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七十章 调查报告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周安一下子瞪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也一下子僵住了,她刚刚只是想在周安脸颊上亲一口,不知怎么就亲嘴上了……也好奇怪,自己为什么想亲周安?

    云景公主缓缓的抬头后挪了一些。

    周安还有些呆,他头发上还夹着一根人参,是刚刚掉他头上的。

    “哼!”云景公主看着周安哼了一声,却是嘴角上翘,似乎想笑,却憋住了,她抬手按了一下周安的鼻子,嘴角翘着道:“赏你的!帮本公主突破了,幸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客气,奴才应该做的。”周安好不容易才把话说顺溜。

    “嗤……”云景公主一下子没憋住,笑出了声,但她马上神情一肃,很克制的白了周安一眼道:“傻样!”

    “嘿……”周安咧嘴露出傻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还不放开本公主?便宜还没占够?”云景公主又横眼道,这话自然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周安连忙放开手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在浴桶中站了起来,盘坐在浴桶中的周安又呆了一下,这视角……

    “不许看。”云景公主一巴掌按在了周安脸上,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奴才不看。”周安马上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“啧,真听话,乖!”云景公主说着话,竟又低头在周安额头上亲了一下,而后才扭腰翻出了浴桶,去屏风后穿衣服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云景公主穿戴整齐,从屏风后出来。

    周安还在浴桶里闭着眼睛呢。

    “本宫穿好了。”云景公主道。

    周安睁眼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已走到浴桶边上,又目光上下打量的看周安,而后突然出手,摸了周安胸口一把,掐了一下笑道:“怎么这么白呢?还这么结实!”

    周安都懵了。

    “哈,走了。”云景公主笑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周安好半天没回过神来,这是……被公主调戏了?!

    好恨啊!

    周安又突然好恨好恨自己,自己为啥就是一个太监呢?为啥呀?这自己要不是一个太监,就刚刚那情况,非把公主直接办了不可……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腊月二十。

    这天周安起的非常早,先去乾武宫给女帝请了安,而后便匆匆离宫,来到了东厂衙门。

    他已经多日没来衙门办公了,今日却是有些特别,因为明天,就是吴绪宽的逼宫日,明天是有一场“硬仗”要打的,所以周安今日必须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书房里。

    周安带着小亭子进门时,唐鸿飞与李虎彪都已经先到了。

    “厂公,您过目……”唐鸿飞先将厚厚一叠文书交给了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在桌后坐下,开始翻看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这是两份调查报告,被调查的人分别是户部尚书齐景泰,以及兵部尚书张玉武,两人皆是吴绪宽最重要的心腹,一个掌管着国库,一个掌管着朝廷的调兵权。

    这两人,是必须要动一个的。

    无论能拿掉哪一个,都等于断吴绪宽一臂!

    这事儿周安最初时就想过,李广山复出,至少要给他一个六部尚书的位置,老帅虽然有影响力,但不能仅靠影响力去对抗吴绪宽,还是得有实权的。

    而六部之中,权柄最重的是吏部。

    吏部尚书掌握着四品以下行政官员的直接任免权,更掌握了所有官员的考核权,吴绪宽虽权倾天下,他是百官之首,但他也不能直接任免谁,他只有举荐权,任免的权利在吏部手中,而更高级别的任免权,在皇帝手上。

    而且,吏部尚书是入内阁的,因此可以说……吏部尚书是奸臣集团的二号人物,其重要性仅次于吴绪宽本人。

    但,周安却不好让老帅去吏部。

    一是吏部尚书极不好动,二则是,老帅任吏部尚书,对女帝的帮助并不大,因为吏部权利再大,也不可能大过女帝,女帝本身就是可以想任免谁就任免谁的,吏部尚书批的条子,自然是不如女帝的圣旨来的有用。

    对吴绪宽而言,吏部非常重要,这是他控制天下百官的关键,吏部的权柄,足以震慑下面那些官,迫使他们哪怕不想拥护吴绪宽,也得拥护。

    可就目前的局面来说,吴绪宽缺的是那些小官的拥护吗?当然不缺!对吴绪宽来说,重要的是重臣,是那些三品、二品,以及一品的朝中大员的支持。

    而这种级别的官,吏部也不是说动就能动的。

    何况女帝就算要动重臣,也不需要用吏部,东厂锦衣卫自然会办,动重臣缺少的并不是权利,也不是证据,而是能不能动,动了吴绪宽会如何反应。

    所以说,吏部极为重要,但就当前情况来说,李广山去吏部,是不合适的,因为不能对女帝形成太大帮助。

    户部与兵部则不同,户部掌握钱,军饷可都是从户部发出去的。

    兵部尚书则是统管全国军事的最高行政长官,吏部掌握行政官员,也就是文官的任免以及考核权,兵部则掌握了武将任免与考核权。

    李广山必须要成为六部尚书之一,户部或者兵部都行。

    而仅从李广山的资历来说,他出任兵部尚书,是最合适的。

    毕竟是军伍出身。

    不过究竟是让他去兵部,还是去户部,得看情况,其实户部对兵部也是有极大影响力的,甚至说是一种制衡,因为军饷都是户部划拨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安看的很快,一目十行,没必要看的太细致,大体看明白了就成,户部尚书与兵部尚书必须要拿掉一个,当然也必须要有适当的理由。

    这些天东厂的主要人力,都是用在了这件事上。

    还是查贪腐。

    查的很顺利,收获很大……到了六部尚书这个级别的官,他们要是贪起来,就不存在找不到证据的情况,因为他们贪的太大,太多,会牵扯太多人太多事,牵扯的越多,就越好查。

    就比如兵部尚书张玉武,这家伙为老家修缮祖坟,侵占了大片田地,还修了一条直通他家祖坟的驰道,证据就在明面上,这一查就能查到。

    周安看完了,沉吟片刻,抬头又问:“陆炼府上,查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厂公您过目……”唐鸿飞又从怀里掏出一份文书,递给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打开看了看,马上便愣住了。

    陆炼贪腐之事已经查的明明白白,甚至已经找到了陆炼将贪腐来的银钱藏在何处。

    一切,都是潘元玉一人办的。

    他办这事儿的方法也很简单……他将陆炼的正妻也哄上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