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七十五章 弹劾周安
    大殿内再次安静。

    吴绪宽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陆炼则是脸色呆了一下,他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,嘴动了动,想要质问周安凭什么能批,但他马上便想到了……周安是司礼监秉笔太监!

    这并不是周安现在的主要身份,周安现在最重要,给人的第一印象身份,是东厂提督!他是靠着这个身份,走上了对抗吴绪宽的第一线。

    其次才是司礼监秉笔太监。

    而这个身份,虽然谁都知道,但很容易被忽略。

    陆炼当然知道周安是司礼监秉笔太监,但这与今日的计划无关,陆炼弹劾康隆基最关键的一环,是在奏折是谁批的?如果计划顺利实施,女帝将亲口承认,是她批的。

    而就算不顺利,女帝反应过来了,不承认是自己批的,罪责也该落在康隆基身上。

    反正无论是什么结果,女帝都将背负污名。

    陆炼就没想过,会有人跳出来将这计划彻底打乱。

    因为周安跳出来的太突然,唇枪舌战说的又都太急,以至于他真的下意识忽略了……周安是司礼监秉笔太监!

    实际上,周安才是那个真正能代表女帝批红的太监,康隆基是掌印太监,他负责的是二次审核,以及落印。

    批阅奏折,写批语的那个人,要么是皇帝,要么是秉笔太监。

    所以周安说折子是他批的,一点问题都没有!

    现在周安将事情揽到了自己身上,对他个人而言,是极为危险的,但却成功将女帝与康隆基都摘出去了,之后再扯什么康隆基有没有审核后落印,亦或者是女帝知不知道,都没太大意义。

    因为唯一的关键就是批奏折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白江军哗变造反之事,是要归罪在这个人身上的,也只能如此归罪。

    陆炼好一阵都没说出话来,他也是思绪急转,虽然第一时间他就想到了,周安既然将事情揽在自己身上,就可以对周安开火,搞他,但如此做的意义呢?这不符合吴绪宽的计划目的,陆炼必须要帮吴绪宽达到目的,不然事情可就办砸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哑巴了?”周安盯着陆炼看,淡淡开口,“陆大人,您刚刚不是挺能说的吗?怎么不说了?你不是说,你所说的句句属实吗?一口咬定折子是大总管批的,现在咱家告诉你了,折子是咱家批的……你意图将白江军造反之事,归罪于大总管,你这不是诽谤是什么?你在圣上面前如此污蔑大总管,不是乱臣贼子是什么?这是死罪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你!你含血喷人!你,你们串通一气!”

    陆炼激动的几乎要跳起来,他不可能不激动,这事儿要是不搞明白,他将会是死的最惨的那一个!

    诽谤侯爷、诽谤一品大臣,已经很可怕了,更可怕的是在皇帝面前把弄是非,如果给陆炼定一个蛊惑圣上残害忠良的罪名,他是要被诛九族的!

    陆炼激动的手都在抖,他指了周安,又指了康隆基,来回指,

    “你们串通好的!你!你周安,就是康隆基的走狗,你是怕康隆基担责,所以才跳出来说是你,一定是!”陆炼似乎找到了正确的思路。

    他看似激动,实际上很冷静,因为他明知道那奏折是女帝批的,却不提,他是不敢说,说了女帝只要否认,就可直接叫人砍了他!污蔑女帝这种事,在这朝堂上也就吴绪宽敢做,陆炼是不敢的。

    然而,正确的思路也是没卵用。

    “那户部的折子,共涉及银子五百六十万两,其中一百万两是要为白江军修缮大营所用,一百五十万两,是要为四十万中州将士采买冬服所用,还有修缮其他三营营房,合计需一百万两,更换残旧兵器,需六十万两,另外,为川河军采买回程粮草,需八十万两……还有些零零碎碎的开销,合在三十万两,咱家便不一一赘述了,还要咱家继续说吗?你是在质疑咱家的记忆力?”

    周安记忆力是真的好,而且那折子他不仅仅看过,还知道女帝批了什么。

    只要陆炼愿意,他都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陆炼是又被怼的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这事儿已经说不清,周安一口咬定折子是他批的,陆炼就很难在将问题扯回女帝或康隆基身上。

    有一点值得一提,那就是在东乾,太监代替皇帝批折子,是可以用“朕”这个字的,甚至会在字迹上模仿皇帝。

    就因为是代替!

    太监代替皇帝批折子,代表的是皇帝,甚至在一定程度上,是“冒充”皇帝,这种冒充是经皇帝允许的,奏折在法理上只有皇帝能批,皇帝忙不过来,或偷懒,才让太监批。

    是因为一些历史原因,司礼监的太监才渐渐获得了批折子的权利。

    这事儿弊端很大,但这并非神昭女帝的问题,毕竟这已经算得上是一种“传统”了,真追究起来,恐怕得追究到两百多年前,但又有谁敢去攻讦历代先皇?

    所以,陆炼无法在这个问题上攻击女帝,他不敢质问女帝为何将批阅奏折之权赐给太监。

    而从奏折本身来看,无论谁批的折子,都是用皇帝的口吻,从这一点上来说,目前陆炼已经无法否定,折子就是周安批的。

    安静。

    陆炼目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好啊!原来是你!竟然真的是你!”陆炼突然又高呼道,“你竟然还敢说本官是乱臣贼子,本官看你才是!你愧对圣上,更愧对天下……折子既然是你批的,那白江军造反,便是因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家伙没办法了,只能走这条路,弹劾周安!

    而比起弹劾康隆基,弹劾周安虽然很有用,却远不如弹劾康隆基来的直接有效,虽然周安对女帝来说很重要,也没人能否定周安的能力。

    但弹劾周安,那最重要的目的是很可能达不到的。

    很难让女帝背上污名。

    因为谁都知道,康隆基是女帝的“守护神”,所以无论是从感情层面,还是从利益层面来说,女帝都会死保康隆基。

    周安则不同。

    假若责任都算在周安身上,周安又无可辩驳,那女帝只需要砍了周安,便可破局!

    “陆大人!”周安高声打断了陆炼的话,“您是不是应该先将您污蔑大总管的事说清楚,再来说咱家的问题……不要转移话题嘛,你说是不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