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一十九章 云景公主竟然被……
    周安离开京城,也才不过二十天而已,就出了这么大的事,这让周安有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。

    云静公主竟然被女帝……逼婚了!

    事情发生的非常突然!

    女帝要给云景公主赐婚,而赐婚的对象,是老帅李广山的小孙子李平!这明显是一桩“政治婚姻”,李家一旦成为了皇亲国戚,必将更加坚定的支持女帝,而这也会动摇一些吴绪宽追随着的心思。

    女帝是怎么想的?怎么突然就……成长了?更像是一个合格的帝王了!

    小亭子在密信开头,便先说明了情况,云景公主被逼婚,已经闹到要自杀的地步,而因为云静公主态度坚决,就是不嫁,所以女帝才没正式下赐婚的圣旨,两姐妹还在僵持着。

    小亭子还在信的后面,将事情的前因后果,对周安做了详尽的报告。

    这事儿还得从周安离京之初开始说起,周安离京之后,李广山便替代了周安原本的位置,成为了对抗吴绪宽的头号先锋,李广山也是尽心尽力,每日频繁进出大内,并常带着小孙子李平入宫面圣。

    在这件事上,李广山显然是有私心的,但也无非是想让小孙子有一个更好的前程,举贤不避亲,人之常情,而且李家的教育很出色,李平确实是有些才能,李广山与女帝议事时,他也总能提出一些有用的见解。

    这一来二去的,李平常在宫内走动,也碰见过云景公主几次,不过之前几次,也都是打个照面而已,李平对云景公主很恭敬。

    七天前,李广山再次带着李平入宫面圣议事,之后女帝留了爷孙二人在乾武宫用午膳,刚好云静公主来寻姐姐,所以是四个人一同吃的午饭。

    吃饭时,不知怎的,话题就提到了云景公主的武道境界上了,李广山对云景公主好一阵夸,女帝欣慰之余,也夸了李平几句,还提到了云景公主的“顽劣”,云景公主便不服气了,拍桌子站起来,要跟李平比试。

    然后,就真比了!

    就在乾元殿门前,李平与云景公主打了一百多个回合,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这事儿本来就这么了了。

    但到了第二天,李平再次入宫时,云景公主听说了,便杀到了乾武宫,主动找李平麻烦,两人又打了一场,又是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而就在两人第二次切磋时,坐在殿内的女帝与李广山两人,说着说着,便将话题扯到了年轻人的婚事上,女帝先问了李广山,李平可曾娶妻,然后还说了“他们不打不相识”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女帝明显是“看上”了李平,觉得李平无论是家世还是本事,都与云景公主很般配,但她也没明说,而是暗示了李广山,倒是当时也在场的康隆基直说了,说两人很般配。

    李广山对云静公主也很满意,却不敢直接应下,更不敢当场请女帝赐婚,那毕竟是公主,皇亲可不是那么好攀的,因此当时李广山是不轻不重的贬损了自己孙儿几句,说他愚钝,怕是配不上公主,却又话音一转,说两个年轻人还不熟,得多熟悉熟悉,还得看公主的意思。

    其实当时李广山的意思就已经很明了了,他同意,就等女帝赐婚。

    在第二场比斗之后,等李广山与李平走了,女帝便旁敲侧击问了云静公主对李平的看法,云静公主对李平印象倒是不差,属于不好不坏的那种,毕竟李平也是有真本事的,由此,女帝便跟云景公主说了,想让她下嫁给李平的想法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直接炸毛了。

    两姐妹吵了起来,女帝说云景公主也老大不小了,民间十三四岁就得出嫁,最晚不过十六岁,而云景公主过了年已经十七了,云景公主直接就怼了回去,说女帝都十八岁了,那么喜欢李平,怎么不自己嫁给他?

    就因为这句话,女帝也炸毛了,没控制住情绪,当着一群小太监、小宫女的面,抽了云静公主一耳光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是哭着跑出乾元殿的。

    女帝打完云静公主就后悔了,但当时她也下不来台,她是在之后,才去了乾寿宫安慰云景公主,又试图说服云景公主,云景公主被逼的没办法,便说,自己要嫁给一个比自己强大的男人,李平不配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因为两人比试过两次,都不分胜负,李平不比云景公主强,所以云景公主想要以此回绝女帝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天,李广山又带李平入宫议事,议事之后,女帝便与李广山说了情况,本来吧,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也该结束了,但云景公主好死不死的,听说李平来了,又杀到乾武宫找李平比试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是想要击败李平,只要李平成了她的手下败将,女帝就不可能再逼她。

    可结果……云景公主输了。

    等云景公主回了乾寿宫后,女帝便又来乾寿宫与她说赐婚的事,云静公主便开始耍无赖,说了就算李平比她强,她也不嫁,她从没说过李平比她强,她就嫁,比她强的人多了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然后对女帝一哭二闹三上吊的。

    而事情到了这一步时,女帝已经铁了心了,要将云景公主嫁给李平,两姐妹便这么僵持住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亭子的详细汇报,足足写了五页纸。

    他为了搞清楚前因后果,也是做了详尽调查的,目前小亭子在内廷,可以说是权势滔天,因为内廷所有人都知道,小亭子是周安的头号心腹,他甚至能代表周安,而周安只是暂时离宫了,又不是不会来了,而在将来,只要康隆基一死,周安就是内廷大总管。

    因此,小亭子想要调查的这么详细,并不困难,无论是云景公主身边的人,还是女帝身边的小太监,只要小亭子问起了,他们不敢不说。

    毕竟,这事儿是无关机密的,不是什么军国大事,女帝与李广山说那些话,也只是属于“聊天”的范畴,而且,小太监们私下里本就爱闲聊内廷八卦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小亭子在信中提到了,很多内幕,都是红杏私下里亲口跟他说的,红杏也是愁坏了,现在云景公主已经开始绝食。

    周安看完了信,好一阵都没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他是懵的,甚至连发生了这种事该怨谁,他都没想明白。

    该怨谁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