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一十七章 那该死的阉人
    冯同平常是不住在凤栖楼的,凤栖楼只能算是一个净土教的据点,是白小葵隐瞒真实身份的安身处,净土教凉州分舵,并不在凉城内。

    根本就不可能将分舵设立在大城之内,那样太危险,一旦走漏风声,凉城守军会直接将分舵踏平,分舵里有再多人都没用。

    不过,冯同倒是常在凉城内活动,也常到凤栖楼来。

    虽然从级别上来说,冯同身为分舵主,是不如圣女的,但冯同也不是白小葵的奴仆,只是临时成了白小葵的属下,白小葵以圣女的身份来到凉州,接管了净土教在凉州的事务,少不了冯同的配合,白小葵是无法对下面直接下令的,都要经过冯同。

    所以说,现在冯同来见白小葵,白小葵不能不见!

    若是身份不够教众过来,打扰了白小葵休息,白小葵直接杀了都行,但对冯同,肯定不行。

    他大晚上急匆匆的过来,必然是有急事。

    白小葵也没理由不见。

    麻烦了!

    屋内,周安与白小葵对视了一眼,白小葵对周安打了手势,而后手在浴桶边上一撑,便翻身跃入了浴桶之中,同时,周安从浴桶里跳出。

    一旁椅子上就放着已经准备好的衣袍,周安迅速裹上。

    白小葵则将自己完全没入浴桶里,又从浴桶里跳出来,整个人湿漉漉的,简单擦了一下,她目光一扫,本想要先披上袍子,手已经伸向了自己放在桌上的袍子,却是停了一下,而后鬼使神差的拿起了桌上的剑。

    剑光一闪!

    白小葵左臂上便鲜血淋漓,她是给了自己一剑,在大臂上划出了一个近两寸长的可怕伤口,而后她又在浴桶中清洗了一下,又拿出金疮药,给肩膀上的伤口服药,最后用布条将伤口包扎。

    屋内最容易被冯同发现问题的一点,就是浴桶里的水,是红的!

    因为周安来时,满身是血,他来洗澡,洗澡水自然被血染红了,屋内还有很重的血腥气,如果白小葵身上没有伤,这就无法解释了……所以白小葵很果断了将自己弄伤了。

    周安将一切看在眼里,没有言语,无声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,都拿到了屏风后。

    他自己,也躲到了屏风后面,收敛气息。

    门外,人高马大,留着络腮胡的冯同已经等待了好一阵。

    他听到了屋内有一些不正常的响动,忍不住问道:“圣女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进来吧。”白小葵在屋内回道。

    冯同推门而入,披着袍子的白小葵正走向床榻,冯同看到了,白小葵有伤在身,手臂虽然包扎了,却还在向外渗出血,袍子都染红了。

    房间一侧的浴桶里,洗澡水也被血染红了,屋内血腥气很重。

    “圣女,您受伤了?!”冯同大吃一惊的模样,圣女身份地位极高,白小葵又被圣母所看重,极为受宠,这若是白小葵在凉州出了什么意外,冯同可担待不起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白小葵一摆手打断了冯同的话,走到榻边坐下,清冷道,“这么晚过来,有急事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,圣女。”冯同上前两步,压低声音快速道:“刚刚收到的消息,近百名江湖高手夜袭周安,与周安等人激战近半个时辰,周安重伤遁逃,现在已经不知所踪,很可能已经身死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白小葵淡淡的应了一个鼻音。

    这消息非常重要,白小葵却表现的并不关心,似乎没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“圣女,您……”冯同似乎感觉出了什么,迟疑问:“您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便是被周安所伤,你以为呢?”白小葵斜眼回道。

    “您!”冯同一惊,马上又问:“您也去了?”

    其实,凉城净土教是知道,最近会有一群江湖人对周安下手,他们之所以没参与其中,没有去推波助澜,原因有两个,一是净土教很难与那些江湖人合作,二则是,净土教在凉城内的人手不够,也无法在凉州境内抽调太多人过来。

    可用之人,大部分都去保护宁亲王了。

    所以,净土教现在的态度是,让江湖人先去祸害周安,如果他们能成功杀死周安最好,如果不能,也能消耗周安身边的力量。

    净土教需要等总舵派来的那批高手到达,才能对周安动手,在此之前,周安与江湖人怎么厮杀,净土教都不理会。

    江湖人今夜对周安的行动,实际上冯同在之前就已经收到了风声,但他没理会,这种风声最近几天,几乎每天都有,不是已经发生的事,他都不敢信。

    “我听闻了一群江湖高手要在今夜对周安动手,便去看了看……本来也没想出手……那周安极强,面对近百人围攻,也不落下风,打到最后,那群江湖高手,被周安杀了大半数,不过,周安也因此重伤,之后他便逃了……我便悄悄追了上去,本以为有机会杀死周安,却没想到,重伤的周安,依旧极强,再加上他手下多名强者赶了回来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白小葵简单说了情况,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说道最后,白小葵霍然起身,咬牙切齿道:“那该死的阉人,莫不是得了康老太监的真传?实力怎会如此恐怖?十余地煞强者都死在他手上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冯同听的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这周安竟如此强大?!

    冯同不觉得白小葵会乱说,但同样是地煞境,周安却能连杀十多个地煞境,还是在近百江湖高手一同围攻的情况下,这也太骇人了些!

    “圣女,您伤的怎么样?那周安可曾发现您的身份?”冯同缓了缓神,又连问。

    “一些外伤,无碍。”白小葵连道,“当时我有乔装打扮,想来,他应该没发现。”白小葵说着,又看向冯同,“冯舵主,你马上去传信,将今夜之事报告给总舵,周安的实力,远超你我先前想象,若是可能,你让总舵多派些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这就去办。”冯同抱拳拱手。

    事关重大,冯同也没拖延,匆匆的走。

    白小葵走到了门口,确认冯同真的走远了,这才回身道:“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从屏风后缓步而出,看着白小葵,扬起了眉头道:“那该死的阉人?你在说谁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