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六十一章 刺客?真刺客!
    来人是云景公主身边的小太监,周安在云景公主身边当过差,自然是认得的,而且印象还很深,因为这小太监与周安同龄,却比周安高了不少,发育得好。

    周安直接摔下碗,豁然起身。

    “在哪儿?乾寿宫?”周安喝问,感觉有些不对,云景公主以前是住在惜春宫的,自从上次刺杀事件发生之后,她就搬来了紧挨着乾武宫的乾寿宫居住。

    周安现在所在的乾礼宫,也是挨着乾武宫,离乾寿宫也近。

    所以,假如乾寿宫出了刺杀事件,动静小不了,周安不可能听不到。

    “不!不!”来报信的小太监已经瘫倒在地上,一边喘一边急道:“是,是万花园,万花园西的练武场……”

    万花园西的练武场,那原本是给皇帝准备的练武场,是皇宫内最大的练武场,可以跑马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寻常练武是不会去那个练武场的。

    不过周安知道,最近云景公主已经开始练马战,乾寿宫内虽然也能跑马,只要云景公主愿意的话……但终究还是有些施展不开,所以云景公主最近常去万花园西练武场。

    周安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身体一晃便化为残影,出了大门又是一跃,翻身上房,直奔万花园西练武场。

    周安非常急,心思也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又有刺客刺杀云景公主?!

    这也是吴绪宽计划的一部分吗?他想要云景公主死的目的是什么?可以肯定,绝不是为了给自己创造什么借口,这招上次用过了,这次还用,就显得太低级了,也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很重要,是皇族二号人物,仅次于女帝。

    她的身份足以比之历朝历代的太子。

    但云景公主的生死,实际上并不足以影响大局。

    那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为什么会有第二次刺杀?!

    狂奔中的周安突然身体一震,想到了一种可能性。

    就目前的情况来说,距离吴绪宽真正武力造反的日期越来越近,二次逼宫、宁亲王进京、康隆基即将逝世,如此多的变数摆在这里,吴绪宽必须全部要顾及到,处理好,吴绪宽必然也会推算,女帝在如此多的变数中,会如何准备,如何反击。

    而吴绪宽始终不能忽视一个问题,那就是女帝逃离乾京城,他无论怎么做,准备的再多,女帝离京城对他来说都是大麻烦,那真是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他要确保女帝无法逃离,但就算女帝没走,也不见得会被他活捉,死的可能性更大。

    其实吴绪宽是希望女帝死的,因为他要拥立宁亲王为帝!

    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,宁亲王是当初宣宗皇帝皇位的合法继任者,并非女帝皇位的合法继任者,若真逼急了女帝,女帝甚至可能会先立下继任者,为与吴绪宽鱼死网破做准备。

    女帝无后。

    但不等于,她不能立继任者。

    因为有一个人,具备跟目前神昭女帝一模一样的条件,可被立为继任者!

    那便是云景公主!

    云景公主也是宣宗皇帝与神都女帝的女儿,称得上是“根红苗正”,神昭女帝能够继位,那她也能!

    东乾历史上是出现过同辈传位的情况的,那是在皇帝无子的情况下,将皇位传给了弟弟,兄终弟及在东乾周边的很多小国里,是有传统的,在东乾这算是特殊情况,但并非不行。

    而现在是女帝当权,在同理情况下,女帝若将皇位传给妹妹,似乎也不是不行。

    这或许,就是云景公主被二次刺杀的原因。

    神昭女帝绝不能有继任者。

    不然就算神昭女帝死了,依旧是大麻烦!

