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七十八章 证人
    此刻周安身上,再无任何激动焦躁、撒泼无赖之色,取而代之的是内敛沉稳。

    “念!”女帝直接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周安应了一声,便将手上的文书打开,高声道:“此次查抄陆炼府,在其府内密库中查抄白银八万两、黄金四千两、古董器物四十七件,字画二十幅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很正式在高声报告查抄所得。

    很多人脸上都已经变颜变色。

    陆炼更是脸色巨变,神情却是有些惊疑,怎么可能?周安怎么可能找到密库?

    因为陆炼并不清楚密库里到底有多少东西,他贪的很谨慎,数十年才贪了那么“一点”,他也没心思一次次清点,而且这事儿一般他是不管的,东西送入府内,都是他夫人整理入库。

    正因为陆炼自己都不知道,密库里到底有多少东西,所以他不确定,周安说的是不是真的,还是在诓他。

    周安还在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另在陆炼府后宅厢房暗格里,发现与陆炼贪墨相关的信件、信物一百三十三件,地契十七份,在其长子卧房中发现诸多名贵珠宝玉器,共二十二件,另在其他多房屋内,查抄出值钱物件若干……目前粗略核算,在陆炼府上查抄出的疑似赃物,合计价值白银四十万两!”

    周安简略读完了,才放下文书又道:“咱家早就怀疑陆炼乃是贪官污吏,且得人密报,于是便派人暗中调查……陆大人!这些,便是刚刚在你府上查抄出的赃物,你还敢说你不是贪官?!”

    周安最后问陆炼的同时,还抬手对着门口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门口的锦衣卫马上将那些搬进来的箱子都打开了,里面不是黄金白银,就是古董字画、珠宝玉器。还有一个小箱子里,装满了书信、地契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陆炼脸色已经发白,嘴角在抖,他深吸了一口气怒斥道:“大胆!你这阉人,竟然敢栽赃陷害本官!趁本官上朝之际,擅自派人查抄本官府上,你又凭什么说这些东西是本官的?我看是你搬入本官府上的,你要害本官!是你……圣上啊!”

    陆炼又猛然回身看向女帝,向前踉跄两步跪倒道:“老臣冤枉啊!是周安在陷害老臣,请圣上为老臣做主!请圣上明察!”

    他对女帝重重磕头,一副受了多大冤屈的模样。

    陆炼声嘶力竭的反驳,看似是很无力的,毕竟证据确凿,但陆炼依旧要反驳,而不是认罪,因为他要给自己争取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这一线生机不在女帝如何反应,而是在吴绪宽!

    他现在如果认罪,女帝可以直接下令将他退出去砍了!

    他不认罪,这事儿就可以扯皮,只要吴绪宽为他说话,或者多几个大臣给他说话,让女帝明察,那他的命暂时就保下了。

    虽然,也只是暂时的,他根本就无法脱罪,毕竟铁证如山。

    但,吴绪宽若想保他的命,可不是只有为他脱罪这一条路可走。

    女帝沉吟。

    “陆大人!”周安看着陆炼开口了,“您何必呢?你如此也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?你真以为谁还能救你不成?那咱家就告诉你,天上地下,今天没人能救得了你!不会有人为你说话的!绝不会!咱家看谁敢?!”

    周安最后声音一重,缓缓扭身扫视。

    他已经把话撂下了!他倒要看看,谁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给陆炼说话!

    满朝文武,有一个算一个,周安转身扫视而过。

    最后,他看向了吴绪宽。

    吴绪宽竟然已经闭上眼睛,一副闭目养神完全置身事外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是不可能跳出来给陆炼说话的,不可能为了陆炼而因小失大,而其他人,在此时此刻,周安撂下狠话后,也不敢冒险。

    似乎都被周安镇住了。

    陆炼脸色又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陆大人,您还不认吗?”周安又开口,也不给陆炼认的机会,“好,既然您不认,您说是咱家陷害您,那咱家便向您证明,不是陷害!”周安说完便扭头望向门口,又道:“带证人!”

    唐鸿飞点了下头,而后在门口跪着的一排人中,拉起了一人,摘掉了其头套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极具风韵妇人,看起来其年纪也就三十上下,身材皮肤也皆保持极好,但实际上她已经年过四旬,她便是陆炼的正妻如夫人!

    陆炼跪在地上,回身扭头望着,当唐鸿飞摘掉如妇人头套那一刻,陆炼呆住了。

    他之前都没看出来,这是他的妻子!

    正常的恩爱夫妻,就算妻子被带了头套,看身段看衣服,也能看出是谁,可陆炼忽视自己的夫人太久了,如夫人入宫前也是精心打扮过,换了寻常不穿的衣服。

    在场的很多大臣,也都是认识如夫人,在唐鸿飞为其摘掉头套后,便开始交头接耳起来。

    唐鸿飞带着如夫人上前,走到一半便停下了。

    如夫人已到殿中,盈盈跪道,对女帝叩首道:“贱妾甄如,参见圣上,吾皇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“平身。”女帝略扬了下手。

    如夫人款款起身,她真的是一个极有魅力的女人,无论是外貌还是仪态,甚至每一个动作,都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陆炼跪在地上,仰着头,一脸呆的神色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,他还没搞懂。

    如夫人却看都不看陆炼。

    “陆夫人,咱家问你,你可愿意为咱家证明,这些金银财宝皆是陆炼贪腐所得?”周安发问道。

    “妾身愿意。”如夫人对周安垂头道。

    大殿内交头接耳的嗡嗡议论声骤然而止,很多人都懵了,这么简单?这么直接?跟了陆炼二十多年的正妻,竟然被周安给策反了?!

    最懵的自然是陆炼本人。

    其实从周安说“带证人”开始,所有人就都知道,这个走上前的人,是要指证陆炼,但因为这个人是如夫人,反而又让人不会这么想了,他们以为,周安是使了其他什么法子,能以如夫人为突破口,来证明陆炼是贪官。

    可结果却是……如此直接!

    如夫人要指证自己的夫君是贪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