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想贪功,吴绪宽逼的!
    吴绪宽“将军”了!

    周安突然惊觉一件事,那就是说来说去,吴绪宽的最终目标,似乎已经不是康隆基或女帝,而是他周安!当然还是能牵连到女帝的,但主要就是针对他!

    因为到了此时,周安似乎只剩下那一条路可以走!

    认错亦认罪!

    这就……

    周安盯着吴绪宽,表情渐渐变得微妙,其实他很不想走这一步的,因为他真不想贪功,但吴绪宽在逼他,吴绪宽没再给他任何机会,这个功,他不贪也得贪!

    “没错!”周安开口了,“折子是大总管二次审阅的,大总管还觉得有些不妥,是咱家说服了大总管,至于圣上嘛,咱家并未报禀圣上,您满意了吗?”

    周安将康隆基与女帝摘干净了,他要一个人背锅!

    “你承认了对吗?”吴绪宽问。

    “承认什么?”周安装傻反问。

    “白江军造反,皆因饥寒交迫,他们是被逼无奈之下,才哗变造反,想要向你们阉党讨一个公道!你身为司礼监秉笔太监,手握圣上赐予的权柄,却刻意刁难,肆意妄为,明知道四十万中州将士他们挨冻受饿,却还是一两银子都不给,白江军造反,皆是因为你!你还不承认?!”吴绪宽踏前喝问。

    “吴阁老,您是在为白江军说话吗?”周安也猛的踏前一步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是想说本侯与白江军勾结?你可有证据?!”吴绪宽马上反问。

    吴绪宽与白江军勾结,都不需要证据,满朝文武没人不知道,如果硬要证据,周安也拿得出来,但是……他不能拿!

    对待吴绪宽,不能用对待陆炼的方法。

    诛杀吴绪宽从不缺少证据,缺的是实力,如果用证据就能怼死吴绪宽,女帝早就做了,而现在,周安却是不能将矛盾激化到那一步,他不给吴绪宽退路,也等于不给女帝退路,吴绪宽会造反的!

    “咱家并非此意,吴阁老您误会了!”周安连道,“咱家的意思是,您为白江军说话,可有证据?您说白江军是因为饥寒交迫而造反,你有证据吗?”

    “白江军如此宣称!”吴绪宽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如此宣称,便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如何能证明是假的?!造反是要杀头的!十万白江军若非被逼无奈,为何会造反?他们若不是因为挨冻受饿,快要没了活路,还能是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因为什么?

    因为吴绪宽啊!

    但周安又不能说是吴绪宽指使的,他说了,女帝也会给否掉,不然将不可挽回,只能开战,鱼死网破。

    大殿内安静了一下。

    周安向台阶下走了两步,刚刚他已经有些急躁了,此刻却又恢复沉稳,他缓了缓,又淡淡道:“吴阁老,您说这么多,不就是想让咱家担责吗?那好!咱家告诉你,咱家愿意为白江军造反之事负责!”

    周安认了!

    “负责?白江军已经快要打到京城外了,你拿什么负责?拿你的项上人头吗?!”吴绪宽森冷道,他问完这话,又猛的看向女帝,行礼躬身道:“圣上,您都听到了,微臣要弹劾司礼监秉笔太监周安,白江军造反之事,结印周安而起!周安亦是认罪,其罪无可赎!微臣以为,应将周安立即推出殿外斩首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女帝一脸大事不好的表情,迟疑着看了周安一眼。

    “吴阁老,如此草率,怕是不妥……”女帝道,她自然要护着周安。

    女帝包庇了周安,这正是吴绪宽想要的!

    “吴阁老,白江军造反原因存疑,您为何如此心急的杀咱家?咱家说要负责,可不是要一死了之,咱家死了白江军就能归顺吗?咱家死了天下就能太平?”周安也开口道,语气淡漠出奇的冷静。

    吴绪宽瞥了周安一眼,马上又对女帝道:“圣上,您既然觉得草率,那微臣倒是有一个法子,杀了周安,未必能使白江军归顺,微臣以为,可命周安为钦差特使,前去与白江军谈判,将情况与白江军解释清楚,此事既因周安而起,便由周安去解决!若白江军能在周安劝解下归顺,周安将功补过,可逃死罪!”

    他还是想让周安死!

    站在吴绪宽的角度来看,周安若真去了白江军,必死无疑!

    而且这并不会影响白江军后续洗白,因为杀周安的不见得是白江军,周安只要一出京城,怕是就会迎来无穷无尽的刺杀!就算他能平安抵达,平安出来踏上归途,路上也定然满是埋伏。

    女帝已经拒绝了吴绪宽一次,不好在拒绝第二次。

    不然这“包庇”之名,可就真的坐实了!

    而吴绪宽,却依旧希望女帝包庇周安!

    这对他的好处才最大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女帝又迟疑。

    “吴阁老,您若想让咱家送死,便直说,何必如此?”周安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要对此负责,何来送死之说?还是说你贪生怕死?你的生死,与江山社稷相比,何轻何重?”吴绪宽接连反问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江山社稷为重!”周安连道,“但,咱家既然说了负责,自是已有了负责办法,您认为,白江军造反,皆因咱家,咱家却不认同!咱家对您所说的白江军造反原因,持怀疑态度,因此,咱家说的负责,是查清真相,同时,咱家亦会想办法,让白江军重新归顺朝廷,咱家可在此立下军令状,咱家若不能查清真相归还自身清白,若不能使白江军重新归顺朝廷,咱家愿受凌迟而死!”

    周安真不想如此贪功啊,都是吴绪宽逼的!

    “你来查清真相?你来劝白江军归降?哈!笑话!好大的口气!”吴绪宽真的被气笑了,他觉得这是周安的缓兵之计。

    “吴阁老,在事情没清楚前,您总得给咱家一个机会吧?您说白江军造反,是因为咱家不给银子,使得他们因为挨冻受饿而被迫造反,但您没证据!咱家认为白江军造反,是其他原因,也没证据,都没证据,既是存疑!咱家现在想要自证清白,都不行吗?”

    吴绪宽脸色沉着,沉吟一下喝声道:“好!既然你如此说,那本侯也不冤枉你!不过,你要自证清白,并承诺让白江军归降,总得有个期限!白江军已经要打到城外,你说,你要多久?”

    “今日就可以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今日?”吴绪宽都愣了,如果周安说个十天八天的,那真是缓兵之计,三五天也算垂死挣扎,可周安竟然说今日!

    周安看着吴绪宽,嘴角缓缓上翘。

    他猛的转身,一步步又走上台阶,到了女帝身旁,转回身来,站好,尖声宣道:“宣……胜国公李广山,进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