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七十四章 圣上亲自所批?
    虽然他是在弹劾康隆基,说的头头是道的,但在最后,他所说关于户部折子与白江军的事,明里看着是在攻讦康隆基,一口咬定是康隆基将折子打回,但实际上,他是在等女帝说出亲口说出那句话——折子是女帝亲自批!

    他想要女帝亲口说出这句话!

    他最后攻讦康隆基那些话,听起来是非常蠢的,太好被反驳了,根本就不需要细想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!

    他就是想要让女帝反驳自己,不经思考的说出真实情况!而女帝也确实是要如此做,因为她要保全康隆基!康隆基对女帝来说可不是奴才,而是一个值得尊敬的长者,智者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无比大的坑!

    因为,陆炼已经将白江军造反的事,归罪在康隆基身上,都是因为康隆基打回了那折子……所以一旦女帝亲口说了,那折子是她亲自批的,这虽然能给康隆基解围,可却会将屎盆子,直接扣在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只要女帝当着满朝文武的面,揽下这事儿。

    那么恐怕要不了多久,乾京城里就会流传“女帝不善待中州军”的传言,女帝虽然能辩驳,虽然能一条一条的说清楚为什么不批那折子,可她只能对大臣们说的详细,能对百姓也说的那么详细吗?

    不能!

    正因为不能,所以女帝只要承认了,那就是跳进黄河里也洗不起!

    因为会有人散布流言,会有人在后面推波助澜!

    百姓能得到的消息,无非就是关键的几点,白江军大营年久失修,白江军兵将没有冬衣穿,女帝却不管,不给钱,女帝不善待军队,对保卫江山的中州军都极为苛刻,不管他们是不是挨冻受饿,所以白江军才哗变造反,他们是被逼的,他们不想冻死饿死!

    此类传言只要一出现,那么毫不夸张的说,这对女帝的名誉,将产生毁灭性打击!

    因为就算是历史上那些有名的昏君、暴君,也没几个敢不善待军队的,军队是这些昏君、暴君能够在位的基础,手里有兵,才敢无所顾忌,没有军队,暴君也暴不起来!

    可这事儿,神昭女帝就却做了!

    只要稍微想一想,就知道后果会有多可怕!

    而这,也能成为吴绪宽逼宫的理由之一,他逼宫的理由将更充分,更合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女帝差一点就说出口,周安大声叫住了女帝。

    大殿内顿时静的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所有人一下子都看向了周安,包括女帝,她有些愣神,因为周安离的她蛮近的,周安突然大叫,是吓了她一跳!

    周安也在愣神,瞪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这事儿看起来也好解决,不让女帝说是自己批的便可,但女帝若不说是自己批的,责任就是在康隆基身上!

    这个大坑简直无解!

    要么坑女帝,要么坑康隆基!

    坑康隆基的后果自然也极为严重,因为女帝肯定会“包庇”康隆基,可如此做了,女帝就将背负“无能昏庸、纵容宦官弄权”的污名!

    这反而应了白江军清君侧的口号!

    这也将成为吴绪宽逼女帝退位的理由之一。

    其后果不比女帝不善待军队来的轻,因为吴绪宽终究是要发动武力造反的,他需要名义!而无论是女帝不善待军队,还是昏庸无能纵容宦官弄权,都能让吴绪宽变得“正义”!

    大殿内安静了好一阵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懵了,周安突然大叫,还一脸大事不好的表情,让很多人都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但也有人反应过来了,周安想到了,他要坏事。

    吴绪宽眼中闪过冷光,扭头望了陆炼一眼。

    陆炼马上心领神会。

    “大胆!!”陆炼猛然叫出声,指着周安激动叫喊:“朝堂之上,岂容你大喊大叫?竟还敢打断圣上金口玉言,你是何等放肆?你眼里还有没有圣上?对圣上不尊,乃是死罪!”

    陆炼倒是很会扣帽子。

    愣神的周安抬头看向陆炼,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“启禀圣上,周安无故喧哗,打断您金口玉言,此乃大不敬之罪,理当处死!”陆炼又对女帝躬身迅速道,“微臣等正与圣上商议军国大事,又岂容这小太监在此捣乱?微臣以为,应先将周安赶出殿外,暂且扣押,等早朝过后,再由圣上您发落。”

    陆炼显然也清楚,靠这事儿将周安弄死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想要将周安赶走。

    而他说的合情合理,女帝虽然能“包庇”周安,但也得考虑后果,不然,女帝昏庸纵容宦官弄权,又将多一条佐证。

    女帝还是有些懵的,她都没想明白,周安为什么突然大叫?

    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啊!

    早朝前周安与女帝商议过,朝堂上出现各种情况,将如何应对,周安什么时候开口怼人,也是计划好的。

    计划里可没这一声大叫,这算是什么节骨眼?

    女帝先沉默,她是一下子没想到该如何说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刻,康隆基看了周安一眼,给了周安一个肯定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已经想到了,并认为周安做的对。

    但此刻,他无法轻易开口给周安解围,太容易被攻讦,他倒是不怕被攻讦,但女帝一定会“包庇”他,他身上问题越大,女帝的问题就越大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好开口。

    只能将希望,寄托于周安的急智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你可有解释?”女帝终于开口了,看向周安问。

    说的漂亮!

    周安真的很怕女帝说错话,尤其是怕女帝直接包庇自己,看来女帝还没那么蠢。

    问题被抛到了周安身上。

    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!

    “圣上,请恕奴才刚刚无礼……刚刚乱臣贼子满口胡言,搬弄是非,意图诓骗圣上,奴才也是在激愤之下,不能自已,才贸然发声,请圣上恕罪。”周安对女帝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乱臣贼子?你在说谁?”女帝一脸懵懂的问,好似真不知道周安在说谁。

    这话接的漂亮!周安真想在女帝脸上亲一口,太会配合了!

    “你!你这阉人,说谁是乱臣贼子?你竟敢诽谤本官?死罪!死罪!”

    周安还没说是谁呢,陆炼便指着周安鼻子骂了出来,也不怪他激动,因为刚刚就他在说话,都知道在说他,他突然开口,也有先发制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咱家说的就是你!”周安猛的回头,看向陆炼语速飞快的道。

    “本官?你!你含血喷人?你有何证据说本官是乱臣贼子?”陆炼激动的向前挪步。

    周安竟也从上面走下来,一边走一边说:“证据,证据不就摆在眼前吗?”

    “哪里?哈!笑话,你莫非失心疯了不成?如此诽谤本官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诽谤?那你诽谤大总管又该如何说?大总管乃正一品内臣,且是食邑三千户的郡侯,你一个小小御史,诽谤大总管,你可知是死罪?!”

    两人都是语速飞快。

    周安已经走下台阶,快要到陆炼身前了。

    “本官何时诽谤过康隆基?本官说的句句属实?”

    “属实?你能保证句句属实?我看你就是诽谤!”

    “本官哪一句是诽谤?你倒是说出来!”

    “咱家问你,你说户部的折子是大总管所批,你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周安终于走到了陆炼身前站定,与陆炼面对面,快贴到一起了,两人都瞪眼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大殿里又一下子安静了。

    陆炼似乎被问住了,但他马上反应了过来,声音极高的道:“不是康隆基还能是谁?难道还能是圣上亲自所批吗?”

    这一刻,所有人都看着周安。

    又静了。

    这次好似是周安被问住了。

    周安却是对陆炼,缓缓勾起了冷笑的弧度,道:“是咱家批的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