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二十五章 留下
    云景公主哭的,听起来让人满心酸的。

    她正是让女帝逼的没办法,才从宫里逃出来的,显然,女帝给了她难以承受的压力,“人性”都是自私的,当人被逼迫去做一件自己不愿意做,甚至会决定自己后半生的事时,反抗也就成了一种必然。

    换做周安也如此,比如……女帝若让他去做一件,会导致他这辈子都无法长出来的事,会让他在接下来的人生中只能是个太监的事时,周安八成是要造女帝的反的!

    云景公主在哭。

    她是很难服软的那种人,但此刻,她是真的服软了。

    她不要回宫,不要嫁给李平。

    “成吧……”周安仔细想了想,叹道:“不回去就不回去,让我想想……”其实周安根本就不是改变主意,刚刚他也只是顺嘴一说。

    就目前这种情况而言,送云景公主回宫,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正如周安也因为自己的计划,目前被困在凉城一样,回宫,又哪里又那么容易,这一路上是不知道要经历多少凶险,如果周安能说送她回宫,就能随随便便送她回宫的话,他也不至于如此犯愁了。

    “人家,人家本打算是去舅舅家的……进了凉州便听说你在这里,所以才来的。”云景公主哭着哭着,忽然抬头道。

    周安眉头略微一扬。

    去幽容州找容郡王?

    这倒是一个好去处,云景公主若真去了幽容,甚至比在皇宫大内里都安全,因为京城的局势太复杂,那里虽然是东乾朝廷的核心,是女帝力量的大本营,但也是女帝与吴绪宽的博弈之地,吴绪宽与女帝在京城都有着巨大的能量。

    幽容州则不同。

    那是东乾最大世家门阀,李家的天下!

    容城作为北方第一大城,其规模虽然不如京城,但防护力量可不差,而且所有力量,都掌握着李家手中,江湖人是不敢在容城找事的,李家在容城行事,不会有任何掣肘,封城杀人这种事,他们可是想干就敢干!

    周安想着想着,脸色却又不好了。

    容城确实是一个好去处,云景公主去了,不仅仅会无比安全,女帝也会放心,更不会逼她回宫,逼婚之事,也是可以暂时搁置一段时间的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现在去容城的路程,比回京城还要远一点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假若没在凉城公开现身还好,当初她若是离了京城,便闷头赶路,不在任何大城停留,那估计就算有江湖追杀令,江湖人短期内也找不到她,她会平安到达容城。

    可现在,自云景公主在凉城太守府门外,大叫“小安子”开始,她在凉城的事,就瞒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她若是从凉城启程去容城,这一路上的凶险,怕是要比去京城还多。

    周安想来想去,却也没想到什么好的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目前的情况,似乎也只能将云景公主带在身边,走一步看一步,与其让云景公主去那里,将她留在身边,反而要更安全一些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,不送你走了。”周安终于道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还哭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!有完没完?!”周安呵斥道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顿时没动静了,抿着嘴一抽一抽的,却又抬头道:“小安子,你又凶我,我可是公主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公主咋了?公主犯蠢还不让人说啦?还凶你,我还敢抽你呢信不信?现在在凉城,你就得听我的,别给我找事,不然我还揍你!哦对了……不许偷偷跑掉,不然我打断你的腿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我?你还想给我降罪啊?那我告诉你,凉城都是我的人,没人听你的,你要是真有本事……就等你我平安回宫了,你再降罪也不迟,现在,你就给我老实点!”

    云景公主张了张嘴,说不出话,最后又一抱周安,头靠在周安怀里道:“小安子,别凶人家嘛,人家都知道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话?”

    “嗯,听话的。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下午,周安连发了几封密信出去,除了向女帝汇报此事外,他还给李广山、容郡王都发了密信,这几封信,要么是关于云景公主安全的,要么是关于那婚事的。

    安全周安来负责,女帝不需要加派人手过来。

    婚事必须暂时搁置,在云景公主回宫前,不可再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昏时分,太守府后院东厢房里。

    换过衣服的周安站在门口,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房内响起云景公主的声音。

    周安推门而入,又关好门,才向床榻前走去……洗过澡的云景公主趴在床榻上,仅穿着亵衣,连亵裤都没穿,但也没露屁股,屁股上盖着一层薄纱。

    红杏陪在一旁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之所以这般模样,是周安让的,之前周安都将她屁股抽出血了,那一道道血痕,虽然只是皮肉之伤,却也是皮开肉绽的,流了不少血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你真狠。”云景公主见周安过来,歪头嘟嘴道。

    “奴才错了,殿下饶命。”周安随口应付了一句,走到床榻边。

    结印!

    周安以生愈术,隔着一层薄纱,治好了云景公主屁股上的伤,而后,他走到了窗边,背对着床榻道:“穿好衣服,奴才再传你一门功法。”

    云景公主在床榻上起身,对着周安的背影嘀嘀咕咕的,似乎在骂周安……都不敢大声骂了,周安真敢揍她。

    “什么功法?”云景公主又一边穿裤子,一边又问。

    “鬼面狐的易容之术。”周安连道,“鬼面狐已被奴才所杀,他的功法,亦被奴才所掌握,你若能修成那易容之术,这天下你便尽可去得,平安回京城,或是去容城,都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可那名为《千面魔典》的功法,又哪有那么好练成。

    这功法是一门神功,修炼成第一重,便可短时间改变容貌,修炼成前三重,更是可以将易容时间,延长至超过三个小时,而若能突破第四重,则可全天维持易容,还可短时间的改变形体。

    而若能修炼成第九重至高境界,则可在极短时间内,进入一种无形无质的状态,这都已经不像是江湖功法能产生的效果了,更像是仙家功法。

    鬼面狐修炼《千面魔典》,受天赋所限,他只修炼成前三重,连第四重都没修成。

    而鬼面狐的天赋,已经称得上是天才了!

    虽然云景公主更加天才,天赋极为耀眼,但她能不能在短时间里将《千面魔典》入门,还是未知数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穿好衣服,叫周安过去。

    周安也没废话,直接开始向云景公主传授功法,并叮嘱她好好修炼。

    “公子,潘元玉的消息。”门外突然响起了邓禹的声音。

    周安精神一震,霍然起身。

    来了!

    终于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