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二十四章 恶化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周安先向门外回了一句,同时身体一震,激发气血,身上的伤势在短短一个呼吸时间内,便彻底恢复了。

    伤是能恢复,但破破烂烂的一副却没办法便好。

    周安也不管了,其实也无所谓,邓禹本就是大内出来的老太监,在大内当差数十年,他很清楚什么是主子,什么是奴才。

    周安再权势滔天,也是奴才,云景公主再不懂事,也是主子!

    而且,云景公主那“调皮捣蛋”的性格,邓禹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所以,周安也不怕被邓禹看到自己这副狼狈模样。

    “是通宝号的消息。”邓禹在门外回道。

    周安已经走到门前,开了门……邓禹注意到了周安的衣服被撕烂了,却当没看到,眼神没有任何变化,因为有主子在屋内,他甚至不敢站直,更不敢向屋内乱看,是躬着身子,将写好的文书递给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接过文书,打开看去,而后便脸色变了变。

    是通宝号的公开情报!

    有人对云景公主发了江湖追杀令!赏金一万两黄金!而这次江湖追杀令的担保方并不是通宝号,而是一个很神秘的江湖组织——太平门!

    太平门,在江湖上也归为魔教组织,比起传承千年的净土教,太平门规模要小得多,却更加神秘,也更加极端,平常江湖上很少有能听到太平门的消息,但只要有他们的消息,便是轰动的大事!据传说……太平门是由“前朝余孽”建立于三百七十年前,立教宗旨便是要推翻东乾王朝,为此,屡屡搞出大事来。

    比如七年前的发生于东乾王朝西南望月山地区的那场瘟疫,造成了近两千人的死亡,据说,那成被称为“望月天谴”的瘟疫,便是由太平门制造毒物造成的。

    在这江湖上,净土教被称为第一大魔教组织,但也有说“三大魔教组织”的,分别是信徒百万强者如云势力遍布天下的净土教、立足东南沿海多州地,以少数族裔为主体的海女教,再者,就是规模最小但行事最为极端的太平门了。

    太平门已经好几年没动静,这次一出来,就给追杀云景公主的事作担保,还真是……非大事不搞!

    从性质上来说,江湖悬赏追杀云景公主这事,要比悬赏周安严重太多!

    性质已经不一样了!

    这真是要逼疯女帝,搞不好,会直接引发朝廷针对江湖的全面打击,这会形成波及整个天下的浩劫。

    也就太平门敢接这烫手山芋,他们也不怕被朝廷打击报复,因为朝廷根本就找不到他们。通宝号这次没给做担保,却是因为当年他们当年与武元胤有约定,这事儿已经涉及到皇族了,他们不能接!

    但,这并不妨碍江湖人从通宝号得到消息,通宝号本身也是情报组织,而且是全天下最大的!

    目前,关于云景公主的江湖追杀令,正在向全天下散布,由于消息的传播需要时间,所以现在,消息还只是在东乾腹地十余州传开了,不过,最多再有两天时间,消息就会彻底传遍天下。

    周安脸色变得阴沉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这追杀悬赏,是不是吴绪宽搞的?按理说,活着的云景公主,对吴绪宽更有用,他应该更想要活捉云景公主才对,如此才能威胁女帝。

    但反过来想,他发悬赏让江湖人追杀云景公主,是能够牵制女帝力量的,女帝肯定要为此派出大量人手满天下的找公主、保护她,这对吴绪宽,也是有大好处的。

    怎么想,似乎都对。

    其实话说回来,这悬赏是谁发的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江湖人是会为此杀云景公主的!

    比如现在已经聚集在凉城的这群江湖高手,他们十之八九,都是不要命的江湖悍匪,身上都背着人命,他们既然敢过来杀周安,就敢杀云景公主。

    什么朝廷,什么皇族,他们是都不放在眼里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去吧。”周安合上了文书,抬头看邓禹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邓禹应声,离去。

    周安关了门,阴着脸回身向里走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怎么了?”云景公主见周安脸色不对,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己看,你干的好事!”周安甩手便将那文书丢在了云景公主身上,是砸过去的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态度嘛?还凶我。”云景公主一把抱住了文书,对周安喊。

    周安没理她,那脸色难看的跟“死了全家”似的,之前他知道自己被悬赏追杀,可是没这般作态,因为他并不担心自己,他对自己有自信,他的实力放在江湖上,在天罡境之下,是近乎无敌的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则不然,下品地煞境。

    自保能力都不够,还不知江湖险恶,性格还那么胡闹。

    周安是担心她。

    他之前可从未想过,情况会一下子变得这么糟,他是没预料到,云景公主会被悬赏追杀,因为那没意义,云景公主本身也没什么能力,就是身份尊贵,地位高的吓人,杀了她似乎对谁都没好处,反而会逼疯女帝,可能会引起女帝不择手段不计后果的报复。

    所以,她是不该被悬赏追杀的,活捉她才有价值!

    可她,偏偏被人悬赏了人头!

    而现在,云景公主已经在凉城公开露面了,太多人想要杀她,而哪怕她秘密离开凉城,危险也不会远去,江湖这么大,在整个东乾,每个地方,每座城里,都有江湖人,而其中,一定会有为了钱想要杀她的人。

    危险已经无处不在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景公主打开了文书,看了看,脸色变了变。

    她自然能想到后果。

    正如周安之前说过的,会有太多无辜的人,因她而丧命!江湖人要杀她,女帝、周安这边要保护她,厮杀是难免的,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。

    红杏在云景公主身边,探头扫了两眼,便“呀”的一声,捂住了嘴,神色有些惊惶。

    周安还在来回踱步走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看了看周安,又看了看文书,紧接着将文书丢给红杏,挪步到周安身边,去拉周安的衣角,小声道:“小安子,怎么办呐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碰我,烦着呢。”周安甩了一下,继续向前踱步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别凶人家嘛,人家知道错了……”云景公主又凑上来,拉周安手臂。

    “一边去!”周安又甩手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你心里没有人家了是不是?是不是嘛?不要这样嘛……”云景公主对周安连拉带拽的,要抱周安,“人家错了,真错了,真的真的,知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送你回京城,越快越好……”周安歪头看向云景公主,很严肃认真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不要!不要嘛!不要回去,皇姐又要逼我嫁人,呜呜呜,不要,呜呜呜……”云景公主抱住了周安,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