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四十八章 滴水之恩
    周安精神一震,表面上却不动神色,装作听不懂,或者说,根本就没听的样子,继续啃干粮。

    “你又听谁说的?不是说云景公主在那天晚上跑了吗?周安为了救她才引走净土圣母的,怎么就遭难了?”黑脸壮汉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昨天晚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得得得,又是银枪书生说的吧?咋说的?”

    “听说净土教已经追踪到了云景公主,净土圣女白小葵亲自带人追杀,还不许其他人插手,似乎是要活捉……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啥然后,没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胡咧咧,这算啥遭了难了?”

    “大哥你还没明白吗?这周安已经死了,没人护着云景公主,而且听说,周安身边那群高手,那天晚上都死绝了,云景公主身边也没人,还逃得了?”

    周安放心了。

    原本,他以为没有云景公主的消息,就是最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有消息了,也不差!

    这情报很可能是白小葵故意对外放的风声,如此她一路跟着云景公主,就变得合情合理了,白小葵甚至还可以以此来继续动用净土教的力量,为云景公主去幽容州扫平障碍!

    周安是真的饿的不行。

    这几个人提到敏感字眼,他才认真听,不然,就认真吃。

    他们带的食物也充足,虽然干粮有些冷硬,但放在火上烤一烤,味道还是很香的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哪里人啊?”黑脸壮汉问道。

    “中州人,大叔你呢?”周安小声回道,又问,黑脸壮汉四十多岁,周安叫他一声大叔不吃亏。

    “我啊,鲁州的……小兄弟你中州的,咋跑凉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来找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找谁?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……是仇家?你……你父母呢?”

    “父母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多大啊。”

    “十七。”

    “十七?”

    黑脸壮汉一惊一乍的看着周安,眨巴眼睛,他已经脑补出了一出父母被杀,儿子千里寻仇的悲苦戏!周安说自己十七了,他不觉得周安撒谎,反而觉得周安更可怜。

    若不是长期营养不良,怎么可能长得这么小?

    个头虽然还行,但身体瘦的不像话,小脸蜡黄。

    “可怜人呐!”最年长的那个镖师感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显然,不止是黑脸壮汉脑补大戏来着。

    周安可没撒谎,他真十七,真来自中州,宁亲王也确实是该死之人,一句假话都没有,但这些人这么想,就是他们的事了。

    黑脸壮汉与周安聊了一阵,见周安一副不太想说话,只想吃东西的样子,也没再多问下去。

    他也没刨根问底的心思,那没意义,而且这种情况在江湖上太多了。

    仇杀,一直都是江湖的主旋律。

    周安吃了一个半饱,便不吃了,在吃下去就都让他给吃了,周安的饭量可是非常惊人的,这群人不错,总得给他们留点。

    “不吃了啊?”黑脸壮汉问了一声,又将一个干粮递给了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看了他一眼,没接干粮,道:“要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没事,吃吃吃,干粮值几个钱……”黑脸壮汉将干粮塞周安手里了,他不在乎,也确实是不需要在乎,对他们几个人来说,今晚吃饱了就行,毕竟只是在这里临时休息,又不是走不出去这荒山野岭了。

    等明天上路,随便找个镇子县城,再买就是了。

    周安有那么一点感动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在这个世界感受到,人与人之间那种纯粹的善,纯粹的温情,没有任何利益或感情因素参杂其中。

    周安继续啃干粮。

    几个人倒是不吃了,他们先吃的,已经吃饱了。

    “这雪下的,明天的路可不好走了……”黑脸壮汉望着外面道。

    “哎,要我说,咱们就不该来,杀宁亲王,也不差我们几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个还有啥用,来都来了,往好了想,毕竟咱们没兄弟死在这儿,这些天,死了那么多人,咱们算是运气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风声,随着纷飞的大雪在破庙外呼啸。

    周安突然警觉,差点跳起来,但他忍住了!

    来人了!

    周安感觉到了!

