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七十七章 癫狂的小丑
    “回答本官的问题,为什么一两银子都不批?”陆炼嗓门更高,他感觉到,周安似乎也是想要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周安抬手撇着嘴角,抬手以小拇指掏了掏耳朵。

    “不合理怎么批?”周安看着陆炼,慢悠悠的道:“您既然已经认可了,那五百六十万两银子有问题,将远超实际花费,那既然如此,就说明,中州军有问题,中州军四方主将谎报了实际需求的数字,甚至……所谓挨冻受饿,也是谎报的!您觉得呢?”

    周安终于敢质疑这一点了,之前不敢说,因为说了就无法拖延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谎报?空口无凭,你有何证据?”陆炼反应也快。

    “主将既然能虚报钱数,他本就已经在诓骗朝廷,想要中饱私囊,既然是骗,那就可能彻头彻尾的都在骗!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一切皆是你胡乱猜测,虚报也只是你一家之言,你拿不出任何证据,你手握圣上赐予之权柄,却仅凭自己想象来驳回奏折,最终引来白江军反叛之结果,你……”陆炼是真能怼。

    “陆大人!”周安声音一高,打断了陆炼的话,缓了缓又道:“白江军主将魏巨熊已经造反,此等大奸大恶无忠无义之徒,干出诓骗朝廷中饱私囊的事,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“都是被你逼的!白江军是因为饥寒交迫无奈之下才哗变造反,他们并非不忠于圣上,而是要清君侧,他反的是康隆基,是你们阉党!若非阉党乱国,天下怎会如此?”

    “阉党乱国?笑话!我等皆全心全意侍奉圣上,廉洁奉公,反阉党?反大总管?我看最该被反是你们这些贪官污吏乱臣贼子!最该被肃清的也是你们!”

    周安声音越来越高,语速越来越快:“魏巨熊打出清君侧的名头,必然是别有用心!说不定其已经与你们这些贪官污吏暗中勾连,尤其是你陆炼!你在这朝堂之上,已经不止一次公然为造反军说好话,是何居心?!咱家看你是暗中收了魏巨熊的银子,才如此替他说话!”

    周安终于火力全开,屎盆子直接扣在陆炼头上。

    不过这屎盆子扣的有些奇怪,站在陆炼的角度来看,他并不怕与白江军扯上关系,因为白江军终究是要洗白的,都是吴绪宽的人,陆炼一点都不心虚。

    “满口胡言!本官清廉为官,为朝廷为圣上鞠躬尽瘁数十载,又岂容你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太监来抹黑?”陆炼看似很激动的反驳。

    “资历老未必就是好官,你屡次三番为白江军为魏巨熊说话,魏巨熊打出清君侧的名头,想要残害忠良,想要杀大总管,你亦在朝堂上与他配合,攻讦于大总管,这么巧吗?你还敢说你不是收了魏巨熊的银子?咱家看你们就是一伙儿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?就是!就是!你们这群贪官污吏,就是跟魏巨熊串通一气,想要残害忠良,把持朝政,你陆炼就是一个大贪官,你的话没有任何一丝可信之处,你们就是一伙儿的,就是!就是!”

    周安表现的很癫狂,反复的说“就是”,一副不讲道理还嘴硬的模样,似乎是因为辩驳不过陆炼所以才干脆撒泼,很像是一个小丑。

    “你放屁!”陆炼都被气笑了,手指指着周安晃了晃,眼中竟然闪过讥讽与不屑之色,他本以为周安会是一个对手,可结果辩驳不过便开始耍无赖,这让陆炼觉得又好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周安也不过如此!

    然而他并没有意识到,问题焦点已经彻底偏了。

    “本官没想到,你堂堂司礼监秉笔太监,东厂提督,竟如此无赖!辩驳不过本官,便当着满朝文武,当着圣上的面撒泼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周安咬牙切齿的又说了一遍!

    “圣上!”陆炼一甩衣袖,猛然回身,快声道:“周安当着满朝文武的面,公然污蔑诽谤朝廷大臣,其心可诛,此为死罪!请圣上为微臣做主!”

    他整个人都淡然了,他此刻的冷静与沉稳,与脸红脖子粗的周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似乎都不屑再多看周安一眼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女帝比陆炼还沉稳,望向周安淡淡开口,“小安子,你刚刚所说,可有凭证?”

    “有!”周安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不容易啊!想要将白江军与贪官污吏扯上关系,真不容易!

    其实周安若只是想要弄死陆炼,太容易了,证据已经有了,直接抓人就行,但陆炼本身并不重要,只是弄死他意义不大,周安真正要做的,是在朝堂之上当众将陆炼与白江军扯上关系,并将贪官污吏打成一派,如此,只要能证明陆炼是贪官,陆炼的话就不可信,他所说的一切都会可疑,这会让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时,这会让所有为白江军说话,想要弹劾康隆基的人闭嘴!并且,这事只要传到宫外,就会形成一种白江军就是与贪官污吏合作,想要残害忠良的舆论!

    “小亭子,叫他们进来!”周安又回身迅速道。

    小亭子马上从门边跳出来,跪地恭敬道:“是!”

    而后他便跑开了。

    朝堂上先是安静,紧接着是嗡嗡的交头接耳声,一些人已经懵了,周安能拿出什么证据?他抓了白江军的人不成?可就算如此,也不能证明陆炼与白江军勾结,因为那本就是没有的事!陆炼是真没收过白江军的钱,他只是听命于吴绪宽,白江军也是。

    没等多久,门外便浩浩荡荡的来了一队人。

    主要是锦衣卫,因为锦衣卫本身就是大内侍卫,东厂来的不多,就唐鸿飞几个主要的来了。

    数十人入殿,他们不仅仅搬来的大量箱子,还押来了陆炼的儿女、妻妾等,不过他们都被带着黑头套,也看不出谁是谁,只能从装扮体形上分辨出是男是女。

    “参见圣上,吾皇万岁万万岁!”唐鸿飞在最前,带着一众人跪地高呼。

    “平身。”女帝淡声道。

    唐鸿飞起身。

    紧接着,随着唐鸿飞一同进殿的小亭子快步到了周安身旁,将一份文书递给了周安,而后迅速对周安耳语了几句,指了指那些被压在门口跪着,带着头套的一众人。

    周安眼睛一亮,而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小亭子退后站好。

    “启禀圣上!”周安迅速回身,双手托着那文书,对女帝恭敬道:“这些便是陆炼是贪官污吏、勾结白江军的罪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