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六十八章 想占本宫便宜?
    其实,如果只是单纯考虑帮人突破的问题,而不考虑其他的话,周安能帮人突破的方法还是很多的,当然,他不可能帮人突破到比自己还高的境界,但如果说,只是先天破地煞的话,并不算太困难。

    然而,多数方法在实际操作上,都不具备可行性。

    比如,周安懂得仙家双修功法。

    然而他是一个太监……

    而就算将双修功法拆开用,他不能采阴补阳,却可以让女方采阳补阴,不过如此做,就成为纯粹的邪功了,就算不是邪功,周安也不可能将采阳补阴的方法教给谁……

    周安还知道一些特殊的功法,纯粹的邪功,可吞人功力,且不伤自己天赋……但这种功夫都需要很大的代价才能施展。

    要么是自己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,要么是需要用类似于活人祭的方法。

    这些方法,周安也是不能教给谁。

    他自己都不会用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要告诉云景公主的方法,在实际操作上可行性是极强的,不需要任何代价,无任何副作用,就是……这方法对女性而言,是不好接受的。

    若是一般的女性,周安有心帮她,他不会在意这些,对方在不在意,他都是无所谓的。

    可云景公主不一般,她是公主!

    周安对云景公主说这话,都是很有风险的,若是被女帝知道了,也不知道女帝会怎么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景公主有些愣神的看周安,大眼睛眨巴了两下,才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周安都被云景公主说愣了。

    什么然后呢?脱衣服这事儿直接跳过去了?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脱衣服嘛,然后呢?”云景公主又问。

    周安看着云景公主眨眼,敢情……脱衣服这事儿不重要?你是公主唉,这么不在乎的吗?还是不把太监当男人看?

    “然后……殿下您需要泡在奴才调制的药浴中,奴才会连击殿下窍穴,帮殿下您放松,放空精神,引导您炼化丹药,冲击更高境界……”周安连说带比划的,很不好说的口气,断断续续的。

    “这方法,一定能帮本公主突破吗?”

    “奴才有九成把握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云景公主小拳头一握,一脸兴奋,但紧接着她目光便定在了周安脸上,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,嘴角勾起的玩味的弧度。

    周安被她看的有些发毛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……你行啊……是不是想占本宫便宜?”云景公主好似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奴才绝无此意,其实奴才也觉得此方法不妥当,要不就……”周安连忙回道,他话还没说完,便被云景公主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别狡辩,你就是对本宫有企图,坏家伙!”云景公主说着,伸出双手,扯住了周安的脸,将周安的脸拉成了大饼脸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这玩笑可开不得,奴才怎敢对您有企图……奴才是太监啊!”周安大饼脸勉强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你不是太监,就会对本宫有企图了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狡辩!本公主这么美,这么可爱,你怎么可能没有企图?”

    唉?这话听起来怎么怪怪的?

    “殿下,您饶了奴才吧……”周安却还是不敢顺着云景公主的话说,那话要是说出口了,后果可是相当严重。

    “嘻,哼!”云景公主笑了一下,又哼了一声,跟精神分裂似的,她拍了一下周安的脸颊,又道:“成吧,看在你是小安子的份上,本公主就给你一次机会……不过,假若本公主事后没突破地煞境,可不要怪本公主罚你!”

    云景公主同意了。

    而听她话里的意思,这事若不是周安提起的,换个人,她很可能就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周安也不知道云景公主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,他只知道一点,那就是云景公主没生气,看起来生气了,也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“是,奴才这就去准备。”周安连忙答应,便向外走。

    足足一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宁安苑内殿里,丹炉之前已经摆上了一个超大的浴桶。

    一个个小太监拎着水桶进进出出的,将那浴桶里倒满了滚烫的热水,周安站在浴桶旁,正向浴桶中丢药材,浴桶里已经放了极多药材,看起来很满。

    这药浴的配方,来自于一本名为《归真诀》的秘籍中。

    而《归真诀》,本身是一种感悟天地的独特功法,按照秘籍中描述,在运转《归真诀》时,人是渐渐进入一种空灵的状态,在此状态,无论是钻研功法,还是感悟创造功法,亦或者是突破境界时,成功性都可能大大增加。

    这功法周安自己都没练过,因为他境界不够。

    按照秘籍中描述,对比此世界境界划分来看,必须要达到天罡境,才能修炼《归真诀》,若不到天罡境便修炼《归真诀》,会有极大的概率被反噬,如是依靠《归真诀》来增强感悟,突破境界,一旦被反噬,就可能失控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这功法周安是不能练的,云景公主更不能练。

    而周安,也不是让云景公主练《归真诀》。

    他要用的,只是《归真诀》最后一篇中所记载的一种增强感悟的法门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妥当。

    所有小太监都退走。

    大殿封门。

    周安、小亭子守在内殿门外,内殿的门也关了,云景公主与哈其格在内殿中,隐约能听到里面说话的声音,还有窸窸窣窣的响动。

    不多时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进来吧。”内殿中传来云景公主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许任何人打扰。”周安看了小亭子一眼。

    “是!”小亭子垂头答应。

    周安这才推门而入,又迅速回身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内殿里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泡在浴桶中,玉颈香肩皆露在外,一副很舒服很惬意的样子。堪称女巨人的哈其格则站在浴桶旁,面无表情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周安站在门口看了看,低头轻咳了一声,而后抬头看向哈其格很自然的道:“哈其格大人,您能不能出去?”

    其实哈其格在这儿也没什么,就是会影响周安心态,他怕自己施展不好。

    哈其格看了周安一眼,没吭声。

    她先前已经听云景公主说了情况,所以她才守在这里,倒不是说不信任周安,而是这事儿,怎么想怎么怪,她是想要亲眼看着,防止发生什么意外,毕竟保护云景公主安全,是她的职责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看了周安一眼,又歪头瞥了一下哈其格,开口道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哈其格领命,才迈步向外走,又停了一下回身对云景公主道:“奴婢就在门外,若有问题,殿下可叫奴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云景公主应了鼻音。

    哈其格出去了,又从外面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周安一下子轻松了不少,有第三个人在场,他是无法放松的。

    他又看向云景公主,张了张嘴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,快呀。”泡在浴桶里的云景公主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。”周安连忙答应一声。

    他向里走去,走到了丹炉一侧的屏风后面,开始脱衣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