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六十六章 准备离京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鬼面狐再次出手刺杀周安之事,轰动了乾京城!

    这一次要比上一次更加轰动,因为鬼面狐这一次竟然是入宫行刺,要知道,自从云景公主遇刺之后,皇宫大内就变得更加守卫森严,而且女帝已经彻底了肃清了大内有异心者,使得大内不可能有人来配合鬼面狐行事,大内的防护力量,也要比之前强上数倍。

    在如此情况下,假如让净土教再来一次,他们怕是连云景公主的面都见不到,就会被发现围杀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种情况下,鬼面狐竟然入宫行刺了,虽然行刺的不是云景公主,却也是当前女帝最为依仗的心腹宦官,刺杀周安的难度不比刺杀公主低多少,可就算如此,鬼面狐还是全身而退了。

    这很可怕,不负天下第一刺客之名。

    还有更可怕的,那就是周安,又没死!

    鬼面狐出道至今从未失手过,虽然有过第一次刺杀不成,第二次才杀死的情况,但从未有过第二次刺杀也不成的,没有人能承受鬼面狐的两次刺杀。

    周安是第一个,唯一的一个。

    被同一人连续刺杀两次,且都让刺杀者跑了,这是很丢脸的事,但因为刺杀者是鬼面狐,所以此事依旧不丢脸,甚至又推高了周安的江湖名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多日,周安都未曾离宫。

    东厂离了他也不是不能运转了,他就算不亲自去东厂,也可以遥控指挥。

    周安多日不露面,对外宣称是养伤,实际上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他是正秘密准备离京之事。

    容郡王那边虽然还没有后续消息,但周安不觉得容郡王能抓到宁亲王,容郡王的能量极大,是当今东乾最具实力的封疆大吏之一,不是藩王,胜似藩王。但若说其能量与权势,也仅限于在幽容州内,出了幽容州,他也就没那么有用了。

    在当今天下,若说影响力最大,能量最大的,自然是吴绪宽!

    宁亲王进京之事是吴绪宽一手安排的,容郡王已经打草惊蛇,吴绪宽必然会做出更多布置,在如此情况下,他能抓到宁亲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所以,周安要离京城。

    他要亲自去抓宁亲王,而他要离京的理由也不止于此,治理肃清密侦卫与地方官府勾结之事,也得办,还有就是,关于鬼面狐!

    周安不能坐以待毙,他要设计抓住或杀死鬼面狐。

    而在乾京城内,这事儿很难办,他若在宫内布局,鬼面狐很可能不会再出现,鬼面狐只要不傻就一定能想到,若再潜入宫内行刺,肯定就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而若是在宫外,周安出宫身边便会跟着大量人,这是为了他的安全,安全是安全了,但他也会被监视,吴绪宽的人盯着他呢,如此,他也很难在乾京城内布局而不走漏消息。

    只能离京。

    周安要将鬼面狐引出乾京城,在外面布局反杀鬼面狐,这事很迫切,周安不知道鬼面狐下次出手是什么时候,他也不能总小心翼翼的活着,他更无法保证,自己能否在鬼面狐的下次刺杀中活下来。

    所以他要主动!

    他要终结鬼面狐的神话,这是他必须要离京的理由之一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腊月十九,下午。

    周安正在炼丹,小亭子在门外报,女帝召见。周安匆匆来了乾武宫,女帝只召见了周安一人。甚至连康隆基都不在。

    乾元殿内。

    “奴才参见圣上。”周安进了珠帘后,对女帝恭敬行礼。

    “看看吧。”女帝直接将一封密信交给了周安。

    是容郡王的密信。

    自然是关于宁亲王之事,这是容郡王第三次向女帝密报此事,而正如周安所料,容郡王安排的人,依旧没抓到了宁亲王,而且之前还是有些线索的,现在连线索都没有,宁亲王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不过,容郡王还是发现了一些有价值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发现了,在护送宁亲王的人中,有净土教的人!这很出乎女帝以及周安的意料,两人都没想到,吴绪宽竟然还敢用净土教的人,难道是死猪不怕开水烫?反正勾结魔教之事已经暴露了,所以他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可就算他无所谓,他不怕宁亲王背负勾结魔教之名?

    或许,他还真也无所谓,宁亲王本就是他的棋子,他要扶持宁亲王登基为帝,需要的也只是一个听话的傀儡皇帝,这傀儡皇帝就算是名声臭了,也无所谓,毕竟宁亲王是宣宗皇帝所立的太子,占着大义呢。

    不过,这虽然对吴绪宽来说可能无所谓,但对女帝这边而言,却意义重大!

    因为,假若能坐实宁亲王勾结魔教之事,女帝就算杀了宁亲王,似乎也没什么了,那属于大义灭亲!就算一些百姓依旧不理解女帝,但江湖人肯定都理解女帝,甚至会拍手称快!

    而对天下来说,消息的传播,主要是依靠于江湖人之口,普通百姓是不会走天下的,很少离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只要江湖人认为女帝是对的,那么就算女帝弑兄,也不会背负天子失德的污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安迅速看完了密信。

    女帝显得非常冷静,之前两次容郡王密信来时,女帝可是召集了一众心腹商议此事,根本就无法冷静,而这次,情况明明是更糟糕了,女帝却只找了周安来。

    她显然是已经意识到了,这事,找一群人来商量,也是难以商量出结果的,而且宁亲王是女帝兄长,因为这层关系,使得高宏他们说什么都很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只有周安不怕。

    周安早就说过杀宁亲王之事,且表露出要为女帝背锅的意思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,女帝只找了周安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你觉得……该如何?”女帝看向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以为,事已至此,容郡王那边已经不能指望了。”周安开口,又神情一肃道:“奴才请命,愿离京捉拿宁亲王,奴才愿以自己脑袋担保,绝不会让宁亲王进入乾京城,若有可能,奴才会活捉宁亲王,若是不行,奴才也会让宁亲王死的神不知鬼不觉,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,奴才愿一力承担!”

    周安是认真的。

    “你的脑袋?免了吧……”女帝看着周安,表情有些微妙,又沉吟了一下,才道:“确实,容王那边办事不利,怕是真得让你亲自走一趟了,不过……白江军之事还未解决,京城局势极不安稳,你若是走了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并非现在就要走,若白江军之事无法解决,老帅复出也无法制衡吴绪宽,奴才自然是不会离京。”周安马上道。

    女帝沉吟,她是不想让周安走的,康隆基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,仅从能办事的角度来说,周安是女帝的头号心腹,是最倚重的人。

    说真的,周安的存在,已经能给女帝带来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圣上您放心,奴才必然要先将京师之事处理好,才会离开。”周安又主动开口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成吧,京城的事办好了,朕便准许你离京捉拿宁亲王。”女帝终是点头了。

    成了!

    周安心头一喜。

    其实他离京还有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目的!那就是关乎于东厂的权利!东厂是没有缉拿权的,而这次,只要周安离京去抓宁亲王,就能顺理成章的为东厂讨到缉拿权!

    而现在,女帝已经答应离京之事。

    就等解决白江军之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