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三十四章 女帝的消息
    宁亲王看似人很正常,该有礼时有礼,该霸气时霸气,还有谨慎的一面,但实际上,人蠢的很!他要是不蠢,当年也不会被孝敦皇后废掉,做了四十多年太子,宣宗皇帝还那么支持他,他都经营不好,不是蠢是什么?

    实际上,净土圣母并没说过宁亲王“不行”。

    话是白小葵编的,宁亲王马上便信了!

    因为宁亲王确实是不行,所以他很在意这个。

    奇耻大辱啊!

    宁亲王明显被戳到了痛楚。

    “这丹药,真的那般神奇?”宁亲王看着白小葵手中的丹药问道,这话问的看似很谨慎,实际上话里更多的是期待。

    “小葵又怎敢骗您。”白小葵柔声细语道,“小葵可向您保证,您若是服用了这丹药,必将能征服圣母,到时候……圣母说不定得向您求饶呢……而且这丹药并非一日之效,很是长久……”

    白小葵的声音带着诡异的颤音。

    若周安在场,定然是能听出白小葵话音中的问题的,白小葵这话音里,是带有极轻度的迷惑之效,这效果,是不如她的琴音来的强的,但正因为这是极轻度的迷惑,反而让人更难以察觉,会影响人的思维想法,还会让人在之后觉得,自己当时就是这么想的!

    宁亲王盯着丹药看,突然抬起手,将丹药捏在手里,拿近了看。

    “这丹药,如何服用?”宁亲王又问。

    “直接口服便可,不过药性极为猛烈,还需小葵以内力帮您炼化。”白小葵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可要什么准备?”宁亲王看向白小葵。

    他要吃!

    是完全信了白小葵!

    在女人这件事上,宁亲王很容易失了智,再加上白小葵的迷惑之音,使得此刻宁亲王满脑子都是如何征服净土圣母,其实这事儿是很奇怪的,白小葵怎么可能看上他?但宁亲王对自己就是这么自信!

    “王爷,请到榻上来!”

    白小葵引着宁亲王到了床榻上,让宁亲王盘坐,而后看着眼睁睁看着,宁亲王将黑死丹吃下去。

    嗡轰!

    白小葵身上一震,迅速出手,连点宁亲王背后三穴,而后整个人翻飞到了宁亲王身前,又在宁亲王身前连点,再托起宁亲王的双手,将内力灌注于宁亲王体内,帮宁亲王炼化药力。

    宁亲王也练过武,虽然没什么天赋,而且已经荒废几十年了,但他依旧是后天境武者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后天境武者不是不能承受黑死丹的药力。

    但宁亲王身子太虚了,若无白小葵帮他炼化,他还真可能承受不了。

    然而,宁亲王不知道的是,白小葵不仅仅是在帮他炼化药力,还用了特殊的点穴之法,激发了宁亲王的潜能,这会让宁亲王更加“生龙活虎”……这点穴法也是周安昨夜跟白小葵说的。

    宁亲王脸色潮红。

    一炷香时间后。

    白小葵再次腾身而起,翻飞到了宁亲王身后,双掌在宁亲王背后猛然一击!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闷响,宁亲王身体巨震,气息顿时强了几分,白小葵也是很意外,她没想到,宁亲王竟然在黑死丹的效果下,突破了小境界!

    竟然后天圆满了!

    其实黑死丹本就有强功破境的效果,这效果在境界低的武者身上才能得到体现,境界越低,效果越强,突破的可能性越大。

    又过了盏茶的功夫。

    白小葵缓缓收功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白小葵直接翻身跃下床榻,对宁亲王一礼道:“恭喜王爷,贺喜王爷,王爷功力再进,可喜可贺!”

