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六十一章 感情用事
    周安是很矛盾的。

    康隆基为东乾江山奉献了一生,东乾到现在都没有天下大乱,他可以说是功不可没的,人若能凭功德封神,那康隆基就足以封神!

    对于康隆基,周安是敬仰的。

    所以周安刚刚没跟康隆基提起这事,他不忍心这样做,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一关,而且他知道,假若自己跟康隆基说了,可以以他为祭,诅咒死吴绪宽,康隆基怕是会激动的直接坐起来,要求周安马上这样做!

    康隆基就是这样一个人!

    但周安不是。

    比起康隆基,周安还是过于感性了一些,没有绝对的理性!

    不过,其实说起来,就算周安狠下心来,想要献祭了康隆基,诅咒死吴绪宽,这事儿也非常难办!首先是因为康隆基身体衰退,虽然境界极高,但生命力严重不足,就算真献祭了他,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杀死吴绪宽!

    其次就是,想要通过献祭诅咒杀人,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与被诅咒着同等境界,或是更高境界的强者,还需要被诅咒者的头发和鲜血。

    吴绪宽的头发,倒是好弄。

    趁着吴绪宽不在武文侯府的时候,潜入府内,去他房间找,木梳上一定有。或是去翻武文侯府的垃圾桶,也可能找到。

    最难得到的是血!

    需要的不是一点血,而是至少半碗血,这甚至要比找到献祭对象都难,谁能让吴绪宽流血?有天罡护体的吴绪宽几乎不畏惧任何偷袭,能让他流半碗血,基本就能杀了他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,拿到吴绪宽半碗血的难度,不比杀死他的难度低多少……

    当然,凡事无绝对。

    如果好好谋划一番,布局设计,从吴绪宽那里“骗来”半碗血,也是可能的,但这需要时间,需要极为复杂的布局……周安是没那么多时间的!

    树林边。

    周安抬头望向天空上的残月,一脸惆怅。

    好难,越想越多,越想越复杂。

    周安是想要做几手准备的,防止种种不可控的情况发生,但……很多事,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做。

    江山社稷为重,其他皆要轻之!

    这是康隆基对周安说的话!

    这也是康隆基的人生信条!

    他希望,周安能继承他的意志!

    可周安却做不到,周安知道自己是一个容易被感情所左右的人,他明知道,让云景公主嫁给李平,有利于当前局面,但他还是送云景公主去了容城。

    他明知道若跟康隆基提起诅咒杀人之法,康隆基不仅仅会同意,甚至会催着周安如此做,可他却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是有些感情用事了。

    寂静!

    周安许久未动。

    后面突然传来动静。

    周安听到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他回身,匆匆走到了拱门前。

    女帝、寇冬儿等人刚好出来。

    “圣上。”周安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康公睡了。”女帝道,看着周安,“夜深了,你颠簸几日才归来,先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乾礼宫,宁安苑。

    周安归来,匆匆进了内殿。

    内殿里亮着烛光,小亭子拎着一个手腕粗的木棍站在丹炉旁,身前是靠着丹炉而放的大麻袋,麻袋里自然是净土圣母。

    周安没将净土圣母送去天牢。

    因为他不想走漏消息,天牢里也是人多眼杂的,万一被有心人认出了净土圣母,传了出去,那是会引发大麻烦的!

    不说其他,净土教必然会发疯,青莲魔尊甚至可能带领全教高手来乾京城……其他人倒是不可怕,来多少都不是问题,怕就怕青莲魔尊亲自前来!

    他与净土圣母有等同的境界实力,接近中品地煞境!

    如果他亲自来乾京,而与吴绪宽联手的话,那真是要完!

    对周安来说,活捉净土圣母,自然是荣耀之事,若是传开了,江湖必然轰动,周安的江湖名望会暴涨,达到与天罡宗师一样的高度。

    但那未必是好事!

    至少现在来说,不是!

    所以,绝不能走漏任何风声!

    周安打算将净土圣母留在宫内,这件事女帝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公公。”小亭子见周安回来,恭敬行礼。

    “她动过吗?”周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小亭子摇头,周安在跟女帝离开这里前,吩咐小亭子拿着棍子在这里看着,如果净土圣母醒过来,就用棍子砸她头,再给打晕过去。

    而因为当时净土圣母搞出动静的时候,小亭子不在殿内,所以他现在甚至都不知道,麻袋里的是谁。

    “去给咱家打些水来。”周安吩咐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亭子领命,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后,小亭子拎着水桶回到内殿。

    小亭子放下水桶,便听周安又吩咐道:“去找一套宫女的衣服来,要这么高的……”周安比划了一下身高,“亵衣也要,鞋子也都要,脚这么大……都找过了,然后放我床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小亭子领命离开。

    周安又看向麻袋,蹲下来解开麻袋,他将还在昏迷的净土圣母拎了出来,而后拿毛巾给她擦身体,因为净土圣母之前吐血来着,得擦干净,不然会弄脏床的。

    不多时后。

    “公公,您要的衣服准备好了。”外面大殿里传来小亭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行,你去吧,不要让人来打扰咱家。”周安回了一声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阵。

    周安给净土圣母反复擦洗了几遍,而后便扛着她出了内殿。

    大殿内空无一人,光线非常昏暗,只有床边的几根拉住亮着,周安走到了大殿一侧的床榻前,将捆绑的很艺术的净土圣母丢在了上面,并给她解开了绳子。

    玉体横陈。

    周安内心毫无波动,甚至还有点想笑。

    是苦笑!

    因为他今天晚上是别想要休息了,他得给净土圣母疗伤。

    跳上床榻,周安将净土圣母拖了起来,摆好盘坐姿势,自己则在净土圣母身后,骤然开动,周安双手快若闪电,在净土圣母背后连击。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“噗!”净土圣母身体剧烈一颤,喷血醒来。

    周安手上动作缓了一下,一脸日了狗的表情。

    又吐!刚擦干净的啊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