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九十七章 魔女魔音
    凤栖楼内,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周安、潘元玉、邓禹三人刚刚步入一楼大堂,马上边有人迎上来,却不是凤栖楼的老鸨,而是一书童打扮的少年,与周安差不多的年纪……此人是密侦卫的番役,周安带过来的人之一,名为贾真。

    贾真实际上要比周安年长两岁,只是看起来年纪小,个头不高还很瘦。是周安让他提前过来的,来凤栖楼占位置。而贾真现在的身份,便是谨王府表少爷的书童。

    贾真引着三人直接向大堂最里面行去,大堂最里侧,是一个珠帘环绕的高台,高台前方,共有八张方桌,这是今夜凤栖楼最贵的位置,包桌的价格是三千两白银,茶水钱还要另算。

    周安等人走上前时,其他七个桌旁,都坐满了人。

    只有一张桌前没人,贾真便是带着三人来到了这种桌前。

    众人落座,短暂的吸引了一些人的目光,而后便没人再注意,全都看向了台上,台上珠帘之后,有一女子在抚琴。

    不是白小葵,白小葵化名玲珑儿,现在是这里的头牌,是要压轴出场的。

    目前还在新年里,凤栖楼每天都有活动,无非就是吟诗作对、抚琴弄曲之类的风雅之事,而在青楼这种地方,当红的姑娘平常是很少露面的,而就算在活动上露面,也是越红的姑娘,出场越晚。

    这样才能留住客人,客人在青楼里呆的时间越久,花费便越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曲作罢,抚琴的姑娘起身致意,赢得了满堂彩。

    马上便有客人送上花篮……这花篮,其实就是凤栖楼自己准备的,花篮本身不值钱,但客人每给姑娘送一个花篮,按照颜色不同,最少也要给百两银子。

    当然也可不送花篮,送一些值钱的礼物,首饰之类的,也可以表示心意。

    抚琴的姑娘下台。

    没等多久,台上便又响起了丝竹之声,压轴的姑娘出场了,头牌就是头牌,出场还带背景音乐,周安在此刻打起了精神,看向台上。

    白小葵登台了!

    整个大堂瞬时间都安静了下去,所有人都看向登台的佳人。

    说起来,白小葵已经二十三岁了,她这个年纪,在青楼里属于“人老珠黄”的老姑娘了,这个世界对女人的观念便是,十三四岁是最好的年纪,超过十六岁不出嫁,便是老姑娘,二十多岁还没嫁出去,那就是没人要的老姑娘。

    而在青楼这种地方,头牌的姑娘,很少有超过十六岁的,青楼出身的那些所谓的“琴曲大家”,也就二十左右岁罢了。

    当然,青楼与青楼也是不同的,做皮肉生意的低级青楼,二十多岁还未被赎身走人的老姑娘比比皆是,但在凤栖楼这种都是清倌人的地方,真没有二十多岁的姑娘。

    白小葵算得上是独一份了!

    而她,能成为这里的头牌,却也不让周安意外,因为她长得根本就不像是二十几岁了!

    只见那款款走上台的佳人,一袭白裙,红带轻挽,肌肤似雪,桃腮带笑,美目流盼犹似一泓清水,顾盼之间,既有清雅高华之意,却还带着几分天真娇憨,神态悠闲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,也才豆蔻年华,十三四岁的年纪,虽年幼,却娇美无匹,容色绝丽,在满台鲜花的映衬下粲然生光,让人为之所摄,自惭形秽而不敢亵渎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萝莉!特别特别纯的那种,比云景公主都纯!

    云景公主长得萝莉,那是因为娃娃脸,她可要比白小葵高得多,或者说,白小葵太矮小了一些,能有一米五?!

    高台四周虽有珠帘,但那珠帘无非是为了营造距离感,给人一种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感觉,而珠帘本身,并无遮挡作用,间隙很大,所以台上的情况,是能看得清楚的。

    丝竹之声隐去。

    白小葵已经坐与琴后,葱葱玉指轻拨了一下琴弦。

    琴音震荡,乃是脆鸣之声,宛若玉珠落盘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精神一震。

    白小葵再拨琴弦,便如清风徐来,婉转柔长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都沉浸在曲中,一些文人士子更是摇头晃脑,闭目聆听,周安听了一阵,本也沉浸其中,却又惊觉不对,心头不由骇然!

