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二十八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
    其实,真正自发的会去追杀宁亲王的江湖人,只是极少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在凉城的大部分江湖人,他们不是不知道让净土教得势的后果,但他们有些是存在侥幸心里,想要坐山观虎斗,就看着江湖正派与净土教厮杀,将胜利的期望寄托于那二十二帮派、教派,而不亲自付诸行动。

    还有一部分,则是根本不在乎净土教得势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人,那些恶贯满盈的江湖强人,本就不是什么正派,甚至连亦正亦邪都算不上,反而是心狠手辣杀人无数的纯粹恶人,对于他们来说,净土教得势,不是好事,但未必是坏事。

    仅促使那么极少的一部分江湖人去追杀宁亲王,是远远不够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目前凉州已经汇聚了大量净土教强者,这些人只有一部分是在宁亲王身边,还有部分,就在凉城,现在宁亲王出了这种事,他们势必会马上离开凉城,去增援宁亲王。

    这次江湖厮杀,可不是当面锣对面鼓的正面厮杀。

    而是一追一逃。

    所以,追杀者的力量,至少要超过被追杀者数倍,才可能截住人。

    凭那二十二势力的力量是不够的,再加上那些自发去追杀宁亲王的江湖高手,也是不够的!净土教多死士,每次被截杀,净土教方面只需要派出一些死士不要命的断后,几个顶尖强者带着宁亲王跑,其他人先化整为零,之后再集合。

    如此行事……截杀他们的力量就算比他们强,也没用,就是杀不了最重要的宁亲王。

    因此,只有当截杀宁亲王的力量,超过净土教数倍,甚至十数倍时,才可能在某次截杀中,将人留下!

    而这股能将宁亲王留下的力量,目前就在凉城。

    是周安将他们引过来的!

    周安在凉城公开现身,住在太守府内,不断将越来越多的江湖高手吸引过来,为的就是这一刻!

    正月十九的这天上午。

    二十二势力联手夜袭护送宁亲王的净土教队伍之事,在凉州城内掀起了轩然大波,流言蜚语愈演愈烈,说什么的都有,而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,“真相”也迅速浮出了水面。

    等到了中午时,凉城通宝号更是传出了惊雷一般的重磅消息!

    有人发布了针对净土教的江湖追杀令!

    通宝号做担保!

    在凉州境内,杀净土教二长老,“百毒教主”吴仁道,赏金一万两黄金!

    在凉州境内,杀净土教任意地煞境强者,赏金一千两黄金!共三十个名额!

    在凉州境内,杀净土教任意先天境武者,赏金一百两黄金!共一百个名额!

    另外,通宝号还传出消息,有人对宁亲王发了江湖追杀令,赏金一万两黄金!

    不过,关于悬赏宁亲王之事,作担保的并非是通宝号,因为宁亲王是皇族,通宝号只是有宁亲王被悬赏的消息,为追杀宁亲王赏金作担保的,就是这次江湖厮杀的直接发动者,凉州本地第一大帮派——金环帮!

    也就是说,无论是谁杀了宁亲王,都可以找金环帮拿一万两黄金,这笔钱,金环帮是必须给的,不然信誉破产,江湖将再没金环帮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而假若是金环帮的人,杀了宁亲王,那么这笔钱就是金环帮的了。

    其实所有钱,都是周安出的!

    但周安当初也没想到要花费这么多。

    当时周安计划时,是打算花三万两黄金发悬赏,让潘元玉带走一万两黄金的金票,用于给金环帮作担保,自己这边,会在合适的时机,在通宝号发悬赏……之后,因为净土教追加派来的人手,以及凉城汇聚的江湖人数量,都远超过周安预期,所以周安又追加了一万两。

    也就四万两!

    而周安之所有在最后关头,又追加了两万两黄金,是为了云景公主。

    他必须要尽可能的引走汇聚在凉城的江湖人,以此来降低自己与云景公主遇险的可能。

    一共足足六万两黄金,也就是六十万两白银。

    周安的心都在滴血。

    他离京的时候,女帝可就给了他三十万两白银的活动资金,而扣除掉其他开销,他在发悬赏时,能支配的也就二十万两白银,剩下的四十万两,可都是他自己掏的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在来凉城的路上,捣毁了净土教几个分坛,抢了不少钱,再加上他之前就多带了一些自己的钱出来,这多出的四十万两,他还真不见得能掏出来。

    周安都掏家底了!

    幸好,周安已经杀了鬼面狐,只要拿到鬼面狐藏在中州的信物,就可以在通宝号取出超过三十万两黄金,幸好还有这笔钱在,不然的话,周安这次离京任务,可就赔大发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周安躲在太守府里心疼钱的时候,凉州城内彻底炸开锅了。

    合计共六万两黄金的悬赏!

