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八十五章 抱着公主睡
    “殿下,奴才不会死的,没那么危险,就是事情不好办,可能会耽搁很长时间……”周安安抚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危险?皇姐都说了,你是那老王八的眼中钉肉中刺,视你为心腹大患,你若是离京,那老王八必然不折手段不计代价的派人杀你,这还不危险吗?”云景公主枕着周安的腿,越说越气,若不是周安按着她的头,她说不定都激动的坐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可别小瞧了奴才,吴绪宽再有本事,他也不可能亲自离京追杀奴才,他安排的那些臭鱼烂虾,是成不了威胁的,倒是鬼面狐,更难对付,不过咱家已经想好了对付之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把你厉害的,连续两次,都险些死在鬼面狐手上,还吹……”

    “殿下,不是奴才吹,您放心好了,奴才一定会平安归来,让您继续欺负。”

    云景公主一下子没动静了。

    周安也不说话,继续给云景公主做头部按摩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……你就不能不出去吗?什么事非要你出去办?其他人不行吗?还走那么长时间……”云景公主这话说的声音小了很多,语气中还有一些央求的味道。

    女帝还是有分寸的。

    哪怕是喝醉了,跟云景公主聊了周安,也没说出周安离京的目的。

    显然,现在云景公主只知道周安要外出办事,而且危险性极大,吴绪宽会安排人,鬼面狐不会放弃任务,净土教更视周安为死敌,都要杀周安。

    但云景公主并不知道,周安冒着如此大的风险离京,究竟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殿下,咱不说这个成吗?说些开心的。”周安无奈。

    “哪有什么可开心的……”云景公主嘟嘴道

    “比如,您可都是地煞境武者了,放在江湖上可是一流高手,现在宫里可都在传您的事儿呢,他们都在说您……”周安话说半截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云景公主随口问。

    “说您是不世之才,是宗室近百年来最具天赋的武者,十六岁便入地煞境,天罡可期,就连高宏高将军提起您,也是赞不绝口呢,还说您虽是女儿身,却极具男子气概,本事可大了……”周安对着云景公主一阵吹,而后又进一步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哎对了,殿下,奴才听说您昨天下午时,去找冬儿姐比试了……结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本公主赢了,不过……她是让着本公主的,还以为本公主看不出来,哼!一点都不好玩。”

    “您毕竟是公主嘛,寇冬儿也是害怕伤了您……”

    转移话题成功!

    周安说突破境界、说比试的事,可以说是投其所好了,云景公主都算得上是“武痴”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幼年时并没有得到什么好的评价,都说她顽劣,直到现在,云景公主都还有残暴之名。她很小的时候就会调皮捣蛋了,稍微大一点,就欺负各种她看不顺眼的小太监,爬树掏鸟窝,冬天带着一群小宫女凿冰窟窿抓鱼,向小太监脖领子里塞雪球,都是她干过的事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云景公主有一点,还是人人都称赞的!

    她在武道上的天赋是真的高,而她自身也是足够的刻苦努力!

    关于武道的任何话题,都能引起云景公主的特别注意。

    时间真的已经很晚了。

    两人轻声慢语的说着。

    周安按的真的很舒服。

    渐渐的,云景公主在与周安又一次搭话之后,便再没了动静,呼吸也渐渐变得均匀起来,她竟然睡着了。

    周安停下手,将手拿开,云景公主也没醒。

    “哎!”周安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真不愧是亲姐妹,都什么习惯?人腿枕着就那么舒服吗?

    她们舒服不舒服,周安不清楚,他只知道自己是很难受,任凭他身体再强壮,腿被压的都无法血液循环了,肯定会麻。

    “殿下,殿下您醒醒,别这样睡,对颈椎不好……殿下,要不您回宫吧……奴才出去也行……”周安轻轻推了推云景公主的肩膀,将云景公主叫醒了。

    他是不敢叫醒女帝的,但对云景公主则不同,不是说周安不看重云景公主、更怕女帝,而是,他跟云景公主关系好。

    “嗯?本宫睡着了……”云景公主一下子睁开双眼,迷糊道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了一眼周安,而后坐了起来,扯了扯周安,让周安让一让,周安挪了挪,云景公主便一拉枕头,而后抱着周安便躺下了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这……不太好吧……”周安眼睛瞪大着道。

    “别吵,讨厌。”云景公主闭着眼睛扬了下手,在周安肩膀上不轻不重的砸一下,而后又向周安靠了靠,埋头在周安怀里。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周安没敢大声叫。

    他之前喝了好多酒,现在还头疼的厉害,之前也没睡够,很困倦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一副赖在这里不走的样子,还抱着他睡。

    其实……这还是蛮纯洁的,仅仅是抱着睡嘛,还都穿着衣服呢。

    算了。

    周安知道自己是闹不过云景公主了,心一横,手向外一扫,几道劲气打出,便将屋内的烛光都灭掉了。

    熄灯睡觉!

    周安干脆反抱着云景公主,也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寂静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,周安都快睡着了,云景公主却突然动了动,周安也一下子惊醒,云景公主又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周安也连忙起身,他以为云景公主是想通了,觉得这真不妥,所以要走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却没走,坐起来,然后解扣子……她要脱衣服,穿着衣服睡是极为不舒服的。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周安想要阻止,一下子又不知道说啥好。

    屋内虽然已经没了灯火,但有窗外照进来的月光,虽然也是极为昏暗,但离得这么近,周安还是看得清的,云景公主脱了衣服便乱丢,很快身上便只剩下亵衣,上身是带着金边的红色肚兜。

    “脱呀,穿着衣服怎么睡?抱着好难受的。”云景公主又对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周安都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扭捏什么,红杏从来不扭捏的,本公主都是让她脱光光后,给本公主暖床的……有你这么伺候主子的吗?你果然心里没本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脱,马上脱。”周安赶忙截住云景公主的话头。

    周安也是不管了,爱咋咋地!

    他快速脱了衣服,仅留下了亵裤……他脱完衣服时,云景公主已经躺下了,他又拉了被子,盖在两人身上,而后在被子里,抱住了云景公主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还主动向周安身上贴了贴,埋头在周安怀里。

    睡觉!

    很纯洁的,就是睡觉!

    还别说,抱着公主这软软的身子睡觉,比抱着被子感觉好多了,是真舒服。

    周安一觉到天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