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零五章 你愿意吗?
    周安说的是真的!

    他真的不是在欺骗白小葵,在耿秋年的记忆中,确实是有这么一段,而这一段,是关乎到净土教两个教主之位的传承!

    净土教至高邪功,名为《欢神典》,

    这是一门只有青莲魔尊与净土圣母,才能修炼的双修邪功,这么功法的存在,将确保净土教魔尊圣母,都是天罡境!

    在净土教的历史上,出现过太多次灭教危机,无论是魔尊还是圣母,都很少有善终的,魔尊突然死了怎么办?就需要选出新的魔尊,从少尊里选,可少尊并非天罡境怎么办?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被选中的少尊,就会被传授《欢神典》,然后让其以《欢神典》中采阴补阳之法进行采补,采补的对象,就是修炼了《血魂大法》的圣女!以此来强行突破入天罡境!

    而现在,净土教魔尊圣母双全,在这种情况下,假若有圣女将《血魂大法》修炼至第八层圆满,武道境界达到地煞圆满,那么其回到净土教总舵之后,就会被青莲魔尊采补,以增强实力。

    现今的净土教魔尊,才五十多岁而已,还年轻着呢,他若不出意外,还能在位二三十年,所以毫无疑问,白小葵真要是地煞圆满了,回去就会被吸干!

    被自幼选中修炼《血魂大法》的净土教圣女,是很可悲的!

    而为了保证被选中的圣女全心全力的修炼《血魂大法》,被选中的圣女,从小就会被灌注一些特别的思想,白小葵就是……她六岁被带入净土教总部,一直都被灌输仇恨!

    她也确实是身负血海深仇!

    因为有仇恨在,白小葵便不得不努力,仇恨是她变强的终极动力,她知道,只有自己足够强大,才能报仇!

    这也是她不想死的原因!

    她甚至连活着本身,都不是为自己而活着的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听说过,一旦开始修炼血魂大法第九层,走火入魔暴毙而亡的可能性非常大,真的是如此吗?那你可曾听说过,有哪个人依靠血魂大法,成就天罡了?没有吧,你们净土教历代圣母,有哪一个,修炼了血魂大法吗?”周安又问白小葵。

    白小葵看着周安,她抬手用力抹了一下嘴边上的血,目光闪烁不定。

    周安全都说对了,从未有人依靠《血魂大法》成就天罡,她现在也确实是不知道《血魂大法》第九层的内容,是得地煞圆满之后,回总部才能学。

    但就算这些周安都说对了,白小葵也没相信周安。

    她是不可能因为周安的三言两语,就什么都信的,周安是什么人,她自然知道,从无名到名动天下,周安只用了小半年的时间,无论是在民间还是在江湖,周安都要达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可是能在乾京城与吴绪宽掰手腕的人,其心思,其城府,都会让白小葵下意识的在心里产生极重的防备。

    不过,白小葵虽然不信周安的话,但疑虑却是已经产生了。

    “咱家知道,咱家的话,你可能一个字都不信!”周安提着剑看着白小葵,“没关系,咱家有方法证明,咱家没说假话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说着,突然向前一步。

    白小葵跟着动了一下,很防备。

    “咱家若想要杀你,你已经死了,你不明白吗?容咱家劝你一句,别有侥幸心理,咱家是在给你机会,你既身负血海深仇,你就应该珍惜这机会,别动……好吗?”

    周安说着话,回手将无血剑收于腰间,紧接着便蹲在了白小葵身前。

    “别动好吗?不要动……”周安轻声道,同时身体缓缓向前探。

    白小葵身体一下子绷紧了,拳头握紧,似随时都会对周安出手。

    周安停了一下,凝望着白小葵的双眼,死死的盯着,而后才缓缓抬手,勾住了白小葵的脑袋,再前倾一些,周安以自己的额头,顶住了白小葵的额头。

    这很危险!

    两人距离太近了!以白小葵实力,就算伤到这种地步,若对拼死出手,也是可能将周安重创的。

    周安也是在赌她,不会动手!

    她应该不会动手,那是找死,而她,是十分不想死的!

    “别动……别动……闭上眼睛……天地无极,逆!”

    周安勾着白小葵后脑的手顿时发光,光芒延伸到白小葵的额前,又传到了周安自己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“闭眼!”周安又说了一句,自己也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安静!

    夜幕下,一抹光在河边闪耀。

    周安与白小葵额头相抵,他的身体在颤抖,并且越来越剧烈!因为他逆向使用了知魂术!他将自己脑海中“耿秋年的记忆”,其中关于《血魂大法》的部分,硬生生复制抽取了出来,传导给白小葵!

    这不仅仅会给周安带来剧痛,还会损伤周安自己的神魂!他虽然不至于把自己弄成傻子,但如此做造成的损伤,甚至比先前被白小葵神魂攻击造成的损伤,还大!

    周安这是以“自残”的方式,向白小葵证明,她只不过是净土教培育的“养料”而已。

    因为他觉得白小葵有价值!

    准确的说,应该是非常非常有价值!

    若能将白小葵收服,这不仅仅会在抓捕宁亲王这件事上,有极大的帮助,甚至在铲除净土教,以及诛杀吴绪宽这件事上,都产生极大的帮助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小葵“看到”了,真的看到了,一幕幕画面。

    周安硬传给她的记忆。

    传了很久,期间周安也在承受神魂撕裂之痛。

    终于。

    周安手上光芒隐去,他慢慢睁开了双眼,放开了白小葵,白小葵也睁开了眼睛,周安向后挪了挪,开口道:“你,咳……看到了吗?”周安说话的同时,竟然咳出血来,他说完,又抬手抹了一下自己嘴上的血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……”白小葵答道,眼神变得非常复杂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就好。”周安起身,在怀里掏了掏,“那么,现在咱家再给你一个机会,咱家可以向你承诺,你的血海深仇,咱家可以帮你报,为了你,咱家可以踏平这江湖,只要你归顺于咱家,如果你愿意,便吃下这颗丹药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拿出了黑死丹,递向白小葵,再问:“你愿意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