    这是东乾近百年来,针对单一“团体”的最大一笔悬赏!

    汇聚在凉州城内的江湖人,开始成批的离开凉州,开始追杀宁亲王!追杀净土教!包括那些恶贯满盈的江湖恶人,他们不会为了朝廷而杀人,不会为了江湖道义而杀人,更不会因为于他们无关的江湖纷争而杀人。

    但他们会为了钱而杀人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日头刚刚偏西,凉城南街街角的一座小茶馆里。

    茶馆西南角,一个手拿着竹竿的白发老人正坐在那喝茶,他的对面,还有一个看起来也就十岁穿着朴素的小女孩,也抱着跟她脑袋差不多大的茶碗,在咕咚咕咚的喝茶。

    茶馆另一侧,乱哄哄的一片,十余个江湖人拥挤的聚在一张桌子四周,正大声喧哗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还有什么可迟疑的?那周安能杀吗?他躲在太守府里,咱们还能杀进去不成?”

    “老四说的对!咱马上出城……”

    “净土教咋了?全天下都要干他娘的,他们还能报复咱们吗?他分得清谁是谁吗?“

    “钱啊!随便杀几个人,就是钱啊!先天境的人命,何时这么值钱过?”

    “走!干他娘的!”

    “干!”

    这群江湖人似乎商量出结果了,丢了一把铜板在桌上,便浩浩荡荡的离开了茶馆,直接出城去了。

    茶馆里一下子安静了不少。

    小女孩终于将茶碗里的茶水都喝光了,放下茶碗,还打了一个嗝,而后一抹嘴,脆生生的道:“爷爷,咱们不去吗?”

    “去干什么?”白发老人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杀坏人呀,您不是总说,净土教为祸天下,您看现在机会多好,这种机会可不多呢……”小女孩道,她虽年幼,却跟个小大人似的,说话很有条理。

    白发老人却是摇了摇头,拿起茶碗喝了一口,又放下茶碗望向窗外道:“这等祸事,还是能避则避的好……那个周安,小小年纪,便能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,指不定还有什么后招,咱们还是别搀和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啦?他被人悬赏了人头,他又发悬赏,不过是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罢了,爷爷您是不是还没醒酒呢?”小女孩歪了歪脑袋问。

    “你真以为那么简单?”老人问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小女孩问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老人笑了,摇了摇头,又望向窗外,“这哪里又是发悬赏的事,那周安早不发晚不发,偏偏这个时候砸下重金连发江湖追杀令,这事儿,怎么看,都是提前计划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小女孩不懂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想,若周安提前几日发悬赏,那时金环帮他们,还未对净土教动手,会有多少江湖人敢去追杀净土教?金环帮又为何会突然牵头联合其他帮派,对净土教动手,要截杀宁亲王?周安在凉州公开现身,任凭要杀他的江湖人在凉州越聚越多,又是为了什么?还有,他是如何知道宁亲王的行踪的?”老人连问。

    小女孩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周安知道宁亲王行踪,却忍着没动……而若无金环榜牵头先动手,汇聚在凉城的这些人,是不敢得罪净土教的。”

    “恶人不怕好人,不怕朝廷,却会怕比自己还恶的人,所以,必须要出现一股强大的势力,来先承担起净土教之后的报复,如此,其他人才敢参与,而现在,这种局面已经形成,因此,被周安主动吸引来的一票江湖强人,都会去对宁亲王动手,他们不怕,这是一种类似于‘法不责众’的心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计划,任何一个步骤都不能错,不然,周安他自己,就将万劫不复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吗?”小女孩又歪了歪头,顿了顿,才道:“可这样,又有什么好怕的呢?爷爷您不是天罡境吗?还怕他们?”

    “现在,整个北方江湖围剿净土教的风气,已经形成。”老人继续解释道,“这场厮杀,不会因为宁亲王死亡而告终,哪个江湖人又没有仇家?”

    “无论是所谓的正派还是邪门歪道,豪侠也好,大奸大恶之人也好,他们杀人,开始是为了钱,或为了所谓的道义,可之后,会因为过往的一些仇恨,会因为各种恩怨纠葛而继续杀下去,人都在凉州,最初的目标都是净土教,他们想不碰面都难,而人死的越多,仇恨就越深,就越要杀,就好像滚雪球一样……也一定会有天罡境赶来凉州,参与到这场厮杀中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老人又一叹,“这会是一场江湖浩劫,此事之后,整个北方江湖,怕是都会元气大伤,也不知道,要多少年,才能得以恢复。”

    “会有天罡境来凉州?”小女孩问,很会抓重点。

    “一定会!”老人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