    这白小葵,好深的功力啊!

    这琴曲并非一般的琴曲,已能引人思绪,撼人神魂!这称得上是“魔音”了!周安不由微微眯眼,朝着身旁瞄了瞄,只见潘元玉已彻底入迷,听的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邓禹虽然并未沉醉其中,但也听的认真,看他神色,他应该是没听出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在场数百人,似乎之后周安听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而周安内修实力,是不如邓禹的,不过,他修炼的乃是仙家功法《化龙经》,也不是邓禹可比的。

    周安又瞧向台上,全神聆听琴曲,心头又不由的赞叹,好厉害!

    是真厉害!

    白小葵能将自己的魅惑之能,灌注于琴曲之中,这肯定与她所修炼的《血魂大法》有直接关系,在耿秋年的记忆中,有关于《血魂大法》的一些重要信息,所以周安知道,《血魂大法》之所以被定义为邪功,是因为修炼这门功法,需要炼化他人神魂与心头血。

    神魂,必须得是女子的神魂,且必须是处子。

    心头血,则必须是男子的心头血,也必须得是童子之身。

    而一旦练成了《血魂大法》,修炼者就将具备惊人的魅惑之能,并且男女通杀,不仅仅能魅惑男人,还能魅惑女人!

    周安突然有些担心了。

    潘元玉真的能搞定白小葵吗?

    按照周安的计划,他会设计让潘元玉接近白小葵,哪怕只是被白小葵邀请入房间叙话也好,到时候潘元玉就可以施展自己神乎其技的把妹能力……不过,周安并未指望潘元玉能将白小葵哄上床,那是不可能的,这与《血魂大法》有关,白小葵自己也必须得是保持处子之身。

    所以,周安只希望,潘元玉能够将白小葵引出来,邀请白小葵离开凤栖楼。

    如此,周安才能安排埋伏白小葵。

    周安是无法直接对白小葵动手的,明的暗的都不行,因为白小葵自身实力极强,就算不是周安的对手,她也跑得掉,而在这凤栖楼里,到处都是净土教的高手。

    对周安来说,只要行动,就必须成功,不然自己可能暴露,还会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而现在,周安真的很担心,潘元玉行不行啊?!

    他到不担心潘元玉被白小葵发现什么,而死在白小葵手里,他不至于暴漏身份,也不是童子之身,白小葵是看不上他的心头血的。

    就怕他被白小葵迷惑了,发挥失常,搞不定白小葵。

    周安正想着。

    白小葵已经一曲作罢,自然是赢得了满堂彩,甚至还有人很“失礼”的叫喊“再来一曲”,显然是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最前的几桌,全都送花篮。

    潘元玉也送了,而且最为豪气,直接砸下万两白银,送了十个最贵的花篮!这自然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白小葵更是朝着他们这一桌,连看了好几眼。

    老鸨子更是亲自过来与潘元玉搭话,也是旁敲侧击的问东问西,说什么眼生的很之类的话,潘元玉对答如流,透漏出自己是京城来的,但也没说的详细。

    白小葵抚琴,只能算是压轴的开场。

    而之后,便是今夜最重要的环节,夜半诗会。

    就是由白小葵出题,在场宾客作诗……这诗会的本意,是为了今年正月十五的元宵诗会作准备,不仅仅凤栖楼会举办这种小规模的诗会,其他青楼茶肆也会,而只要谁在这些小诗会上做出好诗,便会受到官府的邀请,来参加元宵诗会。

    元宵诗会是元宵节最重要的活动,凡事能参加者,都称得上是才子了,而若能在元宵诗会拔得头筹,便会被极具名望的学问大家收为弟子,甚至可能被举荐,入朝为官。

    说白了,现在凤栖楼举办的诗会,其实就是元宵诗会的“海选活动”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白小葵的存在,这诗会也变了味道,来这里的文人士子已经不仅仅是想要一展才华了,更想获得佳人青睐,成为入幕之宾。

    “下面,便请我们的玲珑儿姑娘,为诸位客官出题……”老鸨子宣布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