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七十一章 老帅密信
    陆炼的正妻,潘元玉在汇报中写叫“如夫人”。

    这个如夫人,并不是陆炼的原配妻子,她曾也是陆炼的小妾,而且是最受宠的那个,二十多年前,陆炼原配妻子病逝,陆炼便将这小妾扶正了。

    现今陆炼已经有七十高龄了,而如夫人则才四十岁罢了。

    与陆炼相比,如夫人称得上是极为年轻,但实际上,已经人老珠黄,就算是还风韵犹存,也比不得小姑娘……目前陆炼是独宠年轻貌美的何姨娘,与如夫人则是相敬如宾。

    如夫人在陆府上地位极高,毕竟是正妻,就算已经不受宠,也没人敢轻视于她,尤其是何姨娘,更不敢与如夫人造次,不然如夫人能打死她,且合法合理。

    按照潘元玉汇报中所说,如夫人是深得陆炼信任,毕竟跟了陆炼二十多年,她几乎是知道陆炼的一切,包括陆炼贪污受贿得来的银钱藏哪里了,她都知道。

    陆炼府上的财政大权,便掌握在如夫人手上。

    潘元玉是在得到周安调查陆炼贪腐的命令后,用了短短几天时间,便将如夫人哄上床,直接将如夫人“策反”,甚至连陆府密库的钥匙,如夫人都交给潘元玉了。

    周安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潘元玉。

    这家伙,牛逼炸了!

    其实他如果只是单单勾搭了如夫人,还是很好理解的,说明他对了如夫人的胃口,而如夫人与陆炼相敬如宾,常年独守空房,还正是如狼如虎的年纪,肯定很寂寞,被潘元玉这种年轻俊朗的壮小伙一撩拨,难免就做出不该做的事,而只要走出第一步,就覆水难收了。

    所以,潘元玉能勾搭上如夫人,不奇怪。

    但是,潘元玉勾搭的不仅仅是如夫人,他可是先睡了陆炼最宠的小妾何姨娘,将何姨娘迷的神魂颠倒的,之后又对如夫人下手,这操作难度可就大了!

    这家伙究竟是如何做到的,既能让小姑娘喜欢他,还能让半老徐娘也迷恋他?

    而且他还是以家丁的身份做到这一切的!

    这真是……周安都觉得陆炼有些可怜了,头上何止是绿了,简直是长了草原都能跑马了。

    “明日一早,陆炼上朝之后,你与锦衣卫一同,带人将陆炼抄家,准备好所有证据,然后……”周安对唐鸿飞进行了一番吩咐,最后声音一缓,又道:“告诉潘元玉,此事他办的极为漂亮!东厂千户的位置咱家给他留着呢,他归还东厂之时,即刻上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唐鸿飞领命。

    “先去吧,过会儿再找你。”周安歪了下头道。

    “卑职告退。”唐鸿飞抱拳行礼,后便离开了书房。

    周安又对身旁的小亭子歪头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小亭子点了下头,快步出去了,从外面关好门,便守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屋内只剩下周安与徐开泰。

    “老帅那边可有消息?”周安问。

    “厂公……这是老帅给您的密信。”徐开泰马上从怀里掏出带着火漆的密信,信还没拆开过,也就是说,连徐开泰都没看过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送来的?”周安接过密信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昨夜三更时。”徐开泰道。

    周安将信拆了,认真的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封信发于昨日上午,来自于白江军。

    李广山在信中向周安说明了最新情况,他已经带人秘密打入白江军内部,且已经策反了一些人,主要是一个参将,名为“孟飞”。

    这孟飞曾是李广山的部下,但李广山致仕之时,孟飞也才二十多岁,只是一个偏将,与李广山关系并不紧密,甚至根本无法直接接触到李广山。

    不过,孟飞曾是白江军前任主将牛金生的心腹参将!

    他还与李广山的孙子李平相交莫逆,其对李广山更是向来敬仰,如此多的关系加在一起,使得策反孟飞极为顺利。几乎就是,李广山、牛金生、李平三人秘密潜入大营中,与孟飞碰了面,孟飞便被策反了。

    李广山还特意提到了,是李平提议第一个策反孟飞的。

    他对这个孙子极为看重,这次办大事,自然是要带去,李平本就在白江军中当差多年,自然是很有用处的。甚至可以说,李广山带去的人中,没人比李平更了解白江军的近况。

    目前,李广山等人,都隐藏在孟飞的直系兵马中。

    孟飞作为参将,手下有三千兵马,安营扎寨时,也是一片极大的营地,李广山等人隐藏其中,除非孟飞已经被怀疑、他的营地被搜查了,否则是不可能发现李广山等人的。

    周安认真看着密信。

    按照李广山信中所说,除了策反了孟飞之外,这两天他还策反了多个参将,以及一个总兵,现在他已经有七成把握,在对魏巨熊实施斩首行动后,控制白江军。

    不过,他没马上行动。

    因为他要等周安的回信。

    这是他与周安之前商议好的,什么时候策反白江军,是要按照朝中局势做出相应变化的,这事儿不仅仅要办好,还要顺势给吴绪宽一刀才行。

    周安看完了密信,沉吟片刻,却是头也没抬的问:“白江军距离京城还有多远?”

    “昨天夜里便到渭南县了,距离京城约两百里。”徐开泰马上答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周安又沉吟,而后便拿出了纸笔,开始给李广山写回信。

    他写了好一阵,足足写了几页,最后拿出信封,将信装好,盖上了火漆印。

    “尽快送到老帅手中。”周安将信递给了徐开泰。

    “是!”徐开泰收好信,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周安在东厂衙门呆了一个多时辰,之后又去了镇抚司衙门,与袁胜师进行了一番密议。

    中午时,周安才回到宫内,向女帝汇报了情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转眼,新的一天。

    腊月二十一!

    这日天刚亮没多久,宫门外便聚满了文武百官,不多时,宫门打开,吴绪宽在一群文武百官的簇拥下,向宫内走。

    因为不是大朝日,所以上朝的地方并非奉天殿,而是乾圣殿,文武百官先到乾圣殿外候着。

    当上朝的钟声敲响时,他们才不急不缓的进入乾圣殿。

    女帝已经坐在龙椅之上,左边站在康隆基,右边则站着周安。

    吴绪宽进殿之后,望见了周安,不由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周安怎么也在?

    不是说周安从不上朝,而是周安只会在每月月中的大朝时,才会随女帝一同上朝,常朝则不会,而今日是常朝,周安却来了,这有些突然。

    巧合?

    吴绪宽也没多想,觉得这是一个巧合,毕竟现在康隆基向周安交权的事,谁都知道,周安终究是要取代康隆基,成为每日都陪女帝上朝的大内总管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开始来上常朝了,也正常。

    周安见吴绪宽在看自己,对吴绪宽挑了一下眉,嘴角缓缓勾起了意义不明的微笑弧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