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一十章 丢不丢人?
    “哦?”周安很意外的看向白小葵,见白小葵一副娇柔温婉可人的模样,不由扬了一下眉头,道:“我说大姐,你都二十三岁了吧?还是二十四?都一把年纪了,还当自己是小姑娘呢?还学人家小姑娘撒娇,丢不丢人?”

    周安这话,扎心了!

    都直接扎穿了!

    白小葵脸色一变,小脸刷的拉了下去,却不敢对周安耍横,只能低下头道:“公子教训的是,小葵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气氛一下子尴尬了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周安对白小葵有多恶意,先前白小葵求夸奖,固然可爱,换成一般人心都化了,但周安可是看过白小葵的记忆,他知道白小葵是一个什么样的人!

    这是一个魔女啊!

    一个双手上沾满血腥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!

    萝莉只是她的外表,不是她的内心!

    她撒娇求夸奖,要说不是别有用心,周安是不信的。周安可不觉得自己能随随便便就将一个女魔头,感化成一个真正的萌妹子,自己没那么大魅力,他更不能期望,白小葵对自己会有什么爱慕之情,那是自恋过头了。

    其实,如果女人不知道周安的真实身份,那周安对自己的魅力,还是有些自信的,可白小葵知道周安是太监,所以……不能自恋!

    因此周安才说出那番扎心的话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在提醒白小葵,别搞什么幺蛾子,另一方面,也是在提醒自己,别被白小葵骗了。

    周安看着白小葵。

    白小葵拉着脸,垂着头。

    周安很严肃,却又突然露出了笑眯眯的神情,咧嘴道:“小葵姐姐棒棒哒!小葵姐姐真是天才,真厉害!人家好崇拜小葵姐姐!”

    白小葵也不知道周安是在戏谑自己,还是在缓和气氛,她依旧垂着头,不说不答。

    周安说完话,还在白小葵脸颊上捏了一把,而后便收敛了笑容,拿起茶杯,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始终没离开白小葵。

    嗒。

    轻轻的放下茶杯,周安看着白小葵开口道:“小葵啊,其实你在咱家面前,无需要伪装自己,你的那些小心思,最好别用在咱家身上,该怎么样就怎么样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在外时,规矩是要有的,但在私下里,你也别跟咱家装模作样,这样你累……咱家也累,懂了吗?”

    白小葵抬起头,看向周安,顿了顿才开口:“公子,您是认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“您真的觉得,小葵可以,该怎样就怎么样?想说什么就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!不过,你要摆正自己的位置!”

    “小葵明白了。”白小葵眼中,突然多了一丝很独特的神采。

    “但愿你能明白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,小葵有个问题。”白小葵又开口。

    “问。”周安手扶着茶杯,看着白小葵。

    “小葵……年纪真的很大吗?小葵的意思是,二十多岁,真的很老了是吗?”白小葵问道,神色很认真。

    周安愣了下神,而后哑然一笑,又摇了摇头,才淡笑道:“不老,咱家逗你的,其实二十多岁,在咱家看来,才是最好的年纪,咱们都是习武之人,你也该懂,二十多岁,是一个武者身体状态最巅峰的年纪,这是一个人最好的年华……虽然世人多喜豆蔻年华的少女,但那是风气如此,也称得上是世人的偏见……你真的不老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白小葵又问,她似乎还想确定一下,却在问的同时,抿嘴笑了。

    好可爱!

    她这次可不是装可爱,而是,她这副外貌,笑起来是真可爱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咱家没道理骗你。”周安微笑,而后端起来茶杯。

    他刚要再喝一口茶,便感觉香风袭来,还未反应,白小葵便已经坐到了他怀里,一手勾住了他的后颈,一手拿下了他手中的茶杯,而后将茶杯送到了他嘴边,道:“公子,小葵帮您。”

    这是干啥?

    周安斜眼看着白小葵,那茶杯已经碰到了他的唇,他便喝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白小葵又将茶杯放了回去,而后从衣襟里抽出了带着香气的手帕,帮周安擦了一下嘴角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周安斜眼看着她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公子,小葵的表现,您满意吗?”白小葵凑到周安耳边,一副与周安耳鬓厮磨的模样,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话直说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您不打算奖励小葵吗?”白小葵问。

    这就是真实的她,跟个妖精似的,直接要奖励?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周安沉吟了一下,便从自己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瓷瓶,又从小瓶子里倒出一粒丹药,递给白小葵。

    这是一颗黑死丹!

    “谢公子赏。”白小葵手很快,将丹药拿走了快速道。

    “表现不错,继续努力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小葵会努力的。”白小葵抱着周安脖颈,对周安笑,而后又凑近了道:“公子您看,小葵天赋这么好,您教小葵的法术,小葵不到一天就掌握了……那您,是不是考虑再教小葵几种?也不知公子您还掌握了多少,运用神魂施展的就行,小葵肯定会继续让您满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有些臭不要脸了!

    “别得寸进尺!”周安面无表情斜眼道。

    白小葵见周安神色,渐渐收敛了笑容,不敢再说。

    “起来!”周安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白小葵连忙应了一声,从周安怀里站了起来,挪到一边站好。

    “说正事吧。”周安手指在桌面上敲了一下,示意白小葵在一旁椅子上坐下,待白小葵坐下,周安便身体前倾凑近了,压低声音道:“鬼面狐刺杀咱家之事,你应该听说过……他已经刺杀过咱家两次,第三次也快来了,目前他就在凉城内,咱家要你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与白小葵说了情况,并说了计划。

    白小葵听的很认真,听完了还有那么一点兴奋,阴人这种事,她是很在行的。

    说了鬼面狐的事,周安又将话题转到了自己行踪暴露这件事上。

    “目前凉城内已经在传,咱家就在凉城之时,你听说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先前有人向小葵报告过。”

    “以你对净土教的了解,净土教会做何安排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……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,小葵听闻了,便需要向总舵传信,并着手安排刺杀您之事,还有,冯同那边,也会向总舵汇报,总舵可能加派人手来凉城……”

    鬼环刀冯同,净土教凉州分舵舵主,周安知道他。

    “公子,要不您躲躲吧,先离开凉城。”白小葵看着周安又道,“除非小葵马上脱离净土教,否则,小葵就必须得按教内的规矩办事,叛教之事,绝不能让人看出端倪,小葵也无法帮您遮掩太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周安一摆手打断了白小葵的话,马上又道:“你不需要替咱家遮掩,咱家在凉城的事,你如实向总舵汇报便可,另外,你可以主动建议,让你们总舵加派足够多的高手来凉州,越多越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白小葵神色有些呆的看周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