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七十九章 大魔王周安
    “你!如儿你……你!”陆炼激动的直接跳了起来,不可置信大叫着扑向了如夫人,他似乎一下子疯了,情绪变化极为剧烈,而这次,是真的,他完全失去了冷静。

    因为如夫人,知道他的一切!

    周安反应很快,迈了一步,斜拦住了陆炼,陆炼还想靠近如夫人,周安便抓住了他的手腕,陆炼被拉住了,可他看都不看周安,目光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妻子。

    “老爷,妾身早就劝过您,食君之禄忠君之事,为官当廉洁奉公,您怎么就是不听呢?那些白花花的银子,真的就那么好拿吗?”如夫人淡淡道,她这话说的是在理的,但却充满了“官腔”的味道,听起来不像是一个妻子劝诫丈夫时会说的话。

    此刻周安却是在心里,不由的叫了一声:潘元玉,你牛逼!

    这话一定是潘元玉教她的!

    如夫人之所以能上殿作证,也是潘元玉安排的,在这之前,周安想都不敢想,如夫人毕竟跟了陆炼二十多年,没有爱,也有亲情在才对。

    可让周安万万没想到,如夫人已经对潘元玉唯命是从,什么都不管不顾了!

    先前小亭子刚给他清单时,耳语说了情况,周安当时听了,真的是吓了一跳!他甚至有了“拜师学艺”的想法,潘元玉这调教女人的本事,他是真想学!

    “你!你!你!”陆炼抬手指着自己妻子,气的浑身发抖,气喘的越来越快,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,您知道吗?每次您让妾身将那些外人送来的孝敬,送去密库清点时,妾侍都很害怕,甚至会因此夜夜做恶梦,妾身真的怕,怕突然有一天,陆府上下会血流成河……为官应该清廉,这是妾身一个妇道人家都懂的道理,您是读了圣贤书的人,怎么就不懂呢?”

    “你!住口!住口!噗——”陆炼大叫着,竟一口喷出血来。

    他是急火攻心,被生生气的吐血!

    他瞪大眼睛看着如夫人,向后踉跄了两步,一屁股坐在地上,但他的手还抬着,激动的指着如夫人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如儿,你不是,你到底是谁?!”陆炼又大叫,不是他疯了,而是此刻站在那的那个跟了他二十多年的女人,让他感觉极为陌生。

    “老爷……”如夫人又开口。

    周安却是抬了下手,示意如夫人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如夫人便不说了,对周安微微垂头致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陆大人!”周安又负手,向陆炼走了两步,“您还真是死鸭子嘴硬,咱家拿出了证据,说你是贪官,你说证据是假的,是咱家陷害您,咱家叫来了人证,这是您的夫人啊!您还说她是假的?人证物证据在,铁证如山,又岂容您来狡辩?”

    陆炼慢慢的将目光转向周安,又慢慢的放下指着如夫人的手。

    他嘴角挂着鲜血,露出了凄凉的笑容,那是一种代表着绝望的笑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他明白,自己再说什么都没用了,如夫人为什么背叛他,也不重要了,因为他要死了,正如周安之前所说,天上地下,没人救得了他!

    他的身体缓缓蜷缩,在地上吃力的翻了一个身,呈跪拜的姿势对着女帝,将头重重的磕在地上,嘶哑道:“臣……死罪!”

    寂静。

    一些人,似乎下意识的连呼吸都放轻了。

    周安淡漠的看着跪地叩首的陆炼,抬手向身后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小亭子最明白周安的手势,马上上前轻拉了一下如夫人,紧接着又示意唐鸿飞……他们走了,锦衣卫带着箱子与陆炼妻儿迅速退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一阵细微的响动之后,大殿内又归于寂静。

    陆炼叩首不动。

    女帝则蹙眉不语。

    然而所有人的注意力,都不再女帝身上,也不在陆炼身上,而是在周安身上。

    陆炼已经完了,彻彻底底的完了,关注他再多,也无意义。而女帝,从一开始,就不是今日早朝的焦点。

    焦点是周安!

    在今日这早朝上,周安睿智过,癫狂过,声嘶力竭过,无赖过,他时而机敏的像是有大智慧者,时而又愚蠢的像是一个小丑,他似乎是有多面性,他的智慧,他的性情,似乎都极不稳定。

    他曾愚蠢的与陆炼辩驳该批多少银子的问题,足足说了小半个时辰,才点破魏巨熊可能谎报之事。

    他曾一遍又一遍的重复“就是”,一遍一遍的说陆炼就是贪官,看似撒泼的行径,却将陆炼引入深渊。

    他明明已经对陆炼下手了,却还在朝堂之上装作不知,与陆炼声嘶力竭的争辩!直至成功将陆炼与白江军打成一派,将所有贪官污吏与白江军打成一派!

    他不知用了什么方法,竟让与陆炼相敬如宾二十余载的妻子,背叛了陆炼!那是放下一切彻彻底底的背叛!

    他本能直接拍死陆炼,却没有如此做,他一直在忍!

    一直忍到了最后才露出早已准备好的獠牙,逼得陆炼走投无路而心死认罪,他不仅仅是要在生理上毁灭陆炼,在心理上,更是将陆炼彻底摧毁,以至于陆炼最后都不再辩驳,是否与白江军勾结之事。

    陆炼没收过白江军的钱,但他已经心死,他不想再说什么辩驳什么。可他不说的后果却是,会让所有人不敢再为白江军说话,不敢再攻讦弹劾康隆基,更会使得天下人认为,白江军所谓的清君侧就是一个笑话,魏巨熊是大奸大恶之人,他与贪官污吏勾结,想要残害忠良……

    这似乎是一场以周安为主角的华丽演出!

    周安确实是展示了自己的很多面,但那一切,都是假象!

    此时此刻,如果将周安之前所做的一切,全部逆推回想一遍……似乎周安的每一个看似愚蠢的举动,都包含着让人惊悚骇然的深意。

    周安在最后才展现出了自己真正的一面,他唯一的一面,最可怕的一面!

    他运筹帷幄,似乎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中,他展现出了让人难以想象的可怕城府,让人浑身发冷的恐怖心机!

    在当今的朝堂之上,只有一人曾给人如此感觉,那便是吴绪宽!

    吴绪宽是“大魔头”,是一些人心中的“魔王”。

    而此刻,另一个大魔王出现了!

    周安!

    他们同样心思深的让人不寒而栗!

    嗒嗒。

    轻轻的脚步声响起,周安不快不慢的向台阶上走去,台阶下满朝文武皆看着他的背影,默不作声的看着,看着周安一直走到女帝身旁,回过身来,如早朝最初时那般站立好。

    很多人已经不敢与周安对视,甚至不敢去看他的表情,害怕他露出那种莫名其妙的笑容。

    沉默的女帝瞥了周安一眼,而后便对下面道:“别耽搁了早朝,来人……先将陆炼压入天牢。”

    大门外马上进来两个神策军将士,拖着如死狗一般的陆炼又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有本启奏,无本退朝!”康隆基高声宣道。

    已经没人敢出列,逼宫计划已经被彻底打乱了。

    但安静……并没有持续太久。

    “微臣,有本启奏!”吴绪宽上前一步道,他终于说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