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五十九章 如何破局?
    把握?把握是没有的,但不能说没把握。

    “有把握!”周安看着女帝道,肯定不能说没把握,那不是找抽嘛!周安很清楚,通过正常手段让净土圣母归顺的可能性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只能用一些特殊,甚至不可明说的手段,这些,周安就不能跟女帝细说了。

    “需要多久?”女帝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确定……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回答也很欠抽,不过,女帝倒是能明白周安的心思。

    虽然让这种天罡宗师归顺朝廷的可能性很低,但既然有机会,终究是要试一试的,直接杀了未免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女帝又瞥了一眼被艺术捆绑躺在地上的净土圣母,而后便回身向外走:“给她找件衣服,光着身子,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“是!”周安领命。

    女帝回到大殿里,在桌边坐下。

    周安则在内殿里,先将净土圣母塞回麻袋中,并将麻袋口捆上了,女帝让他给净土圣母穿衣服,倒也不急着做,毕竟女帝并非关心净土圣母,只是觉得有失体统而已,将她塞回麻袋里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而后,周安便出了内殿,先关上了内殿的门。

    “圣上,目前朝中局势如何?奴才听说吴绪宽又开始在朝堂上搅动风雨……”周安快步走近女帝问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女帝没先回答周安,而是示意了一下,让周安先坐。

    显然是要详谈一番。

    “谢圣上。”周安坐在另一侧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昨日早朝上,吴绪宽便以……强逼于朕……老帅曾与他据理力争,奈何……人证皆被杀……”

    女帝先说了昨日早朝上的事。

    锦衣卫在前阵子抓了户部左侍郎杨德庸,此人是吴绪宽的重要亲信,甚至可以说是谋士,杨德庸贪腐本事证据确凿的,奈何一场大火,不仅仅烧掉了物证,人证也被杀了,其中曲折,女帝并没有细说,但周安能够想象。

    杨德庸抓了有一阵子了,但无凭无据,杀不得。

    昨日早朝,吴绪宽便以此事发难,攻讦镇抚司衙门,甚至将女帝都编排了进去,一番博弈之后,不得已,女帝便下旨放了杨德庸。

    不过杨德庸并没有官复原职,而是被罢免了,这也是博弈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本来,在你离开这段时间,老帅复出,一些军中将领便与老帅私会,投了过来,一些朝臣也因此变得摇摆不定,形势已经开始好转,但……自从康公卧床的消息传开,局势便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聊了很多。

    处于对周安的绝对信任,女帝可以说是知无不言,周安问什么,她都会回答。

    李广山的复出,与康隆基将死,这两件事可以说是影响极大。

    前后差了一个月。

    李广山刚复出之时,可谓朝野动荡,不少念旧情的军中将领,直接便投了李广山,李广山更在之后时常去拜访一些将领、朝臣,包括已经致仕的。

    先不说李广山“策反”了多少人,单单说是在舆论上,李广山是赢了。

    他营造出了一种,随着自己复出,吴绪宽快要众叛亲离的假象。

    但好景不长,康隆基卧床将死的事情传开之后,舆论顿时逆转……康隆基真的是影响太大了,辅佐过四代皇帝的大内总管,震慑天下的天罡大宗师,他的生死,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已经决定了这个王朝的命运。

    转眼,一个时辰过去了。

    外面天色已黑。

    在这一个时辰里,不仅仅是女帝与周安说了情况,周安也跟女帝详细说了,自己这一个月在外的情况。

    情况,周安都已经了解。

    目前总体来说,女帝与吴绪宽的力量,是五五开的。

    城外,自从白江军重新归顺朝廷之后,便没有离开,而是驻扎在了城外一百二十里处,与吴绪宽调遣过来的川河军形成牵制。

    城内。

    吴绪宽控制了城内八成兵马。

    但最核心的力量,掌握在女帝手中,另外,用断破丹养兵的计划,一直都没有停止,目前已经在天策军内,培养出了两千多名先天士兵。

    这个数字,在短期内已经不会有什么太大变动。

    因为宫内大批量的炼制断破丹,导致一些特殊的药材价格飞涨,甚至断货了……如果药材足够的话,宫内现在一天甚至可以炼制出两三百颗断破丹,可惜,没那么多药材。

    整体力量上来说,双方差不太多。

    但从综合角度,以及从舆论的角度来看,还是吴绪宽势大,因为女帝本身实力太弱,远不如吴绪宽,若吴绪宽直接发动武力造反,女帝很可能会被先干掉,而且,外界并不知道女帝培养了两千多先天士兵。

    所以舆论上,认为是女帝势弱。

    更何况,吴绪宽的力量不止是在乾京。

    他手握天下兵马大权,地方上效忠他的军队很多。

    假如乾京城内打起来了,吴绪宽无法迅速杀掉女帝,或灭掉女帝的力量,那么他只需要拖延一段时间,就可调兵来京城。

    他不是皇帝,他没那么多顾忌。

    女帝则不同,如果不是山穷水尽走投无路之时,女帝是决不允许乾京乱的,因为那会使得天下大乱,江山崩毁。

    大殿内突然安静了。

    周安沉默了好久。

    他在想,如何破局?

    现在最大的问题是,康隆基要死了,他一死,很可能导致吴绪宽直接武力造反,恐怕只剩下几天的时间,吴绪宽敢鱼死网破,女帝却不想,周安也不想。

    思量了好久。

    周安知道,问题的根源在于,吴绪宽觉得自己造反,能赢!舆论上也倾向他,这会导致,一旦他造反,很多已经投靠李广山,或者女帝的将领老臣,都会再次倒向吴绪宽。

    而那些还在观望的老臣、将领,也会彻底倒向吴绪宽。

    此消彼长下,问题大了!

    周安需要时间来布局,他还要等白小葵来乾京,还有能不能说服净土圣母,也需要时间,可时间不够了!

    怎么办?!

    周安突然精神一震,他突然想到了,自己现在最应该做的,不是去费心费力争取更多支持,壮大实力,而是……让吴绪宽觉得造反很难赢!让舆论风向扭转,觉得女帝这边很牛逼,很强,非常强!

    “圣上,能否将那个杨德庸再抓回来?”周安看向女帝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