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把八十八章 女帝的心思你别猜
    女帝似乎是什么都知道,连最最隐秘的细节,她也知道,但这是不可能的,知道周安与云景公主一同“泡澡”的,就那么几个人,而哈其格与小亭子都不是那种会乱嚼舌头的人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知道具体细节的,应该只有周安与云景公主两个当事人。

    女帝是咋知道的?

    自然不是周安自己说的,难道是云景公主说的不成?

    还是说,云景公主是私下里告诉了谁,一来二去便传到女帝耳中了?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为殿下所做一切,皆是为殿下着想,并无任何心怀叵测的逾越之举……”周安躬身辩道,这个时候就得据理力争,不能跪下,也不能求饶,必须得表现出自己做的没错,是绝不能心虚的。

    周安本来也没什么好心虚的。

    “是吗?还敢说没有逾越之举……”女帝噌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圣上,您若是不信,可请殿下当面来与奴才对峙,奴才亦可对天发誓,对殿下所做一切,皆是为帮殿下突破境界!”周安截断女帝的话,快速道。

    女帝似气的不行,猛的上前一步,一脚踹在周安小腿上。

    周安身子被踹歪了一下,又站直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要被你气死了!云景还未下嫁,你对她有如此失礼之举,对她清誉有何影响,你会不知?!”女帝瞪着眼道。

    周安张了下嘴,本想要辩解,却又停下了。

    女帝这态度却是有些奇怪了。

    周安缓了缓神,才躬身道:“是奴才考虑不周,请圣上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女帝冷哼一声,又回身去坐下了,还目光很锐利的连看了周安几眼,却没说话,似乎是在生闷气。

    “圣上,此事是奴才考虑不周。”周安又主动开口,“不知奴才可否问一声,此事是谁与您说的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还想要打击报复?”女帝又噌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,圣上,奴才只是考虑,此事既然事关殿下清誉,那就由不得人乱嚼舌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你想怎样?这是云景前几日亲口与朕说的,你还想去剪了云景的舌头不成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愣住了,抬头看女帝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亲口与女帝说的?她脑子是不是有坑?怎么什么事都跟姐姐说?前几天说的?哪天?不会是……

    周安突然想到,不会是腊月二十一,女帝醉酒的那天晚上说的吧?

    云景公主不会无缘无故跟女帝说这事儿才对,而那天,喝醉了的女帝明显是跟云景公主说了不少事,都是关于周安的,是那天说的?

    周安表情变得微妙起来。

    他突然又感觉到了不对劲!

    既然云景公主几天前就说了,女帝怎么忍到了今天才发火?这几天周安可是没在女帝身上看出任何异常,今天晚饭的时候,女帝还对周安千叮咛万嘱咐的呢,似乎脑子里就没这茬,这才过了一个多时辰,怎么就突然想起来了?

    间歇性失忆了?

    周安垂下了头,作恭谨状。

    这事儿很奇怪啊,奇怪的周安都不知道该如何回话,女帝的心思很迷,周安都猜不透了。

    嗒嗒嗒。

    轻轻的脚步声传来,而后是珠帘晃动,却是一小宫女走进来,对女帝恭敬道:“圣上,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走!”女帝答应一声,便负手向前走,又瞥了周安一眼,冷道:“过来!”

    女帝起架,出了乾元殿。

    自然是一群人跟着女帝一同离开,周安亦是跟着,他随着女帝出了大殿,又出了拱门,心里越发的担心起来,这女帝不会在路边埋伏了三百刀斧手吧?这是要去哪儿?

    女帝也没去什么周安很少去的陌生地方。

    就是回寝宫了。

    寝宫大门开着,女帝带人回来时,还有一群小太监、小宫女在进进出出的。

    周安跟在女帝身后,一同进了寝宫。

    寝宫大殿内,已经摆好了一个超大的浴桶,这浴桶也不知道是怎么搬过来的,都快赶得上女帝平常沐浴时用御池了,就算十个人一同在里面泡澡,都很宽敞,超大浴桶周围,有一个个长案,你上面放满了装着各种药材的小篮子。

    “都出去吧。”寇冬儿跟着进殿后,在门口侧过身来道。

    那些在准备的小太监、小宫女皆领命。

    等她们都出去了,寇冬儿便将大殿的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寝宫里雾气昭昭,周安随着女帝走到那超大浴桶前,便看到那超大浴桶里,已经放满了浴桶,

    周安表情变得有些诡异了,斜眼偷看女帝。

    “用同样的方法,你有几分把握,帮朕突破地煞境?”女帝说的很直接,她也不看周安,望着那盛满热水的超大浴桶。

    “并无把握。”周安快速答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女帝猛的回头看周安。

    “圣上您之武道境界,远不如殿下。”周安马上道,“殿下之前乃是先天圆满,且境界稳定,距离地煞也只有半步之遥,您则是差上不少,奴才用玄灵丹,辅以归真之法,或可帮您冲击先天圆满之境,但若说帮您直接突破入地煞,怕是不能!”

    “不能嘛……”女帝眉皱很深。

    她可是犹豫了好几天,才下的决心。

    可若是不能突破入地煞,那这决心可就白下了,对她来说,先天境无论高低,本身并无太大差距,就目前的局面来说,女帝无论是初入先天,还是先天圆满,似乎都没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先天境在地煞境面前,真的是渣!

    只有入地煞境,才截然不同!

    哪怕是初入地煞境,放在江湖上,也是一流高手,至少要比先天圆满强上数倍,而地煞境的自保能力,也不是先天境可比的。

    目前从大局上来说,随着李广山的复出,双方势力逐渐走向势均力敌,可越是如此,女帝就越是小心,现在女帝是不会考虑鱼死网破了,但吴绪宽一定会想!

    胜利的天秤越来倾向女帝,吴绪宽作拼死一搏的可能性就越高。

    而周安又要离京,很可能一两个月都不会回来。

    因如此种种。

    本不注重自身武道实力的女帝,是在考虑了方方面面之后,再加上有这么一个机会,所以才“痛下决心”,想要突破。

    可现在周安竟然说不行?!

    女帝皱眉瞪眼看着周安,一副很想要抽周安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圣上,其实若加以其他丹药辅助,也不是完全不可能……”周安被看的发毛,连忙又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