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八十二章 王炸!
    “李广山?”

    “李广山?”

    “老帅?!”

    大殿内响起一阵惊疑之声,一些人甚至下意识的觉得是自己听错了,请李广山进殿?

    李广山是谁,自然是无人不知的,他们不仅仅都知道李广山是谁,还知道李广山二十年前便致仕隐退了,超过二十年的时间,李广山不问天下事,不理纷争,他退的极为彻底,以至于若不是提起这个名字,没人会去主动想他。

    周安宣李广山进殿,带来的并非是震撼,而是强烈的怪异感,尤其是与周安先前的话相结合,更显得怪异,甚至称得上诡异了。

    然而,无论是震撼也好,还是怪异也罢,既然周安宣的是李广山,就没人敢不重视,哪怕他是一个已经隐退了二十年的瘸子!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都回身向大门外看去,包括吴绪宽。

    但,人却并非从大门外来的。

    “吱呀”一声,却是乾圣殿西侧的侧门开了,那门通往的是乾圣殿西偏殿……两个小太监开了门,身负重甲的李广山大步而入,他身上还背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包袱,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,似乎从很远之外刚赶路回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马上又扭头看向西边。

    见李广山阔步而来,大殿内先是陷入死一般的寂静,紧接着便响起了惊哗之声,文武百官从不敢在朝堂上如此“失礼”,但这次,他们没忍住。

    “他的腿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帅!”

    “老帅您的腿!”

    “李帅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注意到,李广山走路并无问题,这说明,他的腿已经好了,文臣们多是心惊,甚至露出了一副大事不好的样子,武将们则一个个反应极为特殊,相对年轻的武将还好些,稍微年长一些的武将,都脸色极为不对劲了,一些人是懵了,一些人是激动的叫这老帅。

    “大帅……”吴绪宽已脸色巨变,以他心性,此时此刻也是一副心惊不已的模样,喃语着叫“大帅”。

    吴绪宽可以算是李广山半个门生!

    二十多年前,吴绪宽便是李广山手下大将,李广山对他多有提拔,极为看重。

    “肃静!”高台之上,周安低喝了一声。

    大殿内一下子安静了不少。

    李广山神情肃穆,从大殿最西边,一直走到了台阶下,他未与任何人搭话,也未看其他任何人,回身单膝跪地道:“臣李广山,参加圣上,吾皇万岁万万岁!!!”

    对女帝,李广山是要称臣的,他不是平民,抛开他是国公这一点不说,他在第一次秘密入宫后,便已经是女帝委派的钦差特使。

    “胜国公快快请起!”女帝连忙在龙椅上起身,还抬手对李广山示意。

    “谢圣上!”李广山应了一声,这才起身。

    “赐坐。”女帝又吩咐了一声。

    门口的小太监答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周安也在这时走下台阶,快步到了李广山身前,先是一礼后,才微笑道:“老帅辛苦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何来辛苦?”李广山却是大笑连道,“老夫断腿二十余载,在那国公府里早就憋坏了,多亏了周兄弟你啊!”李广山说着重重拍了一下肩膀,“若不是周兄弟你治好了老夫的腿,老夫想活动还不成呢!”

    李广山似乎无所顾忌,他敢当着满朝文武,当着女帝的面,与周安这个宦官称兄道弟,这是大忌!

    文臣武将是不能与宦官走的太近的,会惹人猜疑。

    不过,实际上李广山是在说台词。

    全都是设计好的,女帝也知道。

    李广山说这段话无非是释放两个信号,一是告诉那些胡乱猜的人,自己的腿是周安治好的,二则是告诉他们,自己与周安已经称兄道弟!

    “老帅,您可别折煞咱家了,您可是曾为朝廷立下不世之功的前中州军大将军,咱家不过是一小小宦官,这年岁可都差着七十有余呢,哪能跟你称兄道弟?”周安摆低姿态的道。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?”李广山瞪眼,声若洪钟道,“周兄弟你可不要看轻了自己,你可也是为江山社稷立下不世之功的人,更是老夫的恩人,一声兄弟有何不可?这与年岁又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周安与李广山看似在争辩,实际上“谈笑风生”的味道更浓一些。

    满朝文武皆变颜变色的,尤其是文臣,很多脸色已经煞白,他们已经想到了李广山复出的后果,而武将们,城府深的凝眉沉思,性子粗的则激动的想要上前与李广山说话,却又不太敢。

    吴绪宽脸色越来越冷,越来越黑,目光变得阴鸷。

    谁都能看出他此刻的心惊。

    两个小太监趁着周安与李广山说话的功夫,搬来了椅子。

    “国公,您坐。”其中一小太监道。

    李广山没马上坐下,而是将身上的包袱解下来,递给了周安,而后对女帝抱拳道:“谢圣上赐坐。”说完这才坐下。

    主要焦点一下子转移了。

    转移到了李广山递给周安的那个包袱上。

    有血腥气,很多人都嗅到了。

    周安拿着包袱,向吴绪宽走了几步,在吴绪宽半丈外停下,他看着吴绪宽,将那包袱一层一层的解开,所有人都看着他的举动。

    解都最后,周安猛的将包袱一抖。

    嘭!嘭嘭!

