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五十七章 圣上您真的要听吗?
    大殿门被小太监推开,身穿龙袍的女帝阔步而入,寇冬儿紧跟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奴才参加圣上,吾皇万岁万万岁!”周安上前,无需跪拜,躬身见礼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幸苦了……”女帝似乎有很多话想说,很多事想问,可到了嘴边,却是一声幸苦了。

    “都是奴才应该做的,不辛苦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女帝见周安精神状态不错,似乎身上并无伤势,也就放心了下来,周安归来,对她来说算得上是一剂强心针。

    “没你们的事。”女帝略回头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跟进来的宫女太监全都退了出去,只有寇冬儿还留在大殿内,等其他人都出去了,寇冬儿便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听说你被净土圣母追杀,可是真的?”女帝问。

    “确有此事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那云景呢?”女帝再问,语气有些急,周安都平安归来了,自然是摆脱了追杀,女帝现在心里想的是妹妹。

    “圣上无需担忧,净土圣母刺杀奴才那夜,奴才便差人护送殿下离开凉城,奴才被净土圣母追杀这几日,殿下已经前往幽容州,算算日子,也该到容城了,估计再有两日,容郡王就会传消息给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容城……”女帝精神一震,心里深深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去容城,去舅舅那里,自然是无比安全了,容城那地界,江湖人是不敢踏足的,甚至比京城都安全。

    京城势力交错,女帝还在与吴绪宽博弈,她与吴绪宽都没有能力组织江湖人来乾京。

    但容城不同,李家在那里经营了太多年,容郡王并非藩王,却胜似藩王,在容城,李家行事是没有任何制衡的,真的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想杀谁就杀谁。

    之前大量江湖人汇聚凉城,要刺杀周安。

    这种事,如果放在容城是绝不会发生的,因为江湖人不敢去,一旦因为这种事容城里的江湖人突然多了起来,李家甚至可以直接封城,而后出动大军屠戮城内江湖人。

    容城可是驻扎着十万大军!

    如此军力,屠城都够了,更不要说只屠戮个别江湖人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去了容城,自然马上就会被保护起来,就算她头上还挂着江湖追杀令,也是无忧。

    “诶?”女帝突然反应了过来,蹙眉看向周安,“你为何不让人护送云景回京?反而让她去距离更远的容城?可是云景与你胡闹了?还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云景公主擅自离宫,是为了逃婚。

    这事儿周安自然知道,毕竟站在女帝的角度来看,就算消息没传开,云景公主之前都到周安身边了,肯定跟他说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,目前乾京局势混乱,殿下归来除了徒增变数,并无益处,而且,奴才在躲避净土圣母追杀时,也是在向京城逃,殿下不能与奴才朝一个方向走……”周安这解释,合情合理,但女帝不信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云景公主与周安的关系非常好,刨除主仆的关系来说,两人可以说是私交甚密了。

    所以周安帮云景公主逃婚,不让她回京城,不给女帝再逼婚了机会,也是合情合理的。

    女帝盯着周安看,沉吟了一下,却又抬手摆了一下:“罢了罢了,哎!”

    她叹息着,走到了桌边坐下,又道:“也是朕不好,不该那般强逼于她,她去了容城也好,老帅这边,我暂时也好有个交代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没接女帝这茬。

    多说无益,反正现在云景公主去了容城,婚事肯定是不成了。

    “事情办的怎么样?你在凉州搞出那么大的事,可曾有结果了?”女帝又看向周安问。

    “奴才幸不辱命,宁亲王已死!”周安站在女帝身边,躬身道。

    “死了?”女帝一眯眼,脸色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其实,周安的任务是去活捉宁亲王,抓不了才能杀。

    宁亲王毕竟是女帝的大哥,虽然女帝跟这个大哥是一点感情都没有,年纪差距太大,女帝三岁的时候,宁亲王就被废掉,离开乾京了。

    女帝要活的,自然不是因为感情,而是因为名誉。

    周安在凉州搅风搅雨,引发江湖浩劫,这已经不是秘密了,都知道周安是女帝派去的,为了杀宁亲王才如此做的,现在宁亲王死了,女帝的名誉必然受损。

    不过,最近凉州传回的消息,可没说宁亲王死了。

    江湖人都还在找宁亲王。

    可现在,周安却说宁亲王已死。

    “圣上您大可放心,等宁亲王死亡消息传开,并不会让您背负污名……”周安知道女帝在想什么,便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女帝看着周安,“难道宁亲王不是你杀的……”说完她便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就算不是周安杀的,锅也得是周安背,因为凉州的事是他挑起来的,宁亲王无论是死在江湖人手上,还是死在周安手上,并无区别。

    “宁亲王是被奴才设计而死,并非奴才亲手所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杀的,详细说说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圣上您真的要听吗?”周安迟疑道,“奴才的这个计划,说起来……怕脏了您的耳朵。”

    “说!”女帝表情变得严肃。

    “成吧……”周安点了下头,不得不说,“是这样,奴才在抵达凉城之后,便策反了净土教派遣到了凉州的圣女,名叫白小葵……之后……再然后……而后就乱了……然后……宁亲王就到了凉城,想要灯下黑……净土圣母在同一天也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宁亲王无能且好色,净土圣母就与他……奴才与白小葵私下里碰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白小葵骗宁亲王服用了奴才炼制的特殊丹药,又与净土圣母……之后就……脱阳而死,猝死在了净土圣母的肚皮上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将女帝详细说明了情况。

    女帝开始没听出什么不对劲的低头,后面则听的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,凉州之所以还有宁亲王的消息,那是净土教安排迷惑江湖人的,净土圣母为了隐瞒宁亲王的死讯,也想要将功赎罪,所以才追杀奴才……此事已经与圣上无关,等宁亲王死亡的消息传开了,净土教和吴绪宽,都将成为全天下的笑话。”

    周安说完,表情有些小得意,自己真特么是个天才。

    女帝已经被震撼了,这特么也行?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内殿里突然传来异样的响动,紧接着便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嘶喊声:“小太监,我干你姥姥!!噗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