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零二章 正中下怀
    留下?

    这……不行啊!

    周安倒不是怕自己不安全,虽然白小葵实力极强,凤栖楼里也到处都是净土教的人,但白小葵是绝不敢明目张胆的伤害谁的,她把周安当无知小白兔,却不可能在凤栖楼里,将这小白兔怎么样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一个大活人突然失踪了,“武成奇”肯定得来要人,白小葵这属于自找麻烦,还可能暴露了凤栖楼与净土教的关系,她可没这么傻。

    所以,白小葵的心思肯定与周安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周安想要在其他人不知道的情况下,将白小葵引到没人的地方,看她的记忆,偷偷干掉!

    白小葵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因此安全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真正的问题是……周安不是女孩子啊!!!

    留下就得睡一起,得同榻而眠,周安虽然男生女相,而且还是太监,下面没有了……但他的身体,可是棱角分明,一身的肌肉,这会暴露的。

    “妹妹你别怕。”白小葵见周安迟疑,连忙道:“你我都是女子,又有什么可怕的呢?姐姐是难得有一个说话的人,妹妹你别走,别走好不好?”白小葵最后都央求了,拉着周安的手不让走,看那神情,周安敢不答应,她便要哭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“可姐姐……”周安却迟疑道,“我若在这里留宿,旁人也不知道妹妹是女子,以为是男子,这不是……辱了姐姐的清白?”

    清倌人有清白吗?

    当然有!

    清倌人的清白可值钱了,其一旦失了完璧之身,就算是当红的头牌,身价也要大跌,而一般清倌人,都是会在得到了赎买的许诺之后,才会与恩客共宿,之后就会被赎身。

    “清白……在这里又哪有什么清白,没了也好,省的那些臭男人总来烦姐姐……”白小葵道,她很无所谓……当然无所谓,她本来也不是这里的清倌人,而是净土教圣女!

    “可这……”周安还是迟疑,他想了想,才道:“姐姐,要不这样如何,您教妹妹抚琴吧?妹妹早就想学呢,可总是没机会……有琴声在,倒也不至于让外面的人乱想。”

    周安这折中的办法堪称完美!

    白小葵想让周安留下,自然是想要进一步增进感觉。

    而周安留下本身不是问题,他只是怕被发现自己不是女孩子,而如果只是抚琴的话,自然不会被发现,周安当然也愿意与白小葵增进感情。

    “成成,只要妹妹愿留下,怎么都成。”白小葵答应的很痛快,而后便拉着周安的手,向珠帘后走。

    “妹妹从未学过音律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先从五音十二律开始学,姐姐这里有几本工尺谱,先教你一首简单的琴曲……”

    琴声再起,时断时续,时而琴声悠扬,顺畅如小河流淌,时而错误百出,杂乱刺耳……弹得好的,自然是白小葵弹的,弹的不好的,当然是周安弹的。

    不过,周安进步极快,短短一个时辰之后,他就能顺畅的弹奏一首不错的曲子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神魂强大,而且身体控制力极强,他原本不懂琴,不懂乐理,那些是知识,没学过,自然不懂,而知识学了之后,剩下的就是练习,靠的是记忆力强大与否,以及思维与手是否足够协调。

    就以周安这境界来说,学琴,自然是极快的。

    白小葵却不会因此而感觉异常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,这“妹妹”的神魂变态的强大,神魂足够强,学什么都快。

    转眼,三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已是清晨,虽然冬季夜长,但到此时,窗外天色也有些许放亮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,珠帘后。

    身材娇小的白小葵,靠坐在周安怀里,两人的手都放在琴上,白小葵是手把手教周安弹琴,原本她是想要抱着“妹妹”的,这样姿势更方便,但因为她长得太小了,只能反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这样……”白小葵拨弄着琴弦,又道:“妹妹你来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周安应了鼻音,却一副极困的样子,眨眼打瞌睡的。

    “妹妹,困了吧……要不去榻上歇歇?”白小葵回身道。

    “是困了呢。”周安揉了揉眼,又朝着窗户看了一眼,见外面已经开始方亮了,便对白小葵道:“姐姐,天都亮了,妹妹真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白小葵没再强留周安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,不能做的太过了,不然会被当成神经病的。

    两人都起身,白小葵又拉着周安的手,一边走一边说话,一直送到门口,又拉住了周安一下,道:“妹妹,你下次什么时候来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周安一副不确定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吧妹妹,今日黄昏时,姐姐要去凉川河边赏雪,那边景色很美,姐姐是想着,看能否借景生情,创出新曲子来……妹妹若有时间,也来可好?”白小葵道。

    她竟然先出手了!

    周安想把她约出来,但第一次见面后,就直接约人,未免太急了,怕惹白小葵生疑,所以才憋着没提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白小葵竟是如此心急,这倒是……正中周安下怀!

    “好,姐姐要写曲子,妹妹正好想要与姐姐多学学呢。”周安想了下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白小葵露出笑容,却马上又道:“对了妹妹,此事,你可别与旁人说,不然传了出去,说不定会有多少臭男人提前去凉川河边等姐姐出现呢,都烦死他们了……还有,跟你那表哥也别说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明白的,定不会与其他人说,到时候妹妹就一个人去,姐姐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真是好妹妹。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“公子慢走。”

    凤栖楼门前,老鸨子亲自送周安出大门。

    周安一副困得不行的样子,对老鸨子虚抬了一下手,而后便朝着街对面走去。这大早上的,天才刚刚亮,街上也是看不到人影。

    周安走到街对面,在上马车前,回头望了望。

    果然,白小葵在三楼窗边,将窗开了一个缝隙,正朝着外面望呢。

    白小葵见周安看过来,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。

    周安也对她露出了很“女孩子”的甜笑,而后才转身上车。

    马车……就是周安昨夜乘坐而来的那辆马车,赶车的也没换,只不过,潘元玉与邓禹都已经不在了,自然是都已经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坐进车厢里,周安放下帘子,脸上的困倦之意顿时一扫而空,眼中的迷茫不清醒之色,也转为清明。

    熬一个晚上而已,实际上他清醒着呢。

    与白小葵飙了一个晚上的演技,这下子总算是有结果了!

    周安很清楚,等到了今日黄昏时,只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凉川河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