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三十章 最危险的地方
    白小葵的密信内容很短,只交代了宁亲王目前在凤栖楼,以及他身边目前还跟着八个地煞境强者,其中三个是地煞圆满,包括“百毒教主”吴仁道。

    没有其他人,宁亲王就是在这八个人的护送下,秘密来到凉城的,抵达时间就在一个时辰前。目前,他们居住在凤栖楼后的别院之中。

    也是胆大!

    其实,这也算得上是聪明了!

    宁亲王来凉城虽然是极为冒险的举动,但只要不走路风声,任凭江湖人满凉州的找他,怕是也找不到了,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这句话不无道理,这是灯下黑,人们最容易忽略的,往往就是在眼皮子底下。

    说真的,若不是有白小葵这条线在,周安都想不到,宁亲王会来凉城。

    因为目前的凉城,还是有不少为了钱什么都干得出来的江湖人的!凉城真的非常危险,只要宁亲王在凉城的消息传出去,凤栖楼马上就会被一群为了钱红了眼睛的江湖人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周安看了白小葵的密信,很想要大笑几声。

    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周安费了那么大的力气,冒了那么大风险,到现在都没杀死宁亲王,却没想到,宁亲王自己送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周安若想杀宁亲王,简直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他可以让白小葵动手。

    或是将消息传出去,让凉城内的江湖人动手,无论怎么做,宁亲王都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而且,周安现在还多了一个选择。

    那就是抓活的!

    其实就周安个人而言,他还是想直接弄死宁亲王的,死了一了百了,再无后顾之忧,但宁亲王若死,对女帝的名誉,肯定是有影响的。

    周安这次来凉州办事,虽然他在凉州掀起了前所未有的风暴,自己也处于风暴的核心之中,但没有人能够拿出任何证据,来证明周安是来杀宁亲王的,包括那些关于宁亲王以及净土教的悬赏,虽然都认为是周安所发,但没有证据!

    要杀宁亲王的是江湖人,全天下的江湖人都希望宁亲王死在凉州!

    这也称得上是“民心所向”了!

    然而,就算如此,只要宁亲王死了,也还是会对女帝的声誉造成影响。

    毕竟对天下人来说,很多事情不需要证据。

    只要多数人都这么认为,那么不是事实,也是事实了!

    就好像,现在谁都知道,目前凉州乱局是周安挑起来的,他是奉女帝之命,来凉州阻拦宁亲王进京的,有没有证据,也不会影响他们的想法,他们就如此认为,那么在口口相传下,天下百姓就都会如此认为了。

    因此宁亲王只要一死,女帝必然要背负上“弑兄之名”。

    不过!

    弑兄,也分对错的!

    如果仅仅是怀疑兄长要造反,便杀了兄长,那便过于“残暴”了,女帝会因此背负上“残暴多疑”“罔顾伦常”等骂名,“天子失德”的帽子直接就戴稳了,这会被天下所不容,会成为一些人造反的理由。

    这是错的!

    但假若兄长勾结净土教,证据确凿,那就是对的!

    现在,不说其他,宁亲王勾结净土教这事,是证据确凿的!天下无人不知!

    所以在这个前提下,虽说只要宁亲王死了,女帝就会有“弑兄之名”,但她同时也会得到“大义灭亲”的名声,这对她名誉的影响,是好是坏,是不好说的,从不同角度看,会得到不同的结果。

    反正不会太糟就是了,但难免的,会被人拿出来做文章,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周安开始考虑。

    他要做出一个最优的选择。

    宁亲王死,会影响女帝声誉,但问题也不大。

    活捉宁亲王,看似是最好的解决办法,却会给未来增加几分不确定性。

    还有,目前云景公主就在凉城,假如宁亲王死了,云景公主也很可能会被拿出来做文章,毕竟,宁亲王是她同父异母的大哥!

    另外,关于如何安排白小葵,周安也得考虑清楚。

    他的原则是,暂时尽可能的不暴露白小葵已经投靠朝廷的事,有白小葵这一颗“钉子”在,净土教有什么大的安排,周安都能第一时间就知道。

    而吴绪宽与净土教的关系,已经处于公开化,吴绪宽现在用净土教也没什么顾忌,他肯定还会在其他方面用净土教,所以说,周安甚至可以通过白小葵,知道吴绪宽有什么安排。

    因此,白小葵是能不暴露,就先别暴露。

    约一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太守府后院,周安负手在院子里来回踱步,他已经做了一些安排,需要等消息。

    周安现在有一个习惯,那就是在想事情的时候,就喜欢走来走去的。

    嗡。

    东厢房内,突然传出了一阵气息波动。

    周安扭头看去……这几天来,云景公主极为勤奋的在修炼《千面魔典》,已经快要达到不眠不休的地步,周安也就在晚上去劝她睡觉的时候,才能看见她,其他时间都是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周安没去打扰云景公主,而是抬头看了看天,而后继续来回走。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一个小太监进了院子,见了周安先招呼一声,而后匆匆到了周安身边,将一封密信递给了周安。

    带火漆的密信,信奉上有特殊的符号。

    是潘元玉的来信。

    周安拆开信,扫视……

    潘元玉目前是跟着金环帮一同行事,他这次,是向周安汇报了一下关于“二十二势力联盟”的一些事,目前,这个由金环帮牵头建立的临时联盟,内部已经出现了极大的裂痕,甚至发生了一次内讧,两个帮派直接打起来了,死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内讧,自然是因为利益。

    这次内讧火拼,是因为一颗人头,一颗净土教地煞境强者的人头。

    这颗人头价值千两黄金!也就是一万两白银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,虽然对一个江湖中等帮派而言,这笔钱算不得是一个天文数字,却也是很大很大一笔钱了!

    因为这地煞境强者是被围杀死的,所以在这颗人头的归属问题上,两个帮派发生了争执,然后就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周安脸色很平静的看完了信。

    也懒得给潘元玉写回信了,直接对来传信的小太监道:“传消息给潘元玉,让他回来。”

    潘元玉可以回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宁亲王现在就在凉城,周安也不用再通过潘元玉对金环帮等做什么安排……周安是绝不可能让宁亲王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的。

    小太监领命,才出院子,邓禹便与其擦肩而过,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邓禹到了周安身前,将小纸条递给周安,压低声音道:“凤栖楼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唉?

    周安愣一下,不是才传过消息吗?就一个时辰前,难道有变?

    周安连忙将小纸条打开,顿时瞳孔一缩,露出了一脸日了狗的表情。

    纸条上就一句话:净土圣母到凤栖楼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