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七十二章 弹劾康隆基
    以吴绪宽的心性,是绝不会因为一个人的表情,而心生烦躁的。

    但当他看到周安对他微笑的时候,他烦躁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今日行事定然顺利不了,因为周安肯定会怼他,周安依靠自己不上不下的身份,什么话都敢说,哪怕说的过头了,女帝一声训斥,也能挽回,所以,从看到周安的第一眼起,吴绪宽就很清楚,今日之事怕是要波折不断。

    然而,今日这事,吴绪宽并不怕波折。

    过程并不重要!

    重要的是结果!

    因此,在吴绪宽眼中,此刻的周安不过是一跳梁小丑,他没本事一个人扭转大势,根本的问题无法解决,说再多也是无用。

    周安正对吴绪宽微笑。

    吴绪宽向大殿内走着,望了周安几眼,在挪开目光前的最后一刻,他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是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满朝文武皆入殿,分列两侧。

    “上朝!”康隆基上前一步,俯身一甩宣道。

    “参见皇上,吾皇万岁万万岁!”满朝大臣皆是跪地叩拜女帝,吴绪宽则一如既往的很应付比划了一下姿势,膝盖都没碰地,便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众卿平身!”女帝宣道。

    “谢皇上。”满朝文武应声起身。

    “有本启奏,无本退朝!”康隆基又宣。

    都是走一个过场,其实今日早朝要议什么,是谁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微臣,有本启奏。”只见一道年老身影走出队列,却是兵部尚书张玉武,他双手托着奏折,垂着头。

    “呈上来。”女帝道。

    周安小跑下去,拿了张玉武手中的折子,又回了女帝身边,将折子给了女帝。

    女帝打开奏折。

    这是一份关于白江军情况的汇总报告,自白江军造反以来,一路朝着乾京城进发,可以说是所向披靡,基本没遇到什么抵抗。

    而在前天夜里时,白江军已经抵达距离京城两百里的渭南县,昨日上午又启程,最新消息是昨天刚入夜的时候传回来的,白江军已经到了距离京城一百三十里的比目县。

    这种距离,假若白江军不眠不休的急行军,要不了一天一夜,就能赶到乾京城下。

    情况已经十分危急!

    “启禀圣上,十万白江军目前已到了比目县,已能威胁到京师……微臣以为,应从城内调兵平叛,而京师安全本就是重中之重,若抽调太多兵力,怕是会城防有失,因此微臣建议,应调动两万天策军出城平叛,天策军乃精锐之师,虽仍然不是白江军之敌,但城外还有十万川河军,白江军与川河军皆是十万兵力,仅靠川河军难以平叛,但若能调动天策军,两军合兵一处,定可诛剿叛逆!”

    张玉武开口的很突然,而且是一口气说完的这段话的。

    女帝看向张玉武,而后便将奏折合起来,威严道:“白江军虽兵多将广,但有川河军守于京师之外,白江军并无滋扰京师之能,而其虽是叛军,但也是我东乾子民,对其,不可一味总想着剿灭,若能劝其归降,方为上策……张爱卿所奏之事,留中吧。”

    所谓留中,就是留中不发,暂时向放在皇帝这儿,不交议也不批答。

    女帝是话说的很清楚,她想要将其白江军劝降,此为上策,如果这条路走不通的话,再考虑张玉武的提议。

    张玉武也没再说什么,便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家伙似乎是出来走过场的。

    而在其之后,又有多个臣子跳出来奏本,似乎都是来走过场的,他们所奏之事,要么是关于赈灾的,关于流民的,要么就是关于哪里哪里有小规模的流民造反,已经被镇压了,等等事。

    就这样,足足过了大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女帝显得非常疲惫,一副心力交瘁的样子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吴绪宽是不是故意这样安排的。

    “禀圣上,微臣有本启奏!”又一大臣从队列中走出来,铿锵有力的道。

    此人满头白发,身材高瘦,穿的颇为“朴素”,那官服都是有些破旧的,看他那模样,那神情,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一身正气刚正不阿的清官!

    他便是都察院左佥都御史,陆炼!

    女帝都懒得说话了,对周安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周安又小跑下去,拿了陆炼手中的奏折,又小跑了回去,在这大殿上是不能跑的,那是失仪,周安偏偏就小跑,很是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女帝拿了周安递过来的奏折,才打开看,便听陆炼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,微臣要弹劾内廷司礼监掌印太监,康隆基!”陆炼中气十足的高声道。

    大殿上骤然静的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康隆基面无表情,神情毫无波澜,好似陆炼说的不是他一样。

    女帝看着奏折,那奏折上写都是康隆基的罪状。

    他足足给康隆基列出了三十多条罪状。

    写的都文绉绉的,没点学识还真看不懂。

    “继续说。”女帝看着奏折,很平静的道。

    “启禀圣上,康隆基幼时便净身入宫,距今已超九十年,而其任内廷司礼监掌印太监,已有八十年,身为宦官,身为内廷大总管,其职责乃是侍奉圣上,康隆基确实是已侍奉过四代皇帝,然其在侍奉之外,却依仗圣上恩宠信任,屡屡向圣上进献谗言,残害忠良,亦依靠批红之权,干预朝政,结党营私,亲小人而远君子,屡行恶事!”

    陆炼奏本写的是文绉绉,说的却是大白话,因为写的与说的并不完全一样,他要将奏本里的内容拓展了说,在场不仅仅有文臣,还有武将,他还得让所有人都听得懂他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十三年前,都察院左都御史方昊无便曾上奏弹劾康隆基,列其十大罪,却被康隆基以批红之权直接打回,其又在神都皇帝面前搬弄是非,以至于方昊无获罪,被满门抄斩,就此开了御史言官因言获罪的先河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听着陆炼所说,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这事儿他知道。

    因为他多天前就知道陆炼要在今日弹劾康隆基,所以就查了康隆基曾经的一些事,有些事,他甚至是去直接问康隆基的。

    其实康隆基这一生,除了扶持神都女帝登基这事儿算是黑点外,其他都不算,没其他黑点。

    而陆炼刚刚所说的,方昊无被杀这件事,实际上并非康隆基要杀他,而是神都女帝要杀他。

    方昊无属于自己作死。

    他当时那篇奏折,可不仅仅是弹劾康隆基,还将神都女帝给带进去了,因为他提到了康隆基扶持神都女帝登基这件事,虽然在奏折里,他没明说神都女帝登基这事无理无法,但他竟然劝神都女帝退位,建议神都女帝应该将皇位传给某个皇子。

    虽然,他说神都女帝登基之事是受了康隆基的蛊惑,将一切全都归罪于康隆基,在劝女帝让位这件事上,他也说的很委婉,但他还是触怒了神都女帝。

    当时神都女帝登基还不到一年,朝野上下反对她的声音都很大。

    女帝杀他,是有杀一儆百的意思!

    也确实是开了御史言官因言获罪的先河。

    方昊无因为这件事,差一点就名留青史……如果他被抄家之时没被搜出贪腐来的银钱的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