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八十章 恐怖吴绪宽
    吴绪宽出场,所有人都精神一震。

    周安严重也泛起了慎重之色,虽然之前准备充足,在今日朝堂上,吴绪宽不可能搅起太大风浪,周安还有杀手锏没用,但吴绪宽的城府,吴绪宽的心计,真的让周安不敢托大。

    这家伙布局能力太强,就比如白江军造反这事,他竟然在一个多月前,便布局,让户部上奏了一份不可能被批准的折子,而今日发动之下,他依靠一个多月前的布局,竟险些将女帝推入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想想都让人后怕。

    而吴绪宽,是否还有其他布局,周安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虽然他可以直接把杀手锏拿出来,来摆平一切,但那样,所有本该出现的问题都会被隐藏。

    “吴阁老……请!”女帝示意吴绪宽说,吴绪宽手上并没有奏折,显然是没准备,是要纯口述。

    “圣上,微臣有几个问题,想问周安,不知可否?”吴绪宽又道。

    女帝略一愣,瞥了一眼周安,周安也瞥了女帝一眼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问吧。”女帝道。

    “周安,本侯问你,关于那五百六十万两的折子,可是你批?”吴绪宽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咱家批的。”周安点头道,望着吴绪宽双眼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驳回?”吴绪宽又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数额过大,远超实际所需数额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认为,多少才合理?”吴绪宽再问。

    “总额不超过两百万两。”

    “那假若当时户部若上奏,为中州军请两百万两,你就会批,对吗?”

    周安顿时皱眉,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,他感觉这话里有陷阱,而答案无非两种,要么不对,要么对,如果说不对,那就与他之前的话相悖,如果说对……

    “对……”周安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两百万两你就批,五百六十万两你便不批,也就是说,你当时不觉得魏巨熊是在谎报,你当时将折子驳回的原因只有一个,数额不对,是吧?”吴绪宽一脸森然的问。

    周安眨了一下眼,又没马上回答。

    他已经掉坑了!

    虽然这个坑不大,但很可能被吴绪宽扩大。不过,这不是周安的问题,而是对这事儿,他本就没什么准备,而且他一直都在撒谎,折子根本就不是他批的,有漏洞也正常。

    周安沉吟。

    他想要反驳,但反驳不仅仅要推翻自己之前的话,还会引发出一个大问题!他只单独怀疑魏巨熊一个,是不合理的,毕竟所有钱都没给,但他如果说怀疑中州军四方将领,又极为不妥,这必须是要拿出证据的,因为只有魏巨熊造反了,其他三个军团可没造反。

    周安若是说他们谎报,必须要有真凭实据,不然就是污蔑,是诽谤,但周安就算有真凭实据,有不敢拿出来,那是逼着四十万中州军整体造反!逼着吴绪宽直接造反!

    “周安,回答本侯的话!”吴绪宽催道。

    “是!咱家当时只是觉得数额不对,并未怀疑魏巨熊是全数谎报!”周安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直接驳回?为何不向户部问询?为何一两银子都不给?”吴绪宽声音渐高,向前走了几步,说的越发铿锵有力,连声发问。

    “你当时只是觉得数额不对,要比正常高了两三倍,那你为何不给那你认为该给的两百万两?你明明知道中州军需要这两百万两来修缮营地,来购买冬衣,来购买粮草,可你却因为数额不对,全数驳回,让四十万中州军将士忍受饥寒之苦,你到底安的什么心?!”

    周安被问住了。

    果然,陆炼终究是陆炼,他不是吴绪宽,也永远成不了吴绪宽!

    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!

    周安沉默许久。

    吴绪宽盯着周安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吴阁老!”周安开口了,语速很快,“咱家只知那折子上是虚报了极多,但花钱的地方不止一处,咱家只能估摸一个总数,各项究竟虚报了多少,究竟该给多少,咱家是不好判断的,所以咱家全数驳回,是在等户部重新上折子……折子上的数目,是兵部报给户部的吧?吴阁老您应该问问兵部尚书张大人为什么没再报过?而不是来问咱家!”

    看不见的硝烟,在朝堂上弥漫。

    吴绪宽是很强,但周安也不是白给的!

    回了吴绪宽的话,周安又歪头看向张玉武,道:“张大人,您不想解释一下吗?”

    张玉武就当没听到周安的问话,一副老僧入定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周安,既然你是说在等重新上折子。”吴绪宽直接开口,直接无视关于张玉武的问题,“那么……此事康隆基应该知道吧?他作为司礼监掌印太监,在你批过奏折后,必须要进行二次审阅,且盖印,这印是他盖的吗?你可曾向他解释过为何全数驳回?”

    周安眯眼!

    竟然又扯回到了康隆基身上,吴绪宽你牛逼!周安感觉这就是一个完整的圈套,吴绪宽等的就是现在!

    而这个问题,极为无解!

    首先,周安必须要承认康隆基审核过,是康隆基落的印,不然周安是死罪,他有批阅奏折的权利,却无落印的权利,如果是他自己盖的印,这罪过等同于“假传圣旨”。

    周安是会被直接弹劾到死的!甚至女帝都不能为他说话,女帝绝不能说她将批红与落印的权利都给了周安,分开给已经很过分了,但这是“传统”,无法用这个攻讦女帝,可给一个人,就不是传统。

    先不说女帝会因此受到多少攻讦,这传出去,专宠宦官败坏祖制等等脏水,都得泼到女帝身上。

    而现在,假如周安认了,承认是康隆基审阅落印,且表示向康隆基说明过等再上折子,那么康隆基会被直接拖下水,问题马上又回到最初……吴绪宽肯定会弹劾康隆基!女帝必须保康隆基,但得背上污名。

    当然,周安也可以说,康隆基只是落印,并未审核,并未听自己说具体情况,但如此,康隆基失职的罪过可也大了!依旧能弹劾他!

    已经无解了。

    等重新上折子这个说词在这里是有意义的,但传到民间,意义不大,因为百姓不会接受那么多信息,他们是不会知道详细解释的,所以,这事儿只要再扯上康隆基,女帝就会有污名!

    周安沉吟好久,脸色渐渐阴沉。

    吴绪宽这次没催促周安,等了一阵,却又开口:“本侯还想知道,如此重要之事,你与康隆基是否禀告给圣上?你周安这一个多月来,都在忙东厂之事,并无时间参与批阅奏折,你若不报禀给圣上,很可能错过此奏折,你有跟圣上说过吗?

    吴绪宽说完,朝堂内顿时静的可怕。

    扯上女帝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