    一个圆滚滚的东西被周安甩在了地上,还在地上弹了两下,滚出去很远。

    那是一颗人头。

    魏巨熊的人头!

    “吴阁老,您认识这是谁吧?”周安拿捏着腔调,声音很尖的道,颇有阴阳怪气的味道,“魏巨熊人头在此!白江军已经重新归附朝廷,目前由白江军前任主将牛金生接管!”

    吴绪宽一句话都没有,就目光阴鸷的看着周安。

    他宽大袖口中的手掌,正缓缓的捏紧,握拳。

    吴绪宽已经知道,今日自己再没任何机会,不仅如此,今日之后,自己的日子也将“难过了”,虽然目前李广山在军中的影响力,远不如他,但终究是有影响的,李广山复出,很可能使得双方进入势均力敌的局面。

    而这种局面维持的时间越长,对吴绪宽越不利。

    “早在白江军造反的消息传来之初,咱家便开始想破解之法,若以武力诛灭造反军,会让东乾内部产生空前的内耗,敌戎在北方虎视眈眈的盯着,不能给他们机会,所以此为下策……而恰好,咱家那时已有了请老帅出山的心思……且已见了老帅!”

    周安来回踱步,开始讲述。

    “于是,咱家报禀了圣上,又与老帅商议……”

    “白江军之乱,便由老帅亲自前往解决,还有牛金生等协同,老帅亦不负圣上所望!于数个时辰前,诛杀魏巨熊,策反白江军!”

    一切都是计划好的!

    包括李广山发动策反的时间。

    李广山在一日前,便已经可以行动,但周安没让他动,而是让他在昨日后半夜,也就是今日凌晨之后,发动策反!

    并且,周安让李广山在成功之后,火速赶回乾京城!

    如此做的意义是,不能走漏消息!

    李广山既然说有把握成功,那就一定会成功,但白江军中,肯定还有吴绪宽的人,他们见大势已去,假装被策反,暗地里,肯定会火速向京城送消息。

    周安绝不能让吴绪宽在今日早朝前得到消息。

    所以时间安排的非常紧!

    李广山成功之后,将白江军交给了牛金生统领,而他自己则是一路狂奔向乾京城,他作为天罡境强者,狂奔百余里的速度,是要超过任何马匹的。

    而他是在天亮前,赶回京城向女帝复命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就算白江军那边有人传情报给吴绪宽,也绝对没有李广山快!而之后,便是早朝了,吴绪宽上朝,是在宫内,就算外面得到了消息,也无法告知他。

    而在今日早朝前,周安自然是也已经见过狂奔回来的李广山。

    他手握如此王牌,其实他是有能力,在今日早朝最开始时,就将一切问题都扼杀的,但他不能如此做,他必须得让问题都暴露出来,然后用李广山这张王牌,将问题解决!

    这可是一张能够解决任何问题的王牌!

    但没有刚开始就出王牌的!

    就好像打牌一样,不可能先出“王炸”。

    不然,一切问题都将隐藏,都会成为之后还需要解决的问题,且没有直接逆转的效果,更不会有此时此刻的震撼!

    本来,周安是计划,等吴绪宽发动逼宫时,让李广山出来解决一切,挫败吴绪宽的逼宫计划,吴绪宽两次逼宫都被怼了回去,他想要发动第三次,就难了。

    可计划赶不上变化快,吴绪宽也打乱了周安的计划,所以李广山提早出场了!

    其实现在出场,也不是问题!

    吴绪宽已经失去了逼宫的机会,是彻底失去了!

    “吴阁老……”来回踱步的周安又停在了吴绪宽身前,望着吴绪宽嘴角上翘道:“您还记得咱家先前说的吗?咱家说了,要让白江军归顺,也要查明真相!现在咱家已经解决了!”

    “老帅!”周安说着猛的转身看向李广山,问道:“您策反了白江军,使得其重新归顺朝廷,不知您是否查到了,白江军因何造反?”

    “查到了,白江军造反,主要是受魏巨熊煽动,大部分白江军将士皆是被逼迫……而魏巨熊之所以如此做,是受人指使。”李广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受谁指使?”周安又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