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零九章 暴露!乱局!
    周安在床榻上豁然而起,目光泛寒,道:“详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厂公……”潘元玉凑近了周安,将声音压的极低,“听下面吃饭的江湖人议论,说厂公您已经秘密来到了凉城,还说消息已经传到外面了,他们还说起了关于人江湖追杀令的事,听他们的意思,是要看热闹,也有人喝醉酒满嘴狂言,说要手刃了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周安应了鼻音,沉默许久。

    现在鬼面狐就在楼下喝茶!

    凉城里同时出现了关于东厂厂公周安在凉城的传言。

    这绝不是巧合!

    假如周安刚刚没追踪鬼面狐,不知道鬼面狐此刻距离自己如此之近,那么他肯定是要怀疑白小葵的,第一时间就会想到白小葵,毕竟他昨天才搞定白小葵,“外人”之中,只有白小葵知道,他在凉城。

    但现在只要细细一想就能知道,肯定不是白小葵,而是鬼面狐!是他放出的消息!

    他显然是要将水搅浑!而后浑水摸鱼!

    这应该是他对周安第三次刺杀计划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而按照鬼面狐的习惯,他是不允许其他人染指他的刺杀任务的,可这次,他偏偏主动放出了消息,这说明……他对周安是有信心的,更对自己有信心!

    他相信,周安不会死在其他江湖人手里,只会死在他手里!

    周安的脑袋可是价值一万两黄金,只要消息传开,这不知会引来多少江湖强人汇聚凉城,虽然江湖人明面上,是不敢说是来杀周安的,周安可是朝廷正一品宦官,朝廷虽然不管江湖厮杀,但江湖人若敢对朝廷的人下手,必然会遭受雷霆般的打击!

    但,江湖人也只是不明说而已。

    朝廷也无法阻止江湖人汇聚凉城。

    他们来了,虽然无法马上就追踪到周安,但鬼面狐却可以,他可以继续放出消息,给其他江湖人准确情报,促使他们来刺杀周安,如此……周安的麻烦大了,他将更不好防备鬼面狐。

    周安脸色很不好。

    其实,他并不在乎那些为了钱来杀自己的江湖人,因为他们不会联合,甚至会相互厮杀,都想独杀了周安,独拿了赏金,所以他们成不了气候。

    周安担心的也不是鬼面狐,毕竟为了对付鬼面狐,他已经做了很多准备了,不可能说,仅仅是因为行踪暴漏,之前的准备就没用。

    周安现在想的根本就不是自己安全的问题,而是……宁亲王!

    鬼面狐也是误打误撞,破坏了周安的计划!

    最多再有一天时间,周安在凉城的事,必然会传到宁亲王耳中,宁亲王不可能想不到,周安是干什么来了,他很可能因此再次改变进京路线,这才是真正的麻烦!

    虽然,净土教内部,已经有周安的人。

    只要宁亲王还在凉州境内,那么白小葵就能知道宁亲王行踪,但是……消息的传递,是需要时间的,原本宁亲王在凉州过境,走的路线都已经规划好的,没有意外就不会变动,可现在,只要消息传到宁亲王耳中,宁亲王要走的路线,就随时都可能变动。

    消息传递会有时间差,而只要宁亲王一直变动进京路线,周安就永远无法通过白小葵,第一时间知道宁亲王所在的位置,最多只能知道一个大概的方位。

    周安来回踱步,负手沉思好久。

    关于鬼面狐,关于宁亲王,还有净土教,以及即将汇聚于凉城的江湖豪强,他都想到了,局势一下子变得非常混乱。

    “唉?”周安突然眼睛一亮,似想到了什么,但他没说,又思量了好一阵。

    “通知所有人,撤!先离开这里。”周安回身看向潘元玉道。

    先离开月满楼再说,这里已经不适合落脚。

    凉城面积虽然不如乾京城一般大,但也是十分巨大的,想要在这里找一个隐秘的落脚地,还是很容易的,而且,凉城本就潜伏有密侦卫的探子,周安来这两天,已经安排人将他们“梳理”清楚了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黄昏时分,凤栖楼。

    金戈铁马充满杀伐之意的琴声在回荡,白小葵姿态若癫若狂,快速而激烈的拨动着琴弦,身体亦随着琴声前后摆动着……

    房间里,一把细长的剑在飞舞,随着琴音,这把亮银色的长剑好似游龙一般,在屋内来回飞旋,时而从桌下穿过,时而绕上屋梁,缠绕盘旋而飞。

    “噔!”白小葵葱葱玉指突然勾住了琴弦不动了,她猛的抬头看向后窗,那亮银长剑也化为银光飞闪了过去,与窗隔着半丈远,剑尖直指着悬浮于窗前。

    窗外有人。

    白小葵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窗外响起了周安的声音。

    哗啦。

    窗户开合了一下,周安翻入了房中,紧接着便愣了一下,因为他看到了那悬浮的亮银剑,眨了下眼,周安看向珠帘后的白小葵,而后便又注意到了,这屋内摆设与之前不同了,还有,墙壁上,地板上,都有一道道划痕。

    之前这屋内的摆设,全都被白小葵打碎了,都换成了新的。

    木质墙壁、地板上的划痕,则还都没修补。

    白小葵见是周安来了,连忙起身,在起身的同时,她还随手拨动了一下琴弦,“噔楞”一声,那悬浮的飞剑便调转了一下,飞回了珠帘后,直接归于剑鞘。

    看的周安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法术?

    以琴音控制飞剑?自己是这么教的吗?

    “公子,您来了……”白小葵从珠帘后走出,到了周安身前,款款一礼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嗯……”周安本想直接问的,却忍住了,缓了下才道:“方便说话吗?”

    目前白小葵是已经背叛净土教了,而凤栖楼里到处都是净土教的人,虽然那些都是白小葵的手下,甚至可以说是圣女的奴仆,但他们毕竟是忠于净土教,而非白小葵这个人,所以得防备着点。

    “公子您说,没事的。”白小葵对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安点了点头,走到桌前坐下。

    白小葵也马上到了桌边,为周安斟茶。

    周安看向白小葵,张了张嘴……他这次过来,原本是想问关于他自己行踪暴漏,净土教这边如何反应,以及宁亲王那边的事的,但他刚刚看了白小葵的飞剑,反而被这吸引了。

    “你已修成飞物之术?”周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白小葵点头。

    “何时修成的?”

    “今日天亮时。”

    周安一下子不说话了,他表面上很平静,实际上心头剧震,都要傻了。白小葵可是在昨天晚上时,才得到周安传授飞物之术,今天天亮时便练成了?一共就用了几个时辰?这是何等的天才!

    “以飞物术御剑,可能自由攻杀?”周安又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能的。”白小葵答。

    “刚刚看你……那琴音是……你是在以琴音御剑,还是说,刚刚只是随手拨动琴弦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葵初掌飞物术,虽能御剑攻杀,但只能直来直去,无法施展出精妙剑法,所以小葵便想着,将神魂之力,通过琴音施展……将小葵自幼所修的弄琴之技,与飞物术结合,应该更适合小葵,能让飞剑多一些变化,所以小葵就试了试……”

    “成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成了呢。”

    周安又没话了,而这次,他把惊呆都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白小葵!

    何等恐怖的变态妖孽!!

    周安好一阵都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不仅仅想了白小葵的天赋如何,更想到了关于鬼面狐的计划,计划可以再变了,他不需要再等,他马上就可以开始布局……先做掉鬼面狐!

    “公子,您不打算夸奖小葵几句吗?”白小葵突然伸手小心扯了一下周安衣角,又连忙收回手,抿着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