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九十九章 你叫谁妹妹?!
    周安想到了一种可能,难道白小葵认出了自己?

    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,周安的容貌又不是什么秘密,在乾京城,周安都是以真实容貌示人的,知道周安长什么样的人海了去了,净土教更是恨周安入骨,净土教内掌握周安的画像,也并非不可能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如此,周安也觉得,白小葵认出自己的可能性极低。

    这与这个世界的绘画技艺与绘画水平有极大关系,给人画像,是很难画的很像的,如果是画相貌有特点的人还好一些,比如脸上有疤的,有黑痣的,三角眼塌鼻梁的等等……可周安的容貌并无特点,漂亮不是特点。

    长得越好看,说明相貌越是周正,是整体好看,而不会存在特殊的记忆点。

    虽然这世界也有能够将人画的极为相似的画师,比如宫廷画师为帝王作画,那是画的真像,但要知道,那种水平的画师,全天下也没几个,而且,就算是那种水平的画师,也得对着人画,才能画好。

    宫廷画师给皇帝画像时,皇帝都要连续坐几个时辰不动的。

    而周安,显然是没这样被人画过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堂内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周安好半天才缓过神来,他还是没想明白,白小葵要见的为什么是自己,而不是潘元玉,她认出自己的可能性不是没有,但真是太低太低了。

    那还能是因为什么?

    “公子,您请……”老鸨子见周安一副呆愣的样子,以为周安是被突如其来的惊喜吓到了,抿嘴笑了一下,又催促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好……”周安只能点头,而后便起身随着老鸨子去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局面已经“失控”了,周安却不能退缩,只能亲自上!

    周安跟着老鸨子上楼之后,寂静了好一阵的大堂里,一下子炸开了锅,一个个都在问“怎么回事?”“他是谁?”“为什么?”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还都在看潘元玉。

    潘元玉虽然也是心头不解,却恢复了淡然,拿出了脸皮厚的一面,很自然的坐下了,拿起茶杯,慢慢的喝了口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安随着老鸨子直上三楼,一直走到三楼尽头的房门前,老鸨子先敲了敲门,而后才带着周安推门而入……周安不由瞥了老鸨子一眼,这家伙进“自己丫头”的房间,还要敲门,这是很不对劲的。

    这老鸨子,肯定也是净土教的人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,周安先看到了大红色的幔帐,而后是梳妆台,铜镜,珠帘,古琴等等……一眼看过去,充满了“女孩子”的气息。

    珠帘在房间西侧,后面有屏风,屏风前是古琴,白小葵便坐在那古琴后。

    见人进门了,白小葵连忙起身,撩开珠帘款款而出,她竟然换了衣服,先前穿的是白裙,而此刻则换成了绿色的罗裙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来了,玲珑儿见过公子。”白小葵上前,含蓄笑着对周安盈盈一礼。

    “姑娘客气,小生有礼了!”周安马上拱手作揖。

    相互都很客气。

    “玲珑儿,可别怠慢了公子。”老鸨子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妈妈,女儿知道了。”白小葵垂头回道。

    装的还挺像,做戏做全套,看起来白小葵是深得其精髓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坐,你们聊,便不打扰了……”老鸨子又对周安道,而后便退了出去,并拉上了门。

    没有旁人在了,白小葵又望向周安,浅笑着道:“公子您坐,奴家给您斟茶。”

    “唉,谢,谢玲珑儿姑娘。”周安显得有些拘谨,说话都有些结巴了,一边答应着,一边很拘束的坐下,显得很不自然。

    拘谨,自然是装的!

    两人这属于对飙演技!

    “公子,奴家看您是与那武公子一同来的,不知您二人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表兄弟,他是我表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哦对了,还未请教,公子贵姓?”

    “许,许冰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问一答连说了几句,白小葵为周安斟了茶,又坐在周安对面,那双勾魂夺魄的大眼睛,始终带着笑意看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端起茶杯,手都有些抖,看起来很紧张的喝了一口茶,连忙又将茶杯放下,开口道:“姑娘,冒昧问一句,您为何要找小生?小生自认学问不及表哥,刚刚那诗会上,表哥的才华,也被姑娘所赏识,您这样叫小生过来,小生回去,怕是……会被表哥责骂。”

    这段话说的,有些口不择言了。

    “许公子,您还跟奴家装傻是吗?”白小葵却是白眼嗔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什么装傻?”周安一副不懂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些诗词,真是您表哥所做吗?”白小葵直接点破道,“奴家可注意您有一阵了,虽然您每次与武公子说悄悄话,都用折扇遮挡,但咱家看的出来,那些诗词,都是您做的吧?”

    这也看得出来?!

    周安与潘元玉说话的时候,可是非常注意,两人手上都有折扇,说悄悄话的时候,会用折扇遮挡,而且周安功力极为深厚,他能够将自己的声音限定在一个范围,不被外人听到。

    唉?好像又不太对。

    就算白小葵看破了这一点,这也不是她请周安上来的理由,周安让潘元玉出风头,就说明他自己不想出风头,对她白小葵也没意思,白小葵若是识趣,就不会如此“唐突”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周安露出迟疑神色,近而苦笑,对白小葵拱了拱手,道:“姑娘勿怪,小生并非有意欺瞒姑娘,实在是……唉!”

    他没否认。

    已经没否认的必要,承认了反而对他有好处,因为此刻在白小葵房间里的,是他周安。

    “不怪不怪,奴家知道,许公子您定是有难言之隐,不妨与奴家说说如何?”白小葵笑的很温柔,温柔的有些过分了,这甚至显得她有些轻浮了。

    很奇怪,白小葵怎么会如此作态?

    “难言之隐……倒是……”周安迟疑着道,“我那表哥,他……不提也罢,不提也罢!”周安最后一叹,连连摇头,似乎不想细说。

    见周安摇头叹气了神情,白小葵似乎心疼了一般,挪了一下椅子,凑近了周安一些,而后竟伸出手,搭住了周安的手背。

    周安愣了。

    却听白小葵柔声道:“说嘛,这里就你我二人,又有什么说不得的?”

    周安眨巴眼睛……白小葵在勾引自己?

    “怎么了妹妹?真的不能跟姐姐说说吗?”白小葵对周安眨眼笑道。

    周安脸色僵住了,双眼瞬时瞪的老大。

    妹妹?!

    你叫谁妹妹?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