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一十八章 惩罚白小葵
    周安好气啊!

    虽然他知道,白小葵是在做戏,是在骗冯同,但周安还是好气啊,因为那句话本是没必要说的,他很怀疑白小葵是故意的,接着这个机会故意骂人。

    “哎呀!公子,小葵不是那个意思啦,那不是怕被冯同看出问题嘛……”白小葵上前几步,快声解释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周安负手踱步到白小葵近前,“那咱家怎么感觉,你是故意的呢?小葵啊,你要是心里恨咱家,就直接说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公子,人家不是……人家没那个意思,您想多了……”白小葵还想争辩。

    周安对她瞪眼。

    白小葵便低下头,也没再争辩,小声道:“是小葵失言了,小葵错了,请公子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错了就好,先前你立了功,马上便与咱家要奖赏,现在你犯错了,咱家罚你,这样才公正,没错吧?”周安这话说的,有些阴测测的。

    白小葵低着头不吭声。

    周安突然扬手,打向白小葵的脸,非常快,白小葵却也反应过来了,但没躲,而闭上了眼睛一副很紧张的样子。

    巴掌距离白小葵的脸颊还有半寸时,骤然停下了。

    周安没抽下去。

    说真的,他心里是有些舍不得啊,这小脸要是打坏了,怪叫人心疼的。

    “呀!”白小葵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却是周安出手揽住了她的腰,带着她转身挪步……周安坐在了椅子上,白小葵则是以趴伏的姿势,被周安放在了腿上。

    啪!啪!啪!……

    周安扬起巴掌,连抽了白小葵屁股十多下,下手一次比一次狠,白小葵被抽的直哼哼,最后更是叫出了声,周安这才罢手。

    疼是真的疼!

    白小葵也是明白了,自己之前想的就没错,周安果然是有变态嗜好的太监!估计他在宫里时没少这么教训小宫女。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”白小葵抬身回头,用水汪汪的眼神看周安。

    “别装。”周安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白小葵麻溜的爬起来,站在一旁,紧接着又嘟嘴轻推了一下周安肩膀,道:“公子,您打都打了,这事是不是就过去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安回了一个鼻音。

    “那小葵之前立功的奖励,您是不是也该……”白小葵又道,她还想着呢。

    “拿去。”周安拿出了一颗黑死丹,递给了白小葵。

    “谢公子赏。”白小葵马上将丹药收了。

    周安又看向白小葵,拉了一下她的手,让她侧了一下身,看向了她的手臂,而后道:“包扎拆了,让咱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白小葵应声,将袍子脱了露出手臂,又将手臂上的布条都拆了下来,手臂上的伤势看起来很严重,虽然只是皮肉伤,但未免太深太长了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,以白小葵的功力,此刻已经控制伤口止血了。

    周安看了看,没好气的道:“你说你是不是傻?把自己搞成这样,长脑子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小葵还不是为了公子您。”这次白小葵理直气壮了,嘟嘴道:“小葵要是不这样做,浴桶里的血,还有那么重的血腥气该如何解释?就算冯同不敢问,也会心头起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吐血吗?”周安用“你真是白痴吗”的眼神看白小葵。

    “吐血?吐血是内伤,更难以恢复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真吐了?在嘴角上弄点血装作吐过血不就行了?脸色弄白点不会吗?”周安是服了,装作受伤的方式有无数种,白小葵偏要真弄伤自己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……”白小葵还想要争辩,但她已经想不出该如何反驳,张了张嘴,最后一低头小声道:“小葵是傻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啊!”周安伸手捏了一下白小葵的脸蛋,一副不知道怎么说她好的口气。

    “小葵当时着急嘛,没想那么多,都是为了公子,公子这还要责怪小葵……”白小葵又忍不住道,似乎委屈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不怪你,不怪你了,唉!”周安连忙道,又比划了一下手,道:“便耽搁时间了,去把伤口上的药粉洗掉,然后过来……咱家给你疗伤。”

    白小葵去了墙角,用脸盆里的清水洗了伤口,而后又回到桌边。

    周安站起身来,迅速结印,双手生光,打向了白小葵的伤口。

    生愈术!

    光芒笼罩下,白小葵手臂上的伤口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着,白小葵神色有些吃惊,双目泛光,看着快速愈合的伤口,又看向周安,不由小声问:“公子,这也是您创的法术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安回了鼻音。

    短短十息之后,伤势痊愈,甚至连一丝丝疤痕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白小葵摸了摸自己手臂,好了,真的全好了!

    “公子,这个法术,您能不能教小葵?”白小葵满眼期待的看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不教。”周安拒绝的很干脆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白小葵失落的低头,她差点将“失落”两个字写在脸上,生怕周安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咱家要回了!”周安连道,“今天之后,咱家会住在凉城太守府,且会调动凉城守军拱卫,你若有事找咱家,别贸然潜入太守府,可能会被旁人发现……咱家会在太守府外安排人,用以接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小葵明白。”白小葵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周安抬了下手,而后便闪身,翻窗而去。

    白小葵走到了窗边,又将窗户打开了一个缝,向外看,却已看不到周安的身影。她收起了那副有些谦卑,还有些委屈的神情,神色清冷的看着外面。

    也不知她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好一阵,她关了窗,回到床榻边,才坐下,便好似火烧屁股了一般,猛的站起来,同时用手扶住了自己的屁股。

    疼!真的疼!她都把这茬忘了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嘶……”白小葵倒吸了两口凉气,又愤愤的小声嘀咕:“变态……混蛋……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正月十二,关于昨天夜里近百江湖人刺杀东厂厂公周安之事,传遍了凉城,引发了极大的轰动,“河西双煞”“三刀夺命”等江湖超一流高手的战死,更是在江湖上引发了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在上午时,城内还一度传出了周安亦是战死的谣言,因为周安失踪了,无法判定生死,很多人便觉得他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而在下午时,谣言便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因为周安在凉城太守府公开现身了,并与凉州牧“司徒堂”把酒言欢……司徒家是凉州首屈一指的名门望族,可谓人才不辈出,司徒家当代家主司徒堂现年不过五十岁,却既是凉州牧,亦是凉城太守,称得上是封疆大吏。

    在周安公开现身不久之后。

    凉城城卫军便赶到了太守府外驻扎,将太守府保护的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这是周安的计划。

    因为鬼面狐已经死了,周安不需要再冒险,但他的计划还得实施,所以他必须得给江湖人一个明确的目标,让他们知道自己在哪里,却又不敢动自己。

    如此,江湖人依旧会源源不断的赶到凉城,周安却不必为此承担风险,除非他离开太守府,否则就是安全的,而想来,江湖人也是在等他离开太守府。

    周安肯定是要离开的,不可能一直做缩头乌龟,他还得办事,离开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而江湖人,是耗得起。

    如此,又过三天。

    凉城境内已经汇聚诸多江湖豪强,净土教的大量高手,也赶到了凉城,周安已经准备发动了,却不能发动,因为他在等潘元玉的消息。

    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!

    潘元玉的消息,便是那东风。

    这日中午。

    太守府后院的静室内,周安盘坐在蒲团上,正在修炼《燃玄功》。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门外突然传来邓禹的声音。

    周安修炼时,除非有急事,否则是不许被打扰的。

    “可是元玉的消息?”周安直接窜起到了门口,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不是!是京城传来的密保。”邓禹说着,将一封带着火漆的信递给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愣了愣,手上却没含糊,接过信快速打开看了起来,是小亭子传来的消息,才看了几眼,周安便如遭雷击一般,整个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出事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