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五十九章 人才啊!
    到了书房中,唐鸿飞向周安做了详细的汇报。

    吴绪宽已经准备第二次逼宫,而且选择的时机与第一次如出一辙,都是打算在早朝时,当着文武百官的面,逼女帝退位。

    前天,女帝得到了白江军哗变造反的消息。

    昨日早朝时,女帝雷霆大怒。

    而就是在昨日早朝之后,吴绪宽见时机成熟了,便开始着手准备第二次逼宫之事,他应该是被女帝在昨日早朝上的表现骗到了,觉得女帝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,而且他也想不到,女帝能有什么办法,所以觉得机会来了,这才做了安排。

    吴绪宽决定在白江军抵达乾京城百里外的当天,发动逼宫。

    而他估计白江军到达的时间,应该是在五日之后。

    也就是腊月二十一。

    不过按照吴绪宽的意思,就算腊月二十一白江军没到,晚一两天,也是没关系的。

    白江军从中州南方而来,要比当初川河军从中州北来,快的多,因为川河军要经过险峻的“川中走廊”,行军速度是快不起来的,白江军则不然,他们从南边来,一直到乾京城脚下,都是一马平川的道路。

    所以,如果没人拦得住白江军的话,白江军还真可能在腊月二十一就赶到乾京城外。

    吴绪宽将一切都算好了。

    并且已经知会了满朝重臣。

    而唐鸿飞之所以能够得到消息,就是因为吴绪宽提早布置,告诉了追随他的那些重臣到时候该如何做,如何与他一同逼宫。

    情报来自于一个名为“陆炼”的京官府上。

    陆炼乃是都察院的左佥都御史,这是从三品的衔,他自然是有资格上早朝的,他也得到了吴绪宽的安排,做了准备,而且吴绪宽还给了他一个特殊的活,那就是让他二十一日早朝时,当众上奏弹劾康隆基!

    御史干的本就是弹劾的活!

    吴绪宽肯定不止安排了一人来弹劾康隆基,陆炼只是一个引子,他先弹劾,到时候怕是得有一群人跳出来接连弹劾,这也是吴绪宽逼宫计划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消息是从陆炼那里泄漏的。

    不过并非他本人泄漏。

    目前的东厂,已经在乾京城形成了一张巨大而严密的监视网络,包括吴绪宽在内,朝野上下,无论是位高权重的大臣,还是有钱的富商,只要是值得被监视的,都被监视了。

    而监视他们的东厂番役,只有极少数在明,多数都在暗。

    这些在暗的番役,或者说是“特务”,有的已经打入了被监视目标的家中,甚至就潜伏在目标身边。

    现在陆炼府上,就有东厂的人。

    唐鸿飞向周安说了,这情报是如何获得的,他甚至还将侦获情报的番役资料拿了过来,因为他知道,周安肯定要看。

    入陆炼府上潜伏的这个东厂番役,名为“潘元玉”,他本是乾京城的浪荡公子哥,喜欢寻花问柳,不学无术,不过除了骗女人外,他倒也未曾作恶。

    前几年,潘元玉家道中落,他因此流落市井,成为了无钱无势的平头百姓,他曾挣扎过,想要走关系,在衙门里谋一份差事,却未能如愿,在那之后,他便意志消沉,变得更加浪荡,靠着一副好皮囊与花言巧语,专骗女人的钱,靠女人养活着。

    一直到上个月。

    周安设立东厂之后,扩充东厂人手,在市井间秘密招纳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潘元玉便是在那时,经人引荐秘密加入东厂成为番役的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加入东厂的短短五天后,他便成功进入了陆炼的府上,成为了陆炼府上的家丁,一个新人家丁,自然是无法获得陆炼的信任,甚至可以说,完全接触不到陆炼,干的也是最脏最累的活。

    潘元玉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但他有一个特殊的地方,那就是在入陆炼府的短短三天后,他便将陆炼最宠的小妾“何姨娘”哄上了床。

    何姨娘原本是彩环阁的清倌人,艺名何小青,前年被陆炼纳为妾,而当时何姨娘也才十五岁,到今年,她也才十七岁而已。

    而陆炼,已经七十岁了!

    很显然,陆炼虽最宠何姨娘,但一树梨花压海棠这种事,八成是力不从心的,所以潘元玉就成功送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给他。

    而情报,便是潘元玉在与何姨娘私会时,从何姨娘口中套出来的。

    何姨娘自然是听陆炼亲口说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安坐在桌后,看着潘元玉的资料文书,听唐鸿飞详细汇报了全部情况。

    这情报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周安必须要提前准备。

    不过,听唐鸿飞说完的周安,第一时间心思却没在吴绪宽身上,而是放在了潘元玉身上,这家伙,人才啊!周安甚至都有了跟他学习学习的心思,是怎么哄骗女人的?周安现在真的很需要这项技能。

    “潘元玉现在还在陆炼府上?”周安将那资料文书一合,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唐鸿飞恭敬回道。

    “嗯,行,让他继续潜伏,并让他查一查陆炼贪腐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,卑职马上去办。”

    其实周安很想现在就将潘元玉叫过来的,东厂真的很需要人才,而潘元玉显然就是一个人才,甚至称得上是“奇才”,那本事,周安是真心想学。

    周安想要亲自与潘元玉谈谈,亲自了解一番,如果行的话,周安便将重用。

    不过,潘元玉现在既然是陆炼府上的家丁,那肯定是不能轻易离开的,所以周安没急着见他。

    “去吧……对了,叫徐开泰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卑职告退。”

    唐鸿飞走后没多久,徐开泰便来了。

    周安找徐开泰,是让他去联络李广山,只有徐开泰去胜国公府上才不会被怀疑,而李广山今日就将秘密离开乾京城了,他现在不一定在自己府上,周安也不好找他,徐开泰则可以。

    周安要见李广山,情况紧急,所以计划需要变一变。

    在徐开泰离开的一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书房里,只有周安一人,他正在看一些机密的情报文书。

    呼哗啦。

    书房的后窗突然传来异响,似乎是风吹开了窗户,而当周安抬头时,李广山已经站在了桌子旁,不愧是天罡境,在白天潜入东厂都跟玩一样。

    “老帅。”周安连忙起身。

    “怎么?周兄弟有急事?”李广山抬手示意周安不用多礼,笑着道,还叫兄弟呢。

    “是急事。”周安点头,马上便将情况与李广山说了。

    李广山也将自己这边,联络以前亲信的情况,与周安说了。

    两人又重新商议了一番。

    一直到临近中午时,两人重新制定好计划后,李广山才秘密离开东厂。

    他要出发了!

    中午。

    在东厂衙门处理好事的周安,回到了皇宫大内。

    他先去了乾武宫,向女帝汇报了情况,又陪女帝吃了午膳,足足呆了一个多时辰才离开。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回到乾礼宫,周安又将自己关在了宁安苑内殿。

    炼丹,又是炼丹!

    这次,他终于要炼那种,可能让他长出来的丹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