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六十三章 镇抚司内狱
    镇抚司衙门非常巨大,占地面积远超过东厂衙门,守卫力量更是强于东厂。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,自然是因为,这里有监狱!

    镇抚司衙门后院,极为广阔,显得很是空荡。后院向西的一片区域,便是镇抚司衙门防护力量最强的区域,镇抚司内狱。

    在镇抚司衙门设立之处,因为锦衣卫人数较少,只有区区五百人,若由锦衣卫守卫内狱,外出办事人员将较少,会人手不足。

    因此当时,是天策军协助镇抚司看守内狱。

    不过,到了现在,锦衣卫经过两次扩编,人手已经超过两千人,这甚至要超过东厂密侦卫在乾京的人手数量,便不需天策军协助看守了。

    内狱大门外。

    袁胜师正在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“有动静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看守大门的锦衣卫突然爆喝,全都抽出了武器。

    袁胜师却在此刻抬头向东张望,并抬手示意了一下,没事!

    周安扛着一个麻袋从东边黑暗的拐角处走出,袁胜师是知道周安要来的,他就是在等周安,脸上并无异色,门前屋后的或明或暗的锦衣卫则都大吃一惊!

    在传言里,周安可是已经死了的!

    “参见厂公!”众锦衣卫对周安单膝跪地行礼。

    周安并不是他们的上司,但因为东厂与锦衣卫的关系,再加上周安今时今日远超过袁胜师的地位,使得他们见了周安必须行礼。

    袁胜师是正一品,是大内八御之一。

    周安也是正一品,他还是司礼监秉笔太监、东缉事厂提督太监,并获封郡侯,食邑三千户,最重要的是,周安有御赐蛟龙袍,这使得哪怕其他郡侯见了周安,也要行礼。

    “袁将军,人可在里面?”周安扛着麻袋,上前便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袁胜师点了点头,他一如既往的性情寡淡,说完便侧身摆手:“请!”

    “走!”周安随着袁胜师向里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内狱分为地上地下两部分,看押犯人的监牢,都设在地下。

    周安扛着麻袋,随着袁胜师进入地下。

    幽暗而宽阔的走廊里,隐约能听到前方有人在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圣上也真是昏了头了,竟然将人又抓了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!小声点,你不要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让说吗?咱们审了多少天?都没审出结果,东厂那边也是一点忙也帮不上,说好有证据,证据呢?又让我们把人给放了,我们锦衣卫都成笑话了,现在倒好,又让我们把人抓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让大人听到,轻饶不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嗒嗒嗒。

    脚步声突然响起,围坐在桌边的几个人突然不说话了,全都扭头向东边的通道出入口看,他们看到袁胜师与几人一同走出来,同时起身,紧接着便注意到袁胜师身旁身穿夜行衣扛着麻袋的身影。

    扛着麻袋是很引人注目的,他们这一看便都吓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“参见厂公!”几个挪开椅子,跪地见礼。

    气氛突然冷的吓人。

    “刚刚,是谁在编排圣上的不是?”周安不咸不淡的尖声问,脸色很阴森。

    无人回答,但跪地垂头的几人,都有意无意的将目光投向了同一个人,此人黑面薄唇,生的颇为壮硕,身上凶悍之气很重。

    嗒!嗒!嗒!

    周安缓缓走到这黑面锦衣卫身前,又道:“圣上也是你能诋毁的?”

    黑面锦衣卫吓得身体抖了一下,连忙开口:“卑职……卑职罪该万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。”周安漠然道。

    黑面锦衣卫猛的抬头看向周安,脸色已然煞白。

    “袁将军,你的人,咱家便不动手了……”周安对背后道,而后便扛着麻袋继续向里走,前面的通道入口是锁着的,周安向前,马上边有人过去开锁了。

    袁胜师带着几人,走到黑面锦衣卫身前,他手搭在剑柄上,却什么也没说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黑面锦衣卫抬头看着袁胜师,心中期望袁胜师能为他说话,其实这种事,若不是被周安遇到了,而只是被袁胜师看到了,袁胜师最多让人打他一百大板,倒也不会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对女帝,袁胜师忠是忠,但他也只是会恪尽职守的办事罢了。

    袁胜师最终什么都没说,带人跟上了周安的脚步。

    黑面锦衣卫已绝望,虽然他知道,袁胜师已经给了他机会,但这机会,并非留下他的性命,袁胜师若动手,等同于给他定罪……袁胜师没这么做,所以他可以在犯下欺君之罪后,保全自己的家人。

    周安、袁胜师等人都进了通道,脚步声远去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锦衣卫都看着这黑面锦衣卫。

    黑面锦衣卫缓缓站起身,他手搭在了腰间的刀柄上,手有些抖,等了一阵后才道:“代我照顾好我老娘。”

    哗!

    扑哧!

    秀春刀划过喉咙,黑面锦衣卫自裁而亡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“袁将军,目前锦衣卫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前阵子又招了两百,主要是来自白江军,目前一共,两千四百余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周安应了一个鼻音,没再问。

    锦衣卫扩编的太快了,来自哪里的人都有,虽然都是精锐,但放在锦衣卫中来说,称得上是良莠不齐了。

    目前的锦衣卫,因为人数众多,也能分出三六九等,跟在袁胜师身边办事的,能够外出捉拿嫌犯,级别要高一些,而看守内狱的,他们无法接触到锦衣卫的每次行动进化,级别则要低一些。

    “等过阵子,咱家会向圣上进言,从密侦卫抽调人手,调入锦衣卫。”周安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袁胜师就回了一个字,没多说。

    袁胜师并没有追求功名利禄之心,对权利也是没什么追求,他本是江湖人,能入朝廷,都是因为康隆基的恩情……这一点是周安最喜欢的!

    内狱最深处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群乱臣贼子,肮脏卑鄙的小人,老夫行的端坐的正……老夫要见圣上,老夫要见圣上……”监牢中,披头散发的老者还在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杨大人,您不累吗?”周安扛着麻袋转到门前,阴恻恻的看着牢内的人。

    这年约六旬披头散发的老者,便是已经被罢官的原户部左侍郎,杨德庸!