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九十三章 他们是好人吗?
    “小的并非此意。”潘元玉马上躬身道,神情略有些紧张,他知道自己多话了,但刚刚真的是没忍住。

    他出身乾京城的富裕之家,人生虽然也大起大落过,但再难的时候,也不会衣衫褴褛的吃不欺负,他更是没见过数以千计的难民一同讨饭吃的场景,也没见过,有谁能被贫苦百姓如此“爱戴”。

    所以难免的,心中有了波澜。

    那乔胜虎身为净土教坛主,自然是罪该万死,但他也做了积德行善之事,这让潘元玉有些矛盾。

    周安斜眼看了潘元玉一阵,而后才缓缓挪开目光,又望向乔家堡的方向,开口道:“你觉得,假若乔胜虎并非净土教坛主,他便是好人吗?他真的是善人吗?”

    远方,乔家堡门前,乔胜虎已经进了粥棚,亲自拿起了勺子,为灾民盛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小的说不上来……”潘元玉道,他不是说不上来,是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,乔家占有三口县的四成田地,这些田地,是怎么到乔家手中的?”周安又淡声问。

    “小的不知……”潘元玉又没答上来,这次他是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那本公子便告诉你。”周安望着乔家堡的方向,连道:“每逢灾年,粮食短缺,地方上的粮仓也没有余粮,在这个当口,包括乔家在内,当地的乡绅地主,会同时屯粮,他们有足够的粮食,但不卖,联手哄抬粮价,致使粮价飞涨,原本一钱银子就能买来的粮食,到了灾年,五两银子都不见得能买到。”

    “当地的百姓因此吃不起粮,吃不起怎么办?为了活着,他们只能卖房子卖地,甚至卖儿卖女,他们将家中田产都卖给乡绅地主,以换取能够仅够熬过灾年的口粮,之后,地主乡绅会把那些用少量粮食换取来的大片田地,重新租给卖地的百姓,原本有地的农民百姓,地没了,成了乡绅地主的佃户,每年地里产出的大部分粮食,都要交给地主家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只要赶上灾年,便会有大量有地的农民将地卖掉,地主家的田产越来越多,有地的百姓越来越少,到如今……整个三口县,九成以上的田地,都掌握在少数乡绅地主手中,你说,他们是好人吗?”

    潘元玉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还能这么玩?!

    就是这么玩!

    周安跟他说的,不过是土地兼并的最基本原理,乡绅地主的手段花样当然不止如此,但大体上,就是这么模式,无论是粮荒还是盐荒,都能让乡绅地主的资产暴增,会让穷者越穷,富者越富。

    别说在现今已经立国三百余年的东乾,就算是在周安前世,那历朝历代,一个个封建王朝在中后期时,都会有极为严重的土地兼并问题,整个国家的极少数人掌握了绝大多数田产,在农耕时代,农民却没有了田地,农民活不下去了,所有就有了农民起义。

    潘元玉好半天都没缓过神来,他是真的吃惊,这些事,他在乾京城是闻所未闻的,乾京城当然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,那是天子脚下,如果乾京城也闹粮荒,那这个国家,恐怕就要没救了。

    其实现在的东乾,土地兼并情况,还未有那么极端严重,不说鼎盛繁华的中州,就说这凉州,也是繁华之地。

    三口县在凉州来说,也是偏远穷苦之地了,所以才如此,而若看其他地方,比如上水郡城周边,亦或者是凉州腹地等地方,虽也有土地兼并的情况,但比例不会达到如三口县这般夸张。

    而越是穷苦的地方,平民百姓就越需要精神寄托,他们都快活不下去了,没办法,只能通过“神灵”,来寻找精神上的慰藉与安全感,这也是净土教能传教整个东乾的基础。

    “不说田地的问题,你又可知道,乔家行善是为了什么?”周安又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为了……传教嘛……”潘元玉不确定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传教是这几年的事,在乔胜虎归来前,乔家依旧在行善,又是为了什么?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为了善名?”潘元玉口气依旧不确定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害怕!”周安直接道,“每逢灾年,他们既要坑害农民,拿走他们的土地,却又害怕民乱,成千上万的流民聚在一起,当他们穷途末路之时,就会成为匪患,就会杀大户,劫粮食,只是为了能多吃一口,为了能活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看乔家堡外这些人,假如乔家不施粥,现在这些人里,会有多少人闹起来?就算现在只是个别人,时间长了呢?如果乔家没有善名,他们不行善施粥,这些穷苦人会先饿死一批,也会有一些人因此铤而走险,他们都知道乔家堡里有吃不完的粮食,只要有人稍加蛊惑,那么这些现在还对乔家感激涕零的人,就会对乔家刀剑相向,他们会冲垮乔家堡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将事情看的通透,也说的通透。

    潘元玉听了,久久无言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施粥法会,从下午开始,一直持续到了夜里,来乔家喝稀粥的人,前后足有五千之数。

    一直到了深夜,最后一批人才散去,不过他们也没走太远,因为乔家明天将继续举行施粥法会,穷苦人可以继续来喝粥,只要对圣母神像叩拜。

    有一点值得一提,那就是乔家堡所传的教派,并非净土教,而是青莲教,叩拜的圣母乃是青莲圣母……但实际上还是净土教,只是换了一个名字而已,因为目前朝廷对净土教打击的极为严厉,在东乾腹地多个州地里,净土教虽然还能在偏远穷苦之地传教,但已不敢用净土教的名字。

    其实都是一回事,净土教传教天下,一直都不是用同一个名字,他们不仅仅要防备朝廷的打击,还要防备江湖人的追杀。

    深夜时分,月朗星稀。

    幽暗的林子深处,周安裹着大氅站在树旁,啃着冷硬的干粮,他周围聚着七八人,也都在默默的吃东西,吃完了这一顿,就该行动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已经被周安派了出去,要么是刺探乔家堡,要么是在四周布置成鸣哨暗哨。

    吱呀!吱呀!呼!

    有人影迅速靠近,踏雪而行,临近了更是加速,飞窜而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,有情况。”回来的是一地煞境老太监,名为宋春。

    “嗯?”周安看向宋春。

    “在那边,南边的那片林子里,有一群江湖人,他们似乎也要对乔家堡动手。”宋春快速道。

    “江湖人?”周安顿时皱起眉头,“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有一百多号人。”宋春连道,“属下凑近了偷听了一耳朵,他们是知道乔家堡,乃是净土教的分坛,说是要铲除魔教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来路?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,他们都乔装打扮过,不过听起来,他们应该是属于同一帮会。”

    周安眉皱的更深,这是要坏事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