    周安脑子很乱,称得上是心急如麻,上次云景公主被刺杀,就险些被杀死,现在二次刺杀,必然是更强的力量。

    周安不断腾跃,狂奔……那练武场距离乾礼宫颇远,不过以周安的速度,跑过去连盏茶的功夫都不用,不多时后,周安便进了万花园。

    因为已经入夜,万花园里是静悄悄的,大量罕见名贵的花草树木、甚至海外才有的珍稀植被,在这里随处可见,不过有些是枯黄的,因为并非常青植物,而现在是冬季。

    周安才奔入万花园,狂奔到了湖边,他本想要踏着冻结的湖面直接横穿整个万花园,却骤然停下了。

    遥望西练武场,那边没有火光,也是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周安猛然回身,扫视。

    寒风凛冽,夜色下的万花园,处处皆是树木的黑影。

    周安觉得自己好蠢啊,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关心则乱,所以才失了智……不过他现在很清楚一件事,那就是自己被骗了,而且可能会死。

    静。

    只有风在呼啸。

    “说真的,咱家很佩服你,连守卫森严的皇宫大内,你都敢孤身潜入,还敢在此布局,你想要怎么跑了吗?还是说,这次你是想与咱家同归于尽?”周安开口,似对着空气说话。

    他的手已经搭在自己腰间,目光一直在扫视,神情看似轻松,实际高度紧张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怎么应对咱家的飞剑之术了?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杀人,要一万两黄金,这样吧,咱家给你两万两黄金如何?你去帮咱家杀吴绪宽,事成之后,咱家让圣上赦免你以往的罪行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依旧只有风在呼啸。

    周安扭了扭脖子,长出了一口气,又道:“鬼面狐,还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周安身前的雪地猛然炸了,随着四溅的雪花,一道身穿着太监青衣的身影从地下杀出,平静的眼,熟悉的脸,还有那幽冷的剑光,皆映在周安的眼眸之中。

    是先前那个去宁安苑报信的小太监。

    但显然,他的脸是假的。

    他是鬼面狐!

    “来!人!呐!!!”周安尖吼一声,同时无血剑出鞘,挥出万千剑光。

    周安已是外修地煞圆满境,内修上品地煞境,再加上他功法武技皆非同一般,能力多样,以至于说他综合实力比拟半步天罡,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但,鬼面狐有天罡境的实力。

    因此周安依旧不是他的对手,只是变得更能抗了而已。

    两人交手十余招,周安虽然提前便有所防备,并非被鬼面狐偷袭,却还是肋下中剑,虽然伤口不深,可周安却感觉肋下麻木了一下。

    有毒!

    鬼面狐竟然在剑上淬毒了!

    不过,因为毒是淬在剑上,用量太少,周安伤口上也不会沾染太多,在这种情况下,就算是天下第一奇毒,也不可能毒倒周安。

    毕竟用量真的是太少太少了,以周安体魄来说,那毒根本就伤不了周安,只是会让周安动作略迟缓了一下而已,之后那毒便会被周安身体自行压制,或是,直接化解。

    外修炼体者,本就抗毒能力极强,周安虽还未达到百毒不侵的地步,但也是已经很接近了,毒对他来说,如果只是极少量的沾染,任何毒,都伤不了他。

    对强大炼体者用毒,本就是很愚蠢的事,除非将剧毒下在食物中,那样量大,再强的炼体者,吃喝下足够量的剧毒之物,也是会死的。

    但如果只是武器淬毒的话,对周安这个级别的炼体者来说,基本是没用的。

    显然,鬼面狐是因为上次失手了……所以这次才在明知道周安有神通体的情况下,用了毒,也是下了本钱了,凡是天下奇毒,每滴可都是值千金的。

    他应该只是想为自己多创造一些机会。

    鬼面狐的攻击,好似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周安苦撑应对。

    鬼面狐又一次刺中周安,这次是周安右腿,周安右腿麻了一下,就在这一刻,鬼面狐刹那间抬起了自己的左手。

    他左手上握着一个金属圆筒,圆筒一头密密麻麻的满是孔洞。

    就在他抬手的瞬间。

    嗖嗖嗖嗖——

    密集而刺耳的破空声响起,数不尽的银针打向周安,漫天花雨一般。

    太快!

    距离太近!

    周安右腿麻木了一下,反应不及,他无法瞬间完成躲闪。

    他极力挥剑,并带起狂暴的劲气,守护要害的同时,尽可能的将银针击飞。

    电光石火间,大部分银针都被周安击飞,却还是有部分打在了他身上,这些银针具备周安无法理解的穿透力,竟然打破了他皮肤的防御,他感觉身上多处,胸腹、手臂、肋下等,同时大面积的发麻。

    有毒,银针有毒!

    周安整个人都慢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