    宁亲王在床榻上盘坐着,整个人都与之前不同了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境界有所突破,境界什么的,宁亲王一直都不在乎,他在乎的是自己现在的状态,而他现在,确实是感觉精神百倍,脸颊要比之前红润了许多,腰酸背痛都好了一些,甚至连思维都要比之前清晰很多。

    整个人都处在一种亢奋的状态之中!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好似一下子年轻了三十岁!

    “好,哈哈哈哈哈,好!哈哈哈哈哈!”宁亲王又是叫好又是大笑的,高兴极了,因为白小葵没骗他,那丹药的效果,甚至比宁亲王先前想象的更好。

    其实,白小葵真没骗宁亲王。

    不说黑死丹的副作用,单单说正面效果,确实是能够帮宁亲王重振雄风,而且还不是那种非常激进的效果,而是相对温和的,却又有效时间极长。

    长达一个月!

    宁亲王会在将来的一个月内,都处于在一种亢奋的状态之中,他想什么时候与净土圣母滚床单,只要心里想,就能有感觉,就可以……

    “小葵,多亏了你,你说吧,你想要什么奖赏……”宁亲王下了床榻,来回走动了几步,又对白小葵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,奴家想要什么,您还不清楚嘛……”白小葵用哀怨的小眼神看宁亲王。

    宁亲王上前,想要拉白小葵的手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别……”白小葵马上躲开,扭着腰肢绕到了桌子另一边,好似在与宁亲王游戏一般,又柔声细语道:“还不是时候呢,不然被圣母知道了,小葵可就惨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美人别怕,本王定不会让人伤害你,你们那圣母,本王定将她降服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小葵就等王爷的好消息了,对了王爷,今日之事,您可别与圣母说,不然,圣母知道了小葵对您的爱慕,肯定会处死小葵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,美人放心……这种事,本王又怎会与人乱说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吃药是可耻的!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宁亲王肯定是不会与人主动提起这件事,但白小葵还是叮嘱了几句,怕他说出去。

    又哄骗了宁亲王一阵,白小葵便以“天色已晚,圣母可能过来”为由,告退了。

    宁亲王还想亲自送白小葵出门,被白小葵阻止了。

    白小葵出了门,便见吕震抱着剑站在院子中,仰头望着晚霞。

    吕震听到动静,扭头看向白小葵。

    两人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一个向外走,一个向屋门口走。

    擦肩而过之时,吕震瞥了白小葵一眼,眼中尽是不屑与鄙夷。刚刚宁亲王在屋内的大笑声,吕震是听到了,也不知道白小葵是怎么讨好王爷的……在他心中,白小葵已经跟那些看上宁亲王权势,想要攀高枝的轻浮女子没任何区别,都是臭不要脸的贱人!

    白小葵注意到了吕震的眼神,却当没看到。

    她倒是很喜欢这种误会,因为只有如此,她所办的事,才不会有差错。

    白小葵离开别院没多久。

    夜幕。

    降临了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凉城太守府。

    周安才吃过晚饭,正在院子里舞剑。

    他很难静下心来去修炼《燃玄功》,舞剑虽然也需要专注,但要比修炼枯燥的内功,更容易让自己沉浸其中。

    一小太监脚步匆匆的进了院子,一直走到周安近前才停下,恭敬道:“公子,凤栖楼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周安骤然停下,收剑走到了小太监身前。

    小太监将纸条递给周安。

    纸条上就三个字:丹已服!

    周安看完,便将纸条震为齑粉,又对小太监扬了扬手,示意他可以退下去了。小太监退走,周安负手仰头看了看夜色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宁亲王已经吃了黑死丹,这是好消息,但周安还是要等后续消息,这反而让他更加心焦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一道身影飞窜入了院子中,残影直接闪到了周安身旁才停下。

    是邓禹。

    “公子,京城急报!”邓禹道,将密信递给周安。

    “哦?”周安精神一震,接过带有火漆印的密信,打开看去,脸色变了又变。

    这不是小亭子的密信,而是女帝给他的密信!

    女帝告诉了他一件事:康隆基要不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