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九十二章 施粥法会
    关于乔胜虎身份的情况,周安自然是从其他净土教成员记忆中得知的。

    周安等人从乾京启程出发之后,用了足足八天时间,才赶到凉州的上水郡,这自然是走的极慢了,如果快走,八天时间,周安带着人赶到北疆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初北疆战报,八百里加急,从北疆到乾京,只用了五天而已。

    而周安之所以没快走,则是因为,这一路上,他已经开始调查,并整合地方上的密侦卫力量,打通出一条可以迅速传递情报的线路来。

    在出中州之前,周安便已经灭掉了两个净土教分坛,他以知魂术看了极多净土教成员的记忆,所获得的情报相互印证,形成了一个极为庞大的“信息链”。

    而他最初所获得的关于净土教的情报,来自于净土教少尊曹荆、左护法耿秋年等人。

    主要是耿秋年,这家伙常年在中州行事,他又是身份比分舵主、长老还高的护法,知道的多,周安也就了解的多。

    净土教在中州一共设立了几个分舵,这些分舵的位置都在哪里,周安都是一清二楚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周安这次离京办事,主要目的并非摧毁净土教,他也没那么多时间来耽误,所以分舵级的净土教据点,周安是还没动过的,也没必要。

    而且那样做反而不好,分舵被突然铲除,净土教是会察觉出问题的,从而做出防备。

    周安可不想让他们察觉,所以动分坛就够了。

    他一路向北走,因为净土教在地方上的势力肯定是相互联系的,周安摧毁了第一个分坛,就能知道周边其他分坛的一些情况,从而找到第二个下手的目标,摧毁第二个分坛,也能知道周边分坛,包括分舵,旗下香主的等等相关情报,如此就能确立第三个目标……

    以此类推!

    周安一路“杀”到凉州境内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用了八天时间才到这里,不然的话,他带着人策马狂奔,两天时间就能入凉州,根本用不了八天。

    现在,他将要通过的乔胜虎记忆,获得凉州境内关于净土教的更多情报。

    乔胜虎是上水郡的坛主,整个上水郡境内的所有净土教堂口,那些堂主、香主,都要听他的号令,而他的顶头上司,更是净土教凉州分舵的舵主,他还必然要与凉州其他郡的坛主认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只要看了乔胜虎的记忆,周安就将对净土教在凉州的势力,有一个相对完整而清晰的认识,也就有可能追踪到宁亲王。

    当然,前提得是宁亲王真的走凉州这条路线。

    而就周安个人看来,宁亲王必然是要过境凉州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安认真看着乔家堡的地形布局图。

    乔家堡很大,如果把长工、仆人、家丁全都算上,乔家堡里可是一共住了七八百人。

    邓禹亲自测绘的图,画的十分详细,且有各种标注。

    以邓禹地煞圆满的实力来说,秘密潜入潜出乔家堡,自然不是什么问题,不好说乔家堡最强的人是谁,但乔胜虎本人,也不过是下品地煞境而已,坛主也就如此实力,他手下就算还有地煞境,恐怕也就那么一两个。

    这些人绑在一起,都不是邓禹的对手,差距太大。

    同是地煞境,一流高手与超一流高手自然是不同的,上品地煞境就可称超一流了,而地煞圆满的邓禹,说他是绝顶高手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如此,邓禹也是去了两个多时辰,才将图画好,主要还是因为,乔家堡太大,邓禹还需要观察一番,来确定一些重要人物都住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在乔家堡里的七八百人中,被周安列为必杀的并不算多,不超过三十人,全都是乔家嫡系族人,其他近支族人,比如乔胜虎堂兄弟以及其全家,杀不杀并不重要,哪怕他们也已经是净土教教众。

    周安不是心慈手软之人,他知道斩草要除根,但也不至于做到“株连九族”的地步。

    当然,主要还是因为周安人手太少。

    就这么二十几个人,虽然平均实力极高,正面对砍,杀他们几百人都不是问题,但事情不是这么办的,不能搞出太大动静,不然个别重要人物很可能趁乱逃走。

    这只能是一次针对主要人物的刺杀行动!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乔家堡外,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上千人聚集在乔家堡东门外,他们一个个全都面黄肌瘦,看起来都是吃不上饭的穷苦人,他们中只有少数才穿着破烂的皮袍子,多数是以草衣御寒,在寒风中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幸好,凉州虽属于北方,但在北方却是属于偏南,冬季虽冷,却也没那么冷。

    若是在北疆,就他们这身穿着,是都要被冻死的。

    乔家堡今天又要召开施粥法会,这些吃不上饭灾民,都是来等粥的。越来越多人拖家带口的赶来,约莫过了一个时辰,乔家堡外聚集的灾民,便超过三千之数。

    终于,乔家堡东门开,一个巨大的木制推车被一群人连推带拉的缓缓行出,在那木制推车上,是一尊一丈高的石像,石像雕刻的是一个慈眉善目的妇人,身穿着青衣,手持宝瓶。

    这是圣母神像。

    见神像出来了,乔家堡外聚拢的灾民便成片成片的跪倒,叩拜,一些人是随大流应付性的拜一拜,有些则极为虔诚,甚至热泪盈眶的。

    还有个别离得远的,似乎是第一次来,也不跪拜,马上便遭受到了周围一些人的辱骂与诅咒。

    圣母像立好。

    粥棚也架好了,一个个巨大的木桶被搬出来,里面都是熬好的稀粥。

    施粥法会开始。

    灾民要先跟着乔家人一同念口号,歌颂圣母,对圣母像表达感激之情,而后一批一批上前,对圣母像三叩九拜,再从乔家人手中拿过点燃的香,为圣母像上香,最终才能去粥棚前,去拿一碗稀粥。

    这不是乔家第一次搞施粥法会。

    原本乔家行善,也没这些弯弯绕,乔家老爷子在世时,也施过粥,就是在年景不好的时候,直接叫人设棚施粥,穷人过来了,都能喝上一碗。

    但自从乔胜虎归家之后,规矩就改了。

    这几年,乔家搞过几十场施粥法会,每次最短也要进行一天时间,最长则持续了整整一个月,被乔家救济过的穷苦人,就算把重复的都算做一次,只按照人头算,怕是也得有几万人了。

    这很可怕!

    乔家堡东南方,一片林子里。

    周安等人皆站在树杈之上,遥望着乔家堡的情况,许久无言。

    乔家堡那边突然传来喧哗之声。

    却是一华服中年人从乔家堡里出来了,很多来喝粥的穷苦人全都激动的跑过去,还隔着老远,便跪在地上,给这华服中年人磕头。

    “公子,他便是乔胜虎。”邓禹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周安应了鼻音,依旧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说……乔胜虎死后,当地人会如何说他?”周安右侧的另一个树杈上,潘元玉忍不住低声开口问道,语气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歌颂,缅怀,呵……”周安说着突然露出冷笑,瞥眼看向潘元玉问:“你是不是觉得,乔胜虎不该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