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二十章 乐子大了
    这事儿,真是要说起来,云景公主自己责任最大!

    她要是没那么争强好胜,也不会有之后的糟烂事,云景公主就是太要强了……如果她第二次不主动找李平比试,那就什么事都不会有,第三次找李平比试,那更是愚蠢。

    她也是阅历太少,没感觉出来,李平之前是让她的。

    虽然两人都是下品地煞境,但李平入下品地煞境已经一年了,云景公主上个月才成就地煞,而就以天赋来说,李平未见得比云景公主差,云景公主是在周安的帮助下,才在未满十七岁时,成就地煞的,如果没有周安帮助,那么她突破地煞的年纪,应该是与李平差不多的。

    一个算是刚入地煞没多久,一个入地煞已经一年,李平比云景公主强一些,并不让人意外。

    他先前两局,都与云景公主打平手,自然是因为,李平不敢胜过公主,不然女帝脸上都会不好看。

    可云景公主,显然是没察觉到这些。

    太要强,还有些自负了。

    再说女帝这边,她看好李平,不让人意外,云景公主到了出嫁的年纪,而李平无论从家世背景还是能力,都与云景公主相配,所以,女帝能有这种心思,并无错。

    从感情的角度来说,女帝要给妹妹找一个足够优秀的好夫婿,也没错。

    而从李广山的角都来看,不管他是否喜欢云景公主,是否想要攀皇亲,在没有足够理由的情况下,他都不敢拒绝女帝,女帝暗示他,他是不好回绝的。

    因为在这种敏感的时期,女帝让云景公主下嫁李平,是有很强的“政治因素”的,李广山如果拒绝,他会考虑,女帝会不会因此多想。

    再说,李广山也没理由回绝。

    仅从当前乾京的局势来说,云景公主下嫁李平,对女帝、李广山这边,是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情况则是,女帝已经向李广山透露了公主下嫁他孙儿的意思,李广山也认同,云景公主更是在切磋中输给了李平,但云景公主却耍无赖,坚决不嫁。

    这就……

    看了信的周安,能够感觉出,云景公主有多崩溃。

    他亦能感觉到,女帝的为难!

    现在女帝如果不让云景公主嫁,不再提此事,可流言已经出现,李广山那边怕是要下不来台,女帝在这个节骨眼上,是万万不敢“得罪”李广山的,如果两人因此生了嫌隙,那可就大事不妙了。

    可女帝如果执意逼云景公主,云景公主死也不嫁,也是要出事的。

    女帝现在可以说是里外不是人了!

    这事儿闹的!

    周安好想要打人啊!好想揍云景公主一顿。

    是不是傻?是不是傻?!

    这事儿的每一次“恶化”,都是因为云景公主自己没事找事,她如果要是在第一次被女帝逼婚时,便咬死不嫁,也就没有然后了,毕竟李广山那边也说了,要看公主的意思,可她偏偏说,要嫁给比自己强的人,这反而挖坑把自己埋了。

    周安将信反复看了几遍,又想了很久,这才掌心一震,将信震成了齑粉。

    “你先去吧。”周安又对门口的邓禹抬了下手道。

    邓禹在外关上了门,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周安负手在屋内踱步。

    今天是正月十五,是一年里最隆重最盛大的节日之一,可周安一点都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头疼啊!

    这咋办?!

    信是小亭子昨天早上从京城发出来的,走的是密侦卫的渠道,八百里加急,所以今天信便到周安手上了,细算起来,云景公主已经与女帝僵持四天了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在绝食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问题,以云景公主境界,连续几天不吃不喝是没问题的,但时间再长一些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周安很想回京城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走不开,如果他马上就回京,那之前的计划,便会全部作废,周安本是给这江湖,挖了一个大坑,而计划只要作废,这大坑就是他自己的了,他会被江湖人与净土教追杀到死的!

    如果他能回去,运作一下,解决这件事的方法还是有很多的。

    比如,给李平塞给女人。

    或者找李广山当面谈一谈,迫使李广山主动找女帝拒绝掉这门婚事。

    这都是可行的,为了云景公主,周安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,他真不回去。

    在静室内踱步许久,周安有通过静室里的侧门,进了隔壁的书房,他在桌子前坐下,先后几次提起笔,却又放下……他本想给李广山写信的,但不知道该怎么写。

    这事儿,他不与李广山当面说,只是以书信跟李广山谈,是行不通的,也太不尊重李广山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周安与李广山,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两人是“盟友”,是自己人,所以周安不能用对待旁人的态度,对待李广山。

    而就算周安不在乎与李广山生了嫌隙,可怕就怕,与李广山嫌隙是有了,却没将事情办成。

    周安再次提笔。

    终于开始写信。

    这信却不是给李广山的,而是给云景公主的密信,因为女帝还没下赐婚圣旨,因此这事儿是有回旋余地的,周安在信中,是要让云景公主挺住,等他回去。

    顺便也劝了劝云景公主,让她别真绝食,装作绝食就行了,晚上偷偷的吃,反正也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写好信,装信封,盖上火漆。

    周安叫来了邓禹,让他将信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估计到了明天下午时,云景公主应该就能看到这封信了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转眼,一天后。

    正月十六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。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静室外响起了邓禹的声音。

    周安在蒲团上睁开眼,闪身到了门前,开门。

    “元玉的消息?”周安又这么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京城的消息。”邓禹将信递给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信封上的标记,便瞳孔一缩,是小亭子的亲笔信,难道又出事了?女帝下旨了?还是云景公主屈服了?

    拆开信,周安快速看。

    这次信内容不多,就一页,说的也就一件事。昨天是正月十五,整个乾京都张灯结彩,举办了各种庆祝活动,皇宫大内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而就在皇宫庆典之后,云景公主便失踪了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的亲信小宫女“春桃”,冒充了云景公主,在房中歇息,被发现后,春桃交代,是云景公主逼她这样做的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是偷跑出宫,不知所踪!

    小亭子的第一封信,是正月十四发的,十五到周安手中,而现在这第二封信,是小亭子昨天深夜发出来的,就在云景公主失踪不久之后,而周安的回信,估计是在今天中午,才回送到小亭子手里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云景公主错过了周安的信,十五晚上就逃出宫了!

    乐子大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