    他想要起身就跑来着,之所以没这样,是因为这几个人,虽然,来的可能不是净土圣母,但如果是的话,周安跑了,那这几个人很可能就会被净土圣母顺手杀掉,因为净土圣母也在隐藏行踪。

    以他们几个的实力,净土圣母拍死他们都不用第二招!

    周安思绪急转。

    跑还是不跑?

    所谓滴水知恩当涌泉相报,这是周安这两天来第一次填饱肚子,这份恩他会记下,若能还,他一定会还,而这前提却是……他们不能死啊!

    但愿不是净土圣母吧。

    周安心里祈祷了一下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道残影在门前闪烁了一下,骤然停住!

    这是一个身姿高挑前凸后翘的女人,身穿着沾满血污的破烂白裙,脸上的面纱倒是干净的,不过看起来很像是从裙子上撕下来的纱布,还有,她是光着脚的。

    这模样,跟女鬼似的!

    是净土圣母!

    她又换衣服了,这两天来,她屡次追上周安,最初是没穿衣服,之后是黑裙,然后是白裙,现在是高领白裙。

    破庙内火光很足,净土圣母虽然轻纱遮面,但实际上轻纱根本就挡不住面容,离得远光线差才会看不清,离得近没有看不清的道理。

    女鬼似的身影突然出现,吓了所有人一跳!

    黑脸壮汉更是豁然起身,抽刀惊喝道:“净土圣母!!”

    他竟然认识!

    也不奇怪,镖师是要走天下的,这天下最为见多识广的人就是镖师,这黑脸壮汉也是老江湖了,见过净土圣母也正常。

    “净土圣母?”

    “她是净土圣母?”

    其他几人惊喝着站了起来,全都抽出兵器,却不是要对净土圣母动手,而是一副要自保的样子,还都向后挪了几步,聚在了黑脸壮汉身边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是很有自知之明,知道没本事杀净土圣母,不仅仅胆子没有,反而害怕……害怕净土圣母杀他们。

    就周安没站起来,还盘坐着啃干粮,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外面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也把这几个人当空气了,笑着看周安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快……”黑脸壮汉想要拉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抬了下手,坐直了一些,突然升起的气势让黑脸壮汉动作一僵。

    “老妖婆,咱家听说你被神秘老者追杀,是不是真的啊?你受伤不轻吧?”周安看着净土圣母道,一边说,嘴里还一边往下掉干粮渣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见了姐姐还不跑的原因?想试试?”净土圣母媚笑着反问。

    “试试呗,万一能杀了你呢!”周安眯眼笑,又啃了一口干粮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试试?你个小太监,还想跟姐姐试试?你行吗?”净土圣母浪笑道。

    “能别说荤话吗?你不烦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?开始嫌弃姐姐了?”

    黑脸壮汉几人都听懵了,这是什么情况?还带打情骂俏的?

    他们看了看净土圣母,再看了看周安,好似明白了,净土圣母和一个自称咱家的太监,那么这个太监是……东厂厂公周安?!

    目前凉州不仅仅有周安已死的传言,也有净土圣母在追杀周安的传言。

    “贱人!”周安挑眉骂了净土圣母一句,同时伸手入自己的破烂包袱里,掏出了一块牌子,丢在一旁的地上,略微回头道:“若遇到难事,拿着这块牌子到京城找咱家……你们先走吧!”

    黑脸壮汉略一愣神,马上捡起了那块牌子,而后带着人向后退,一直退到后窗,这才加快速度,翻窗逃了。

    一句话都没说,其实黑脸壮汉是很想说话的,但他说不出来,现在不是废话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呦,这还是那个心狠手辣的东厂厂公吗?”净土圣母揶揄道。

    “老妖婆,少废话,看剑……”周安豁然窜起身,手在腰间一拍,无血剑便飞射了出去,他向后翻飞,落在了倒塌的佛像上,双手一前一后虚抬。

    隔空控剑!

    周安要试试净土圣母,是不是真的被追杀了!

    看她衣服上的血,她可不仅仅是受伤了,还伤的很重,若真如此,周安不是不能跟她打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