的保证不会乱说,绝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个小太监,也吓的跪下了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们绝不乱说,总管饶命。”

    “又有什么可乱说的呢?”周安说这话的口气,有些像是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言罢,周安便负手而去。

    周安没将话说透。

    但他们都明白周安是什么意思,都是聪明人,不聪明的也不可能混上给女帝值夜的差事。

    虽然周安是问心无愧的,他与女帝还真没什么苟且之事。

    但,他不想宫内出现任何与之相关的风言风语。

    如此真出现了,那可真的是要死人的!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天色大亮时,满朝文武入宫上朝。

    在今日这早朝上,因白江军哗变造反之事,女帝大发雷霆,怒骂群臣是一群废物,甚至连吴绪宽也都当面骂进去了,女帝也是难得如此“放肆”,她采纳了周安的意见,甚至表现的更加癫狂。

    女帝好似真的被逼的穷途末路了,所以才“疯了”。

    可越是如此,越没人敢在这个时候触她的眉头。

    吴绪宽都不敢。

    因为都怕女帝在心态失衡之下,做出极端之举,女帝若主动与吴绪宽鱼死网破,虽然女帝自己是会完蛋,可吴绪宽也是不会好过的,甚至可能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吴绪宽谋划造反多年,今时已经迎来了最好的局面,康隆基要死了,更多兵力要到京城了,宁亲王也在进京的路上,方方面面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,吴绪宽是不可能让如此局面毁掉的,他不想刺激女帝走极端,所以这今日早朝,他非常忍让。

    除了在调兵这件事上,吴绪宽与女帝有所争执外,其他事,吴绪宽都没意见。

    女帝甚至还当朝罢免了几个户部、兵部的官员,吴绪宽也都没意见。

    这似乎是神昭女帝登基以来,最为硬气的一次早朝,之前从未有过这种局面,满朝文武被女帝骂的不敢吭声,虽然有些朝臣看女帝的眼神怪怪的,那眼神,就像是在看一个穷途末路已经疯狂的小丑,但他们确实是没敢吭声。

    今日的女帝在一些人心中,确实是像一个已经蹦达不了几天的小丑。

    女帝越是歇斯底里,他们心中便越是喜悦。

    女帝若有解决办法,就绝不会如此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,女帝还真有办法,只是不想让他们发现而已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朝后。

    女帝回到乾元殿时,老帅李广山已经到了,就是在女帝上朝时,周安安排了老帅秘密入宫,为了尽可能的不走漏消息,周安甚至还让老帅换了一身神策军将士的铠甲,还带了头盔,倒也很符合他的气质。

    这是女帝与李广山的第一次见面。

    两人却未生疏。

    见过君臣之礼后,女帝便给李广山赐座,李广山也摆正了自己身为臣子的位置,对尚且年少的女帝没有任何轻视。

    两人直接切入正题。

    周安与康隆基自然也在,一同商议对付奸党之事,目前最棘手的是白江军之事,自然是先议这个。

    在女帝上朝回来前,周安已经与李广山说了白江军那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李广山有心理准备,更是直接同意了周安的提议。

    他要亲自出马,秘密离京前往策反已经造反的白江军。李广山认可了此事的可行性,不过,他觉得若仅凭他一人,还是有些麻烦的,他需要一些人手,并点名要了几个重要人物!

    比如,白江军前任主将,牛金生!

    牛金生六年前卸任白江军主将之职的,卸任的原因很复杂,与派系斗争有关,与其自己心力交瘁、心灰意冷有关,也与伤病以及年纪有关,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,主要还是,牛金生不是吴绪宽的亲信,吴绪宽本想拉拢他的,但没成,所以他便被搞下来了。

    牛金生卸任白江军主将之职时,是五十七岁,而今年,他已经六十有三了,他已经致仕,就住在乾京城。

    二十年前,李广山致仕归隐前,牛金生是他手下的亲信参将,牛金生一直没归附吴绪宽,便与李广山有关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李广山不站队,什么事都置身事外,使得很多他曾经的手下将领,也都是如此。而目前这批“追随”李广山不站队的将领,大部分都已经退下来了,毕竟多数年纪也到了,有些没退,在中州军这个系统中,也是属于边缘人。

    李广山相信牛金生的为人,更相信牛金生的作用!

    毕竟,牛金生曾是白江军主将,才退下来六年而已,其在白江军有很多亲信旧部,他的影响力,再加上李广山的影响力,只要两人一同露面,策反之事基本就成了一半了!

    密议,从上午,一直进行到下午。

    等所有细节都商讨好了,李广山才又秘密的出宫而去,剩下的事,他自己去办就够了,他要先去拜访几个自己已经致仕隐退的亲信将领,以他天罡境的实力而言,也无需什么特别安排,可以直接秘密去见人。

    周安在密议结束之后,则是直接回了乾礼宫宁安苑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他下午要是没其他事,得去带领那群炼丹师一同炼破断丹。

    但周安没去。

    因为他要给自己炼丹。

    那两种丹药,一种是用于破境,一种是可能让他长出来的,本来他昨天晚上就要开始炼的,却被女帝叫去了,现在好不容易有时间了,他自然要抓紧时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