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八十四章 本公主就想欺负你!
    下午,女帝在宫内设宴,宴请了李广山以及诸多老臣。

    其实主要就是宴请李广山,算是为李广山接风洗尘,也算是恭贺他伤愈复出,其他诸多老臣,都是作陪,包括一些已经致仕多年的老臣,也被女帝请入了宫中,曾担任过六部尚书之职的,就有三个。

    凡是在这日下午宴请之列的,不说他们对女帝有绝对的忠诚,但有一点可以保证,他们都不是吴绪宽的人。

    比如,在吴绪宽带领群臣不上朝的那段时间里,依旧有十多个重臣坚持上朝,他们多是年岁极大铁骨铮铮的忠臣,位高,但并不权重,但他们有自己的风骨,他们就算已经无力帮女帝对抗吴绪宽,却也不会背叛东乾,背叛皇帝。

    上朝对他们来说,是身为臣子的底限,这是死也不会动摇的。

    而现在,随着李广山的复出,在朝堂之上,吴绪宽就无法一家独大了!

    李广山将成为朝堂之上,对抗吴绪宽之势的领头人,那些迫于种种原因,只能置身事外,保持中立不敢发声的老臣,也都有了发声的底气!李广山就是他们的底气。

    而且,这些老臣,多是数十年前就与李广山相熟,与李广山是同一代人,更容易被李广山带动行事。

    宴请一直进行到了黄昏时分。

    周安自然也在作陪之列……当他回到乾礼宫时,天都已经黑了。周安也是喝了不少酒,李广山是往死了灌他,任凭他地煞圆满,也是有些扛不住,所以回到宁安苑,倒头便睡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睡了多久。

    周安感觉鼻子有些痒痒的,猛然惊醒,却见是云景公主趴在床边,手里还拿着一根羽毛,在他鼻子上划呀划的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自然不会伤害,或者说偷袭周安,而对于云景公主的气息,周安是很熟悉的,正因如此,他对云景公主是没什么警惕性的,潜意识里不会防备,所以云景公主凑到他身边了,他都没惊觉。

    “殿下,别闹……”周安说着坐起来,因为头疼而不舒服的皱了皱眉,还朝着窗外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是深夜。

    屋内就床榻周围亮着几个烛台。

    “睡的跟死狗一样,这是喝了多少酒?也不怕被人偷袭。”云景公主很嫌弃的道,又握起拳头,对周安比划了一下,“其实本公主鬼面狐,你怕不怕?”

    “鬼面狐还自称本公主?”周安一脸困倦的看向云景公主,“哦,那奴才好怕怕呀。”

    云景公主抬手便在周安肩膀上捶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周安脸色无奈,又上下打量了一下云景公主,才道:“您这是,刚刚从乾武宫出来?”

    云景公主穿的非常正式,凤冠霞帔金缕鞋,她只有去见女帝时才这么穿。

    “是呀,本公主听皇姐说,你被一群老头子灌醉了,所以就来看看你,你看,还是本公主关心你吧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那谢谢殿下了。”周安这话说的一点都不诚心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又在周安肩膀上捶了一下。

    周安抬起手挡着嘴,打了打哈欠,而后精神不振的道:“殿下,夜深了,您看也看了,该回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安子!你什么意思吗?话没说几句,就赶本公主走,你嫌本公主烦你啦?”云景公主似乎又是来找茬的。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奴才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对您名声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好了?本公主好心来看看你,怎么就不好了?”

    “您是公主啊,大半夜的来奴才这儿,时间长了,恐怕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时间长了又怎么了?你不是都在皇姐哪里睡过了?不是都抱一起了?哼!本公主就是来看看你,多呆一会儿都不行?你是不是心里没有本公主了?”云景公主掐着腰,气呼呼的。

    周安呆了一下。

    诶?她咋知道的?

    这事儿谁敢乱嚼舌头,而且抱一起这种细节,也就寇冬儿看到了,可寇冬儿是绝不会多说一个字的……难道是女帝说的?

    女帝脑子有坑吗?这事儿都跟妹妹说?

    诶?

    对了!

    女帝好像也喝醉了……

    今天在宴会上的女帝,女帝可是极为高兴,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兴奋了,也是喝了不少酒,难道她酒后吐真言了,跟云景公主说体己话的时候,将这事儿都说了?因为啥提起的呢?

    周安眨巴眼睛,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掐着腰,气鼓鼓的看着周安,见周安答不出来,一副心虚的样子,更加来气,她直接蹬掉了鞋,双脚一甩,而后便向床榻上爬,从周安身上翻了过去,爬到了床榻最里面,回身还踹了周安一脚,才道:“本公主今天还不走了呢,就不走,有本事你就把本公主丢出去!”

    这脾气闹的,不对劲啊!

    周安回身看云景公主,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你过来……这边……快点!”云景公主又对周安连拉带扯的,让周安向里靠了靠,她自己又挪了一下,直接躺下了,枕在了周安腿上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这是……”周安一脸不知道云景公主这么闹是啥意思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按呀!”

    “按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头!”云景公主说着,还伸手将自己头上的钗饰胡乱的摘了,随手丢一边,“按头呀!皇姐说你按的可好了,可舒服了,快点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哭笑不得,缓了缓才道:“殿下,您要是头不舒服,跟奴才直说便是,您可别跟奴才绕弯子,奴才脑子不好,理解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说话的同时,手落在了云景公主头上。

    按摩嘛,周安已经极其熟练。

    “你还脑子不好?那么大本事,皇姐都快把你夸上天了……”云景公主侧躺着道。

    周安没再搭话。

    专心按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嗯……轻点嘛……”云景公主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周安回了一声。

    周安又换了一个按法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渐渐闭上眼睛,还时而哼哼几声。

    “还别说,按的真好,有时间教教红杏……”云景公主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周安应道。

    又安静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似乎气消了,再次开口道:“小安子,皇姐说你这几天就走,出去办事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,就这几天吧。”周安回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不好说,短则一个月,长则……不好说啊!”周安真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能回京,他这次出去可不仅仅是为了抓宁亲王,除了为东厂重新布局天下,诛杀鬼面狐等事外,他还计划趁这次机会,对净土教下手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可能不回来了?”云景公主道,语气突然变得好失落。

    “唉?”周安没明白云景公主的话,怎么可能不回来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突然出手,对着周安的小腿狠狠的打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干嘛?真打呀?”周安咧了咧嘴,真有些疼,云景公主用力捶的,她可已是地煞境!

    “打你,就打你!本公主就想欺负你,不行吗?”云景公主很“刁蛮”的道。

    “为?为什么啊?奴才哪里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姐,皇姐说你这次出去,那老王八肯定会派人追杀你,还有鬼面狐……你万一死在外面怎么办?以后谁陪本公主玩?本公主以后还怎么欺负你?趁着你还没死,本公主多打你几下,省的以后没机会了。”云景公主说完,又捶了周安小腿两下,这次倒是没怎么用力。

    周安愣住了,甚至连给云景公主按头的手都顿了顿。

    这才是云景公主突然过来的真正原因吗?

    女帝究竟是咋跟云景公主说的?怎么什